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焱:论日本人的中国观

  刚来日本不久,看了一个日本放送协会(NHK )的有关中国的节目,介绍的是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对节目中的最后一句话记忆特深。主持人说:“拥有12亿人口和10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的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建设后,将拥有多么大的实力,这是我们无法想像的。”

  话里透出了日本人的中国情结。

  崇敬中国人

  日本人的中国情结中首先当举对中国的敬畏之情了。这里我用的是“敬”和“畏”两个字。“敬”即崇敬,尊敬之意。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滋养了日本的传统。可以说现在日本人引以为豪的传统,几乎正根儿都在大陆。房子的样式、穿的衣服、吃的大米、席地而坐的习惯,还有,现在见到是个外国人就教的“书道”、“花道”和“茶道”,都是从中国大陆传过去的。

  日本人研究《孙子兵法》比中国人研究得还细,还把其中的诸多理论应用到了企业管理中;中国的小学里不教毛笔字了,日本小学生还经常搞书法比赛。

  这些都说明日本人对华夏文明的推重与敬仰。这种情结很好理解。举个通俗点儿的例子,一个穷人总从一个富人家里拿吃拿穿,甚至自己家里的东西几乎都是从人家那里拿来的。这个穷人自然对富人很尊敬。“没有你哪有我?”富人有己之没有,能己之所不能,再加上“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的原因,“尊敬”的心情也就自然而生了。

  “畏”即畏惧的情结。中国人也没有让日本人白从自己这儿拿东西,其条件就是向中央大国臣服。说白了,就是这样一种思想:从我这儿拿吃拿穿可以,但你得给我办事儿,得当奴才,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日本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位富家主子会跟你翻脸,一脚把你踢出去。或是一高兴赏你个耳光,你还得笑着谢恩。你的命攥在人家手里,当然害怕了。

  这种对古代中国敬畏的心情一直延续着,对现代中国抱有类似的感觉。说类似,是因为现代中国远不如盛唐时具有绝对的实力了。

  现代的日本也不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那个穷人了。

  藐视中国人

  两者的地位发生了很大变化。穷人变成了富人,富人变成穷人。

  按说该轮到中国向日本拿东西了,轮到中国当孙子,寄人篱下了。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日本是当了“王”,但不是取代了中国的“狮王”,而是当了个“猴王”。日本的自身条件就限制了它不可能取代中国的位置。日本人心里比谁都明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中国不是只死骆驼,是一只睡觉的狮子。因此猴王的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它对身旁那只睡觉的狮子还是心存敬畏的。他知道狮子不会一直沉睡下去,有一天他肯定会醒。到那时猴子又要臣服,要进贡。

  因此,日本对现代中国的情结中,仍有“敬畏”的内容。只不过是“畏”的成分比“敬”多些罢了。这一点在日本近年来一直很受人关注的“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分裂论”中可见一斑。

  台湾的前总统李登辉出了一本书,要把中国大切七块,说这样就可以发展了,人民就富裕了,中国人就有民主和人权了。日本人对李登辉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因为,日本打心眼儿里盼着中国分裂。

  猴王身边总躺着个狮子,搁谁谁也不愿意,谁也坐不踏实这宝座。所以猴王希望把旁边这个大家伙一块儿一块儿砍了,它也就踏实了。七块还是大,剁成肉酱才好,这样吃起来也好嚼。因此,李登辉这本书在日本卖得相当好,很受欢迎,但凡认识几个汉字的日本中年人都看。

  另一方面,“中国威胁论”也很流行。大致的意思是狮子有朝一日真的醒了,森林里的小动物们可就遭殃了,我们这些小动物应该未雨绸缪,当早做准备。

  日本人最希望的是中国分裂,畏惧中国的强大,也就是石原慎太郎等人极力对台湾独立煽风点火的心理背景。也就是说,支持台湾独立,是“中国分裂论”的一个投影。台湾分了,再分西藏和新疆,接下来是东北……这样日本人就无后顾之忧了。

  其实这种想法早在本世纪初就有了。日本抓溥仪建满洲国,然后又弄了个蒙古自治区,再在华北搞华北自治,意思就是把这头狮子从头到尾切了,让你再也吓不了我。

  敬畏情结 贯穿始终

  从上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出,日本人对中国的情结中从古至今,“敬”、“畏”的内容是贯穿始终的。不过是依时代的不同,“敬”与“畏”各自的内容和所占的分量不同罢了。

  日本人对中国的情结中还有一点是值得一提的,就是对中国的蔑视。极力地贬低中国,把中国说成是荒蛮之地,称中国为“支那”。

  在一次留学生和当地日本人交流的活动中,一个日本人在得知我是中国人后,怀着日本人的高傲,瞪着一双充满了同情第三世界人民的小眼睛问我:“还是日本好吧,你们在中国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吃不饱呀?”听了这话后,我也用同情他的无知和高傲的眼光说:“说了怕您不信,可我还是想告诉您,你们平常吃的日本料理搁北京可能猫都不会吃的。”听了我的话后,他嘴里嘟囔着什么不理我了,满脸一副虚荣心未得到满足的表情。

  这种对中国人的蔑视的情结我想并不是一直就有的,而是在中国开始衰弱,日本走向强盛时开始的。明确点儿说,是从明治维新开始的。在战前的日本教育中,把中国说成“支那”,把中国人说成是野蛮、落伍和无能的一群人,那里是一盘散沙。

  日本人为什么如此极力地贬低中国人呢?除了近代中国确实落后的原因外,还有一点为自己树立信心的因素在里面。对这一点如果还可以从一个“猴王”的角度来理解。猴子要取代沉睡的狮子的位置,但心理还残留着对狮子的畏惧。为了给自己取代狮子位置的信心,在精神上就要贬低狮子,把它说得不堪一击,这样自己才有勇气称王。

  否则,连它自己也没法说服自己可以吃掉狮子。 

  对中国的蔑视也是其进行“大东亚圣战”的一个理论基础。日本右翼学者的观点是侵占朝鲜和中国的行动是文明征服野蛮,是日本人作为文明人对野蛮人的教化,是一种善行义举。这也是战后日本在战争问题上迟迟不做出明确承认的理由之一。

  战后到70年代的这段时间里,中国对日本来说是个神秘的国家。1979年改革开放后,大批日本人去了中国,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个在精神和物质上,都和自己相差甚远的死气沉沉的国家。

  面对这样一群人和这样一个国家的时候,人就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同情和蔑视的心理。这种心理不带任何敌意的。因为当时的中国根本不值得日本把他当作敌人。那时的中国对日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有一个在汽车业中广为人知的故事。据说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要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要找合作伙伴。首先想到了日本。于是就派了个政府代表团与日本一家著名汽车厂商协商合资事宜。但日方认为中国根本就没有资格和自己合资办厂,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条极其漫长遥远的路,这个阶段谈什么汽车产业为时尚早。一副文明人对待未开化人的态度。

  敌意的蔑视持续不久

  但这种对中国人没有任何敌意的蔑视没有持续多久,日本人就发现身边的这头昏昏沉睡的狮子醒得要比它想像得还要快。他感到了威胁。此时的蔑视又变成了那种为自己树立信心的借口了。

  日本的中国情结就是这样,既有对中国的敬畏,又有对中国的蔑视。这种矛盾的心情,依据中国的实力变化而此起彼伏。这两种情结也相互联系。比如对中国分裂论的兴趣与支持的心理背景中,既有对中国的敬畏也有蔑视之心。这两种情结对日本的对华政策有着相当的影响。

  日本人无法摆脱这种矛盾的情结,除非中国大陆有一天在它眼前消失了。

  (编者按:七七事件是指1937年7 月7 日日本军制造借口,进攻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

  作者毕业于中国外交学院,目前是日本名古屋大学法学研究生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赵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论日本人的中国观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superockets 说:,

    2008年05月21日 星期三 @ 00:54:13

    1

    有见地,写的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