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宪法,你该脱掉大盖帽了

  这年头,人们不仅怕小偷,怕飞摩,还特怕那戴大盖帽的。你看那无论是在街边卖菜的妇女,还是在十字路口卖苹果的姑娘,一个个都练就一副火眼金睛,哪怕只发现一点点大盖帽城管的影子,就象见到当年下乡大扫荡的日本鬼子似的,慌不择路逃得无影无踪。

  照说,这大盖帽也不是太上皇,也不是没人管,要不信,你上大盖帽们开着空调的办公室看看,那爱民为民,以人为本,八荣八耻等规章制度,也是一二三四五的贴在墙上,就象你到医院里,无论在那个科室,都会看到的什么不准医生收红包的十条禁令一样醒目。可这一个戴草帽的中国人还是特怕那管着他的十几顶大盖帽,就象那病人,对十条禁令熟视无睹,照样给医生送红包一样。

  这事对于一般见多了的人已见怪不怪了,但也总有人感到纳闷,,这中国人怎么就这么胆小怕事呢,怎么就这么下贱呢?

  其实,这纳闷的人算是好的了,有些事,在一些人眼里,这中国人岂止是胆小,岂止是下贱,很可能是神经有毛病

  比如这中国人气第一的网络论坛凯迪猫眼吧,那上面的一些帖子题目,一看就让人如坠云雾。“以宪法的名义,还我言论自由权”,“以宪法的名义,还我结社权”,“以宪法的名义,还我游行示威权”等等。

  这中国宪法早就公之于众了。第二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你看,这中国人,神经是不是有点错乱了。那宪法,国家根本大法,国家最高法律,不是明明说了,中国人,有言论自由,结社,游行示威等权利,怎么还以宪法的名义要这些权利呢?找谁要啊?一个现代国家,难道还有比国家最高法律还要高大的人吗?

  中国的事,让人看不懂的,也是太多了。

  就说这新闻联播吧,哪年哪月,哪天哪日,中国不是到处鹦歌燕舞,形势大好,早就是人间天堂了。可也不知怎么着,这么多年了,没见到一个老外偷渡来中国,倒是常常有人冒着生命危险,跟着蛇头,飘洋过海,这些中国人,咋就这么傻呢?

  再说那不准大吃大喝,四菜一汤的一道道红头文件吧,看上去,显然是要那接文件的人在饭桌上收敛点,可实际上,那接文件的人反而疯吃海喝,把国产茅台酒丢一边,没人头马和人体宴就不上桌,搞得现在倒看不到这样的红头文件了,你说怪不怪。

  可红头文件不能少啊,这不,那接着来的反腐败的重要讲话的文件和社论,加起来,可能比长城的城墙还要厚了,可那接文件的人,似乎接到“你们可得多贪点啊,你们贪少了,谁来保我的江山不倒啊”的密码似的,一个比一个贪的厉害。

  早在四十年前,民间就有人说,这中国的报纸要倒过来看。而眼下的事实,好象越来越证明这话是一句大实话,是一句真理。它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深思,那些有思想啊,理论啊,代表啊,荣耻观啊管着的大盖帽们,为什么一个个都象吃了豹子胆一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鱼肉百姓呢?这个豹子胆究竟是什么呢?

  正看,你可能怎么也找不到这个豹子胆。但若你能倒过来看,就发现这里的弯弯绕了,原来,那大盖帽们吃的豹子胆,不是别的,就是宪法的序言。就是因为宪法戴上了序言这顶大盖帽,那些大盖帽们才有恃无恐,才出现了那些戴草帽的以宪法的名义,要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游行示威等等权利的怪事……

  宪法的序言,为什么是一顶让大盖帽们无法无天的大盖帽呢?

  宪法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宪法,虽说是国家根本大法,但本质上和其他多如牛毛的普通法,如什么刑法,刑事诉讼法,教师法,劳动法等等没什么区别,这个本质,就是制约人的行为的。

  人的行为,若没有任何制约,即人类社会若没有法律,就如同现代城市的十字路口的电子红绿灯断了电一样,要不了五分种,就会人仰马翻,乱成一锅粥。这个道理可能谁都懂,人们都知道,这人要是能为所欲为,那超市里的卫生纸,银行里的人民币,夜总会里的小姐,要不了半天功夫,就会一抢而空。古今中外,无数事实证明,人是靠不住的。

  既然人不可能是天使,人,是靠不住的,所以,现代城市十字路口必须用红绿灯来控制那开车的人,现代国家必须用多如牛毛的法律,来约束人在社会交往中的行为,来解决人们相互之间的利益冲突。简而言之,法律,就是告诉人们,哪些事你不能干的广告。

  但问题来了,明文公布的法律再多,毕竟是一张纸。比如说,你好心借给别人一万元钱,可到期了,他就是不还,迫不得已,你把他告上了法庭。法庭也判了要他还,可他就是赖着不还,又有什么办法?当然,一般人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不敢不还,因为他不怕法官,他会怕警察,怕牢房,他犯不着为了那一万元钱,让警察执行法官的判决,把他的财产没收了,或把他送进大牢。

  这法官,警察,大牢是什么?是政府,法律的那张纸之所以有威力,就是因为现代国家,都有个制定法律,公布法律,执行法律的政府。而这个政府之所以有威力,是那些戴草帽的人,每人都拿出一点钱,不仅把一些人养起来,还要造些房子,买些车,枪,狗,大盖帽等,把这些人装备起来,这样政府才能保护每个人的安全。这些被戴草帽的人养起来,装备起来的人,就是那些戴大盖帽的人。显然,这些戴大盖帽的人,唯一的职责,就是保护每个戴草帽的人的人身安全和私有财产的,要不,人类社会,还要个政府干什么呢?

  可明眼人知道,问题又来了,这政府,不仅仅等于政府的豪华大楼,不仅仅等于计生办主任的豪华轿车,政府的主体正是那些戴大盖帽的人,而这些人虽说戴上了大盖帽,也还是人,而人,又不可能是天使,又不能靠得住,若让他为所欲为,岂不一样会干坏事?

  事实不仅如此,还更严重,即这些戴大盖帽的人,若没有制约,不仅会同样干坏事,而且会干更大的坏事。

  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有句名言:一个从未进过校门的人可能偷走一节货车中的东西,但是,如果他受过大学教育,他可能偷走整条铁路。

  就拿贪污这哪个朝代都不可避免的事来说吧。若是一个企业的总经理或某个银行的行长贪起污来,当然很可怕,但他能贪多少呢?他又能怎样保住长期不被人发现呢?

  可这政府要是贪起来,麻烦可就大了。

  政府贪污,有两种形式,一是把公款往私人家拿,二是用公款挥霍浪费。

  大多数人对这两种形式,早已熟视无睹,只是有些人可能感到纳闷,这政府,哪有那么多钱给这些大盖帽们往家拿,往小姐身上甩呢?

  原因在于,这政府是必然要收税的,政府要贪,当然可以在税收上打主意,政府可以找出众多借口提高税收,你不交吗?行,政府不仅可以派出原来就收税的大盖帽缠着你,还可以不断增加这收税的大盖帽的人数,这大盖帽增加了,又有了增加新的税收的理由,于是,恶性循环开始,税收就以各种名目攀升,你再敢不交,对不起,警察就上门了。

  一个城市必然会有一些如高速公路,广场等公共建设工程,这些工程,一是要土地,二是要建筑单位干,这公共土地是政府的,工程预算象税金一样,由政府说了算,可见,这又是政府口里的一块肥肉。

  大盖帽们的豪华大楼,豪华车,豪华宴,豪华工程,豪华二奶三奶,年年上涨的工资,再加上往家捞的公款等等,无疑是个吓人的天文数字,照说这税金和土地等进账也是有限的啊,也是看得见的啊,怎么算也添不了这些豪华的窟窿啊?那政府又是如何使这个无限增大的窟窿不断填满的呢?机器,印钞票的机器,正是这只有政府才能用的印钞票的机器,才使政府有了用不完的钱。而至于滥印炒票引发的物价上涨,政府不但会置若罔闻,且也不会愚蠢到一次性滥印无数,而是每年来个百分比,这就是国营银行即使有百分之五十的烂账也不会倒闭的原因,也是那成万上亿的戴草帽的,辛辛苦苦一年下来,只能糊个口的原因。

  可怕吗?一个没有制约的政府还能干出比这更可怕的事。

  因为政府具有全国的税收,对外用的军队,对内用的警察,监狱等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都难以拥有的强大工具,政府就可以借用某个人的主义,思想,理论,把人分成階級,先是把剥削階級的财产收归国有,,再以主义的名义把所有戴草帽的私有财产收归集体,这样,就使全国每个人都丧失了人格独立的根基——私有财产,而都成了国家的奴隶。你有意见吗?政府就以泄露国家机密罪把你轻而易举的投进大牢,你想和别人谈谈吗?颠覆政府罪在等着你,,你想上街吗?破坏社会秩序罪让你束手就擒。而这样的国家,集体又是什么呢?它只是那些大盖帽们掠夺人民的工具而已。

  政府使用手里的暴力工具,不仅可以垄断全国的经济,垄断全国人的行动,还能垄断全国人的思想,精神,信仰。这种以人民的名义发号施令,由同一机关行使制定法律权、执行公共决议权和裁决私人犯罪或诉讼权的国家,是人类最極權最残暴又最虚伪的国家,而这个国家的人民,必然落入无处说理的人类最为悲惨的境地。

  政府,一个目前人类社会还不能不有的东西,就是这样一个怪物:它既能成为保护戴草帽的盾牌,又能成为无情的刺向戴草帽的一把利剑。

  宪法,正是要砍断利剑,铸就盾牌。

  宪法,就是制约政府的,就是明确规定政府只能干哪些事,不能干哪些事的法律,其条款当然很多,但最主要的条款是,政府的行政部门,立法部门,司法部门必须三权分立。

  这三权分立有什么好处呢?一个最显而易见的好处是防止政府贪污。三权分立后,行政部门的主席,总理,军队,警察等戴大盖帽的工资多少不仅由立法部门定,还由立法部门发。发工资的钱自然是税金,因而,每年收多少税,也由立法部门定。这样,主席,总理也和一个看守所的警察一样,都是立法部门的打工者。

  那这样立法部门岂不是可以无法无天的收税,贪污了吗?

  当然不,因为宪法不仅规定了立法部门立的法必须由主席签字才有效,更重要的是宪法规定了,立法部门的所有成员和主席一样,必须定期参加竞选并最后由戴草帽的选举产生。

  正是这个戴草帽的人手一票,决定了所有戴大盖帽的都是戴草帽的打工者,。决定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你当主席或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时,你是戴大盖帽的,但你到期下台了,你也是个戴草帽的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意味着人不可能是天使,人,不可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徒,人,都是靠不住的,是人,就必须受法律的制约。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意味着宪法,这个国家最高法律,必须经过全民公决才有效,才是合法的。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意味着任何一个人,再伟大,也是不能写进宪法的。因为,再伟大的人,他一生所说的话,也绝不可能全是真理,而这个伟大的人,也有妻儿老小,亲戚朋友,更何况,结社是人的天性,一个伟大的人,往往有一大帮追随者,或直接是某个组织的头。显然,若某个伟大的人,被写进了宪法,就意味着,这一大帮人就成了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特权阶层,成了一个靠不住的政府或凌驾于政府之上的靠不住的特权阶层。

  本该是国家最高大法的宪法,正是序言里有了这个靠不住的特权阶层,从而必然成了一部家法或个别团体法,从而使宪法失去了它保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根本意义。

  政府必须有法律制约,任何人或任何集团,阶层,绝对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个真理,是不是来自某个天才的一闪念或精心设计呢?

  不,它完全来自于生活,来自人类社会自然的需要。

  现代工业社会,尤其是现代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已经和一百多年前的中国社会有了质的变化。

  一百多年前,中国一个小小的县长,人们都称他是县太爷。为什么是太爷?因为他不仅是一个县的县长,也是这个县的公安局局长,检察院院长,税务局局长……而往上,皇帝就是全国人民的父亲,全国所有的县长,省长,总理大臣都是由这个只有权力而没有义务的父亲大人任命的。往下,几个村子,有那么一个木匠,一个瓦匠,一个铁匠,就能基本自给自足。村子里的祠堂,加上几个族长老人,就形成了一个基层政府。

  然而,今天的中国,已今非昔比了。人们的劳动分工,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几千倍。人们之间的利益冲突自然也复杂深奥几千倍。在这种复杂的利益冲突中,最了解自己的利益所在,最清楚自己该干什么的,是个人,而不是那个改名为县领导的县太爷。人们都知道,要想获取自己最大的利益,必须遵循明文规定的法律法规。只有这样,才能使各种经济交易顺利进行,才能使社会秩序井然稳定,才能使更多的人享受到现代科技所带来的幸福生活。因而,现代人都自觉的追求信息公开,追求法治,诚信,平等,博爱,心甘情愿的接受市场里一只看不见的手的调控,而特别憎恨那只县太爷伸进市场瞎搅乎的黑手,特别不能容忍法律之上还有个骑在众人头上拉屎拉尿的特权阶层,并自发的抵制和反抗这个特权阶层的种种倒行逆施。铁的事实证明,这种立法,司法,行政三合一的政府的存在,这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特权阶层的存在,才是造成现代市场经济畸形,造成社会动荡不止,造成人民苦难无边的根本原因。这种没有制约的政府,与今天的社会环境尤其格格不入。过去,那些同样是三合一的贵族政府,君王政府,皇帝政府一一被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今天,任何一个没有制约的政府,不管它是把皇帝换成了主席,还是把县太爷换成了县领导,都越来越难以继日,都越来越孤立尴尬,都必将被滚滚向前的生活的热流所冲毁。

  识时务者为俊杰,宪法,天热了,你该脱掉大盖帽,回家,洗洗睡觉了。

  作者电子邮件:wdlptp@ sohu. com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宪法,你该脱掉大盖帽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