泸山野人:由“哥德堡”号引起的思考

  “哥德堡”号是260年前的一艘瑞典商船,当年满载瓷器等中国特产从广州出发,在即将返回瑞典哥德堡港时不幸沉没。

  两个多世纪之后,瑞典人决定复制“哥德堡”号。用了十年时间,耗费3500万美元,终于完成了这一伟大“奇迹”。

  复原后的“哥德堡”号并非一件摆设,而是能进行远洋航行的古帆船。“哥德堡”号于2005年10月从瑞典哥德堡港出发,经西班牙加的斯——巴西累西腓——南非开普敦——澳大利亚弗里曼特尔————印尼雅加达,将于2006年7月18日到达中国广州。并计划于8月中旬到达姐妹城市上海,12月从上海返航,2007年9月12日抵达哥德堡港。

  与此同时,CCTV—10科教频道《探索·发现》栏目正在播出“哥德堡”号重返中国的记录片——《追逐太阳的航程》。昨晚第一次看,一下子就想起很多事,很多思考。

  在昨晚看到的这一集中,“哥德堡”号已经航行到了位于法国布雷斯特和西班牙范奈斯特角之间,长约360海里的比斯开湾。从大西洋形成的低气压大部分都经过这里,因而是大西洋著名的风浪区。

  (前几集全错过了,遗憾啊……因为前几天是在学校,寝室里的人要看“超女”和“梦想中国”,没办法,众怒难犯啊。)

  “哥德堡”号在通过这一带著名的风暴角——范奈斯特角(这名字应该没记错。)时,一直在大西洋的惊涛骇浪中上下颠簸,从摄像机的镜头里看过去都是令人头晕目眩了,更别提拍摄这段录像的中国记者了,而且高高的桅杆上依然有真正的水手在大风浪里坚守!

  船长冈那尔一看就是一个非凡人物,一副方正、粗犷、棱角分明的脸型(这位兄台和《魔戒》里的主角亚拉冈倒有几分神似。)。再加上处变不惊、沉着刚毅的大将风度、王者气质,实在是魅力非凡。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船长”这个称呼并非仅仅是船上的一个重要职务,而更多的包含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和尊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被称作船长的。

  同样,大清北洋海军的水兵称呼他们的舰长(那时叫“管带”)为“船主”。“刘船主”、“邓船主”,异曲同工之妙也。

  在被同行的中国记者问到在大风浪里的感觉时船长虽然用粗俗的语言咒骂这该死的鬼天气,但最后却说:“好久没有享受这样的风浪了,这感觉真好。”

  毫无疑问,航海的艰苦生活是对一个人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考验,要想感受到大海的壮美、大美、至美,就必须同时也接受它的苦,它的丑,它的恶,艰险与美共生,极限的美只存在于极限的险恶中。

  其实,不管情况糟到了何种程度,我们都还有最后的选择——那就是用何种态度去面对。

  在三毛的成名之作《撒哈拉的故事》中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三毛和她的丈夫荷西驾车到沙漠深处去寻找化石,结果荷西陷到沼泽里,差点就把命丢了,两个人弄得狼狈不堪。最后,书里是以这样的一段对话结束的:

  “三毛,你还要化石么?”

  “要。你呢?”

  “我更要了!”

  “什么时候再来?”

  “明天!”

  是的,明天!

  我想每个真正的水手都有三毛这样的精神吧。

  最终,“哥德堡”号顺利穿过了这一海域,停靠在西班牙维哥港。

  说到这里,想起2001年167“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和“丰仓”号综合补给舰在出访欧洲四国时,也经过了这一海域。可那次我们的军舰遇上的是12级特大风浪!“深圳”舰最大横摆达到了45°!碗口粗的前桅杆被风浪打断!

  当然,我们的水兵和军舰也都通过了“风暴角”的考验。

  在“哥德堡”号停靠维哥港时,沃尔沃环球帆船大赛在此举行。西班牙国王胡安登上了“哥德堡”号,亲自鸣响礼炮,为此次大赛发令。

  一艘来自260年前的古帆船,一个现代化的国际帆船大赛,传统和现代找到了最佳的融合点,完美的。

  这次大赛只有7艘帆船参赛,分别代表当今世界上的7个大公司(如SONY等)。

  当大赛的组委会主席在被问及为什么一个只有7艘船参赛的比赛会得到如此重视时。他说:

  “难道这世上还有比在惊涛骇浪的大洋上展示人类挑战极限的勇气和智慧更令人激动的事吗?”

  航海就是这般富有挑战性,教人无可抗拒的真正勇敢者的游戏。

  然而,很遗憾的是,这7个参赛国并不包括我们中国。

  “哥德堡”号。

  现代工业文明的灯光驱散了水下260年无尽的黑暗,打开了一扇超越了时空,古代与现代对话交流之门。

  “哥德堡”号,复活了,重生了。

  “哥德堡”号,这凝聚着时代精神,人类智慧,有着永恒生命的艺术品啊!

  不知是什么原因,看着复活了的“哥德堡”号,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虽然我们已经在形式上复活了“定远”——黄海之战中大清北洋水师的灵魂,披坚执锐,所向无敌的不死战神,虽然我们将要复原郑和船队二千料宝船,但有很多东西还是很值得我们思考的。

  在昨晚看到的那一集中,“哥德堡”号的形像大使对中国记者说:

  “260年前,‘哥德堡’号到达中国时,中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四分之一。今天,当‘哥德堡’号重返中国时,中国又是世界上GDP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如果‘哥德堡’号是有思想的,那它一定会感到无尚的荣耀。”

  复原“哥德堡”号的瑞典,一个领土意义上的“北欧小国”,似乎并不值得国人如何看重。“天朝上国”嘛,可以理解。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岂是区区弹丸小国所能比的?

  当然,这样的极品马屁拍得真是恰倒好处,让国人喜滋滋的极为受用。

  于是,每年的“春晚”都在鼓吹什么“盛世大联欢”,全国人民也都一起跟着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豪情万丈,重振康乾盛世、世界中心的天朝雄风啊!

  不可否认,近一二十年的经济建设的确大大增强了中国的综合国力。然而,这样的“发展”是怎样的一种发展?是以怎样的代价实现的发展?

  我们是在靠着破坏自然生态环境,以巨大资源和能源消耗实现的畸形发展、恶性发展!处于产业琏的最底端,给人做没有半点知识产权、打杂跑腿的零工,挣一点可怜兮兮的“加工费”。却还自以为是“世界工厂”,其实是“世界厨房”,做出的好菜都让发达国家端走了,留下一点残汤剩饭和满地的垃圾、一池的污水。

  当上了暴发户,兜里刚有两个钱,那种过去骄虚自大、目空一切的浮躁、虚荣的心态又来了,马上迫不及待地向世界宣布:我们祖上是很阔绰的!却忘了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睁开眼好好看看吧:

  首先,复原“哥德堡”号的,是一个强大的现代工业体系。如果没有坚实的工业基础,是不可能完成这项奇迹的。

  “哥德堡”号并非是简简单单的一艘复古船,她的内部装备了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现代化导航、控制系统。可以说,“哥德堡”号是传统技术和现代科技的最完美的结合!是一个国家科技创新能力最好的展示!

  看看人家的军工体系都拿出了什么成绩:

  身小体健,剽悍勇猛的三代半战斗机——JAS39“鹰狮”;

  博福斯公司的经典之作,在二战中大显身手的四连装40mm机关炮和前几年在印巴卡吉尔炮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一战成名的FH- 77B155mm榴弹炮;

  世界上第一艘拥有AIP系统的柴电潜艇——“水妖”号,及其后的“哥特兰”级潜艇;

  开世界海军隐形时代先河的“维斯比”级隐形护卫舰;

  ……

  沃尔沃、爱立信……,这些世界级的大公司。

  世界最高奖项——诺贝尔奖,谁设立的?

  而中国的科技水平依然停留在模仿和引进国外技术的水平上,行内话叫“跟踪国际先进技术”,鲜有真正意义上的自主创新的产品。

  以上这些“北欧小国”的巨大成就,还不够我们这个东方的“天朝上国”脸红么?

  在今天,一个国家的“大”和“小”,已不再是由领土和人口决定了,更多体现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教育……,这些看不见的战场上。

  一个只有900万人口的“小国”,创造出无尽辉煌的当之无愧的大国!

  其次,瑞典还有深厚的海洋传统,辉煌的海洋文明,以及他们对传统文化的珍视和呵护。

  当然,瑞典人祖上是大名鼎鼎、恶名远扬的“北欧海盗”,干过不少杀人越货、缺阴德的勾当。但平心而论,正是这种开拓进取、纵横四海的海洋精神构成了一个海洋民族在性格、精神、意识、思想和气质上最基本的主干。

  这种精神,在古代是以战争的形式爆发出来,今天则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战场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我们祖上也的确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一份精神遗产,但早就让后来的败家子给败光了。

  持续数百年的闭关锁国,使得中国人的海洋意识、海洋精神如同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远航归来的庞大船队一样,在中国南方温暖、湿润的海港里慢慢地腐了,朽了,烂了。

  在“哥德堡”号于260年前第三次到达中国时,这个“天朝上国”正处在让后世无限景仰、无限自豪的“康乾盛世”中。

  而事实上呢?为什么是人家漂洋过海来寻求财富,而不是我们走出去呢?当时的中国就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万国之国么?

  其实,海洋文明的时代已经开始了,而我们依旧在大陆文明的时代里做梦。拒绝交流、拒绝学习、拒绝变化。一抹日落前的余晖,回光返照而已,外人看得最明白不过了。

  1792年,大英帝国马嘎尔尼使团来华。在彻底地考察了这个“天朝上国”、老大帝国之后,他说了一段话。此话竟一语成谶,在48年后的“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一一印证。

  “大清帝国好比是一艘破烂不堪的头等战舰。它之所以在过去的一百五十多年中没有沉没,仅仅是由于一班幸运、能干而警觉的船长的支撑。而它胜过其它邻船的地方只在于它的体积和外表。但是,一旦一个没有才干的人在甲板上指挥,那就不会再有纪律和安全了。”

  等到挟工业革命之伟力,乘着“坚船”,抗着“利炮”而来的“英夷”气势汹汹前来讨伐时,当西方工业文明和东方农耕文明迎头相撞时,这个民族终于开始了持续至今的学习。

  学习的过程无比艰难、无比曲折、无比辛酸、无比痛苦,西方的帝国主义老师们找到了合适的借口,志同道合的打手,高举手里的教棒,就向这个可怜的中国学生扑了过来。

  但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内部,来自我们这个民族长久以来“往往有可行之法,而绝无行法之人;有绝好之言,而绝无践言之事。”的积习和种种无比顽固的传统包袱。

  于是,从虎门炮台到江阴要塞,再到“银河”号事件,我们一错再错,一败再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

  面对现实的巨大威胁,实在的海洋权益,时不我待的形势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终于开始找回自己曾经的蓝色理想了。

  他们在形式上复活了“定远”——黄海之战中大清北洋水师的灵魂,披坚执锐,所向无敌的不死战神,他们将要复原郑和船队二千料宝船。

  而在精神上呢?

  瑞典人复活了“哥德堡”号,只是进一步升华了本民族的海洋精神,在对其先人所创的辉煌业绩的追思和怀念的同时,弘扬了一直延续下来的海洋文明。

  而我们呢,我们的海洋精神出现了断裂,甚至在我们中国人海洋事业达到顶峰的1405—1522的大航海时代,我们的海洋精神也仅仅是处于无足轻重的配角地位,占统治地位的一直是保守、封闭的大陆意识、盆地意识。

  我们要复活的,远不仅仅是定远和二千料宝船,我们要复活的是龙族精神深处的海洋意识、海洋精神!

  我们需要学习!

  我们要学习的也不仅仅是现在还暂时先进,明天就一定落后的技术,我们要学习的是人家自主创新的体制!

  是那种科学、理性的风格;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不贪虚名,不为眼前小利所惑的大智慧。

  只有彻底清除埋在民族肌体中的肿瘤细胞,特别是促使我们周期性癫痫发作的虚骄轻狂、动辙仇外的劣根性和永远抛弃那些恶骂一通、说几句梦话的“爱国壮举”。

  认认真真、塌塌实实、一心一意地去行那可行之法,做践言之事的。我们的海军,我们的民族,我们的自主创新,我们的海洋世纪,才会真的有希望。

  “哥德堡”号重返中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这的确是件体现文明交流、对话的大好事,也是一次绝好的向人家学习的机会。但要是以过去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自居,认为人家是来“朝贺”的,无知无耻,自恋自狂,那就一定会还会给我们带来新的无尽的灾难。

  以一种平和、理性的态度去面对后天(7月18日)“哥德堡”号的到来,勇敢、彻底地去反思我们的历史和现实,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国子民应有的最基本的素质。

  (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要用“读”,而不用“看”了吧?)

  [ 补记:今天看到报纸:

  今年6月瑞典“哥德堡”号仿古商船商务经理简恩·瑞德克到安徽省石台县考察,对古老的徽州文化赞不绝口。在安徽天方茶叶集团的帮助下,他与石台县珂田乡源头村的“翠屏居”房主达成协议,准备以20万买下这栋古民居,然后整体搬迁到瑞典哥德堡市。

  这栋保存完好的老房子:二层跑马楼式,四合五开间砖木结构,迎门是一个天井,四壁是雕花木刻,现已无人居住。

  最终,这笔“交易”因地方政府的介入而终止。

  一个国家可以用十年时间,花费3500万美元,来复制一艘260年前的古帆船。而另一个东方的“文明古国”却有人因区区20万就卖掉祖传的家业,让其远嫁海外。

  或许我们应该庆幸,还好,亡羊补牢,未为晚也。但是,这样的事仅仅是在安徽的一个县么?有多少这样的文化遗产已经永久地毁灭在城市化“大跃进”这“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之下?

  在没有战乱的情况下,毁灭历史文物,中国自认第一,就没人敢认第二!

  历史和文化就是这样被遗弃的,在这“财富大革命”的时代里。]

  作者电子邮箱:xionghui1126@ 163. com

  作者:泸山野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由“哥德堡”号引起的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