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海:干部选举为什么就不能直选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盛华仁最近在《求是》撰文指出:宪法和地方组织法明确规定乡镇长的产生方式和选举程序,是由乡镇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代表联名提名候选人,通过代表大会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并指责前两次换届选举,个别地方直接民选乡镇长,并把其作为扩大基层民主选举干部的尝试,这不符合宪法及有关法律的规定。

  对此,笔者不以为然。

  干部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也应本着与时俱进和科学发展观的原则行事,不能循规蹈矩,墨守成规,一成不变。干部不能直选,只能由乡镇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代表联名提名候选人,通过代表大会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其实最终是囿于党管干部的原则。该原则不应一成不变。因为世上万事万物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因此党管干部原则也应本着与时俱进和科学发展观的精神,不断修正,不断革新,顺应时代。

  建国后干部一直间接选举,反对直接选举。原因有二:一为干部间接选举由宪法及地方组织法明文规定;二为我国选民的文化素质、法律意识普遍较差,担心直选会带来社会不稳定。

  规定也好,法定也罢均为人定。宪法和法律可以修改,我国建国后分别于54年、75年、78年和82年颁布了四部宪法,对82年现行宪法也于88年、93年和99年进行了三次修改。既然宪法可以修改,其他法律更不成问题。问题是第二条。笔者以为提倡用与时俱进和科学的发展观看待问题,思考问题不应该有两个标准,对待任何事物、任何问题都要坚持与时俱进和科学发展观这个标准。

  干部究竟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最终要看哪种选举体制更科学有效,更能代表民意,选出的干部素质更高,成效更好。先考察现体制即间接选举干部是否科学,依法间接选举的大会主席团或者人大代表如果不能代表或者因种种原因代表不了民意怎么办?因为间接选举方式有可能形成小团体的意志和利益,它有可能代表不了人民,而是代表某个或某些集团的意志和利益;这种选举体制也容易被传统的人治势力钻空子。再看通过间接选举干部的成效如何,贪污腐败,行贿受贿,买官卖官,腐化堕落,官商勾结,做黑的社会保护伞等报道经常见诸报端。这充分说明间接选举体制的不科学性。人们为此已忿忿不平,怨声载道了。

  党不是充分相信人民群众吗,改革开放近三十年,人们的物质生活、精神生活和法律意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人们参与政治改革的热情和用法律维权的意识空前高涨,对此不能视而不见;如果说我国发展不平衡,为什么不像经济改革那样通过试点方式一点带面?先在东南沿海发达城市搞直选试点,积累经验,总结教训,推而广之。

  令人不可思义的是,我国港澳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也反对港人澳人直选当地行政长官。香港澳门已有一百多年殖民史,那里的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文化生活水准及其法治环境均领先大陆好几十年,为什么回归后当地行政长官反到不能直选呢?

  执政党应随时代发展不断革新政治理念。干部,究竟是党的干部还是人民的干部,进而言之,干部,是为党服务还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为人们服务,人民为什么不能直选干部?显然说不通。人民按自己意志选举干部,党当然有权力管理,因为党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对那些贪污腐败,行贿受贿,买官卖官,官商勾结,做黑社会保护伞,腐化堕落的干部党有权力进行监督,有权力运用行政的、法律的手段进行惩戒直至依法惩办,亦既实行好党的监督职能。

  党管干部原则不能理解为干部的升迁、贬谪由党组织一口说了算,这样就会产生所选干部只怕党组织而不怕老百姓的怪现象。对提高干部队伍素质,加强干部队伍管理与建设有百害无一利。因此为真正实行民主,还政与民,党和政府应该认真考量干部直选的迫切性与现实性问题。

  作者:迷人的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干部选举为什么就不能直选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