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星空:以民主统一中国

  爱民主与爱国,这不应该是一个问题。事关国家利益,真正的民主人士不会有丝毫含糊。

  之所以要民主制度,就因为专制制度只维护一党一派的私利,而民主制度则使任何党派都无法把自己的私利放在首位,必须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放在首位。打个比方,国民党统治下流行“党国”一词,党在国之前,党在国之上,党大于国,国成了党的附属物;这在英美国家是绝对无法想象的,哪个执政党敢把它的位置摆在国之前,国之上,它立刻就得滚蛋。

  这就是说,民主和爱国并不矛盾,民主和救亡相统一,真正爱民主自然会爱国。君不见,当袁世凯帝制自为卖国肥己时,反抗最力的正是主张民主最力的孙中山黄兴等“异见人士”;君不见,当懦弱的北洋政府打算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时,最早走上街头抗议的正是主张民主最力的北京新青年;君不见,当日寇铁蹄紧逼中原时,最早挺身而出呼吁抗日救亡的正是主张民主最力的王造时、陶行知等知识分子。一部抗日战争史,也印证了民主和救亡相统一。八年抗战中,中国共产党一再告诫执政的国民党,不能以抗战为借口扼杀民主,只有民主才能最大限度地发动民众;只有最大限度地发动民众,抗战才会真正有力量,才能真正救亡。抗战初期,国民党部分地听取了中国共产党的这个意见,因此抗战初期国民党确实取得了比较可观的战绩。但到抗战中后期,国民党又逆历史潮流而动,厉行一党专制,为了维护其一党一派的私利,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甚至绞杀新四军,极大地削弱了抗战力量,导致了正面战场上的一连串惨败。专制祸国而民主救国,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具体到今天来说,民主才能救中国依旧颠扑不破。比如台湾问题。台湾问题之所以一直是个问题,主要原因,是没有真正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而把一党一派的私利放在首位。如果真是大公无私,那么,就应该统一压倒一切——首先是压倒党派利益。统一后谁执政、谁下野抑或联合执政;统一后实行社會主義制度、资本主义制度抑或实行一国两制,都不应该成为统一的先决条件。两岸先走到一起,组成一个政治实体,然后经由民族自决,即两岸人民通过真正民主的手段,共同决定统一后的中国实行什么样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决定统一后的中国应该谁执政谁下野抑或谁都不下野而是联合执政。只有这种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统一,才会代价最小,统一后才会最稳定最和谐,才最符合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

  那么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最大障碍,在于家天下观念——国家是我的私有财产,统一不能改变这个格局,统一只能以这个格局为前提。而对方又不能接受这个格局,就只好僵下去,只好拖下去。等到实在僵不下去拖不下去,就打。这种以一党一派的私利为出发点的所谓统一,是建立在强权基础上的统一,是一方吃掉另一方的统一,是成王败寇式的统一。

  这种统一能实现吗?至少在可预见的几十年中,难以实现——两岸问题已经不是单纯的两岸问题,实际上已经国际化了。在这个前提下,两岸同室操戈,外力必定介入。一旦外力介入,其力度之大,不是现在的国力所能承受的。而且周边环境并非理想,差不多四面环敌。

  如果外力介入,我非但是孤军苦战,甚至还会在四面夹击中孤军苦战。台湾而外,美国而外,西面要抵挡印度,南面要抵挡东南亚诸国,还要抵挡日本甚至是北韩……。如此,则非求统一台湾不可得,怕是现有的大陆统一格局也难保,中国怕是真要象李登辉期待的那样被列强大卸七八块了。所以,以强权统一两岸,没有可行性。退一步说,万幸实现了统一,两岸都是尸山血海,台湾和半个大陆都被打成废墟,中华民族元气大伤。在综合国力竞争愈演愈烈的今天,这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强权无助统一,显而易见。中国是大家的中国,是大陆人的中国,也是台湾人的中国;是共产党的中国,也是国民党、民进党、新党等其他党派的中国。大家都是主人,不存在谁主谁从的问题,不应该把谁主谁从作为统一的先决条件。中国人是一家,都有炎黄二帝的遗传基因,不应该把井水河水之分作为统一的先决条件。统一根本就不能有先决条件。两岸都应放开眼量,敞开胸襟,以民族大义为重,各自放弃“旧我”。就象两坨泥块,各自打烂,捏成一坨,捏成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我”。如果彼此都以一己私利为前提,以维持“旧我”为前提,统一就只好是大砖头打小砖头的所谓统一了。结果就会如前面所言,非但不能由两块砖头变成一块砖头,反而会彼此震伤,甚至彼此震为粉碎。

原载[春夏评论]

  作者:天马星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以民主统一中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