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杰:独岛的光荣

  类似中日之间钓鱼岛这样的争端,在韩日之间也在不断上演。

  韩日之间有一个小岛,长不过200米,全是礁石,不生草木。韩国人称之为独岛,日本人命名为竹岛。这个小岛在韩日关系中的地位,恰如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二战前,日本占有该岛。独立之后的的韩国宣布对该岛拥有主权。1953年5月,日本右翼人士趁韩国正为朝鲜战争所困之时,登上了这无人的小岛,修建起了标志物。

  而韩国人是怎么做的呢?

  在日本人登上独岛之后,一个23岁的韩国青年洪淳七趁战争期间枪支管理不严,通过非法手段采购了一批枪支,召集了几个热血青年,渡海登上了独岛,赶走了日本人,在岛上升起了第一面韩国国旗。

  在那之后,洪淳七靠着一杆步枪,独自一人守卫独岛三年零八个月之久。在他的日记里,记载着无数次和日本舰艇、渔船对峙的记录。后来,韩国政府彻底从战争中脱身出来,派出海上警察完备对上岛,洪淳七才结束了神圣的“守护国土大业”。但韩国政府没有惩罚他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反而颁发勋章,表扬他的爱国行为。

  目前,韩国军队已牢牢控制了这个小岛。韩国在独岛常年派驻34名警察,同时配置了驱逐舰,快艇、直升机,随时戒备日本渔船和海军舰艇的侵犯,令日本船只不敢轻易越过雷池一步。日本人除了口头抗议,别无他法。

  每个人都知道韩国的崛起和繁荣离不开日本,韩国和日本还同属美日韩军事政治同盟。可是韩国人从不掩饰对日本的仇恨,在对日关系上从来不会因为顾全大局而做任何让步。他们对死不认错的日本人的愤怒,从来是点火就着,怎么激烈怎么来。日本那边在历史问题上稍稍做一点手脚,韩国这边立刻就烈火燎原,吼声振天。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后,20名身披国旗的韩国青年聚集在汉城的“独立门公园”,大声抗议后用刀把自己的小指头剁下,装在信封里寄往日本驻韩国大使馆。九名韩国人集体绝食,要求日本人道歉。韩国政府立刻采取最为强硬的外交行动,召回了驻日大使。与此同时,无数韩国人上街烧毁日本国旗,开展抵拷制日货行动。1992年,韩国外长明确要求日本政府向战争受害者及其家庭进行赔偿,韩国政府并为此成立了解决该问题的专门班子。

  按照许多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这些举动都属于小不忍则乱大谋,都是属于给两国关系制造麻烦,都是不理智、不沉着、不智慧,势必影响两国政治关系的大局,势必损坏日韩经济贸易关系,到头来害了自己。

  奇怪的是,韩国人的刚烈居然没有影响韩日关系的“大局”,日本人频频向韩国人示好,日韩经贸关系飞速发展。早在1995年,两国的双边贸易额已达485亿美元。两国还一起举办了世界杯。

  更为奇怪的是,死不道歉的日本人居然单单向韩国人道了歉!1992年,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在出访汉城的3天里,先后8次表示谢罪。1998年,韩国总统金大中对日本进行了为期4天的访问。访问期间日韩发表了联合宣言,日本首次承认了对韩国的侵略,并正式道歉。

  然而到现在为止,日本还没有正式向韩国以外别的国家就历史上的侵略行径正式道过歉。

  本文摘自《读者》2005年第2期

  作者:张宏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独岛的光荣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张磊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4:20:00

    1

    独岛(Dokdo或Tokdo)位于韩国郁陵岛东南角,是韩国最东端的领土。
      独岛(总面积 180,902平方米)位于郁陵岛东南方87.4公里的海面,是由岩石岛组成的一个火山岛。准确位置是东经131度52分,北纬37度14分。
      新罗(BC57-AD935)智证王(500-514年在位)13年(512年)异斯夫(真兴王时期的将军、政治家)把郁陵岛和独岛组成的于山国收归新罗所有,史上有“六月于山国归属新罗”的记载。
      据朝鲜时期(1392-1910年)的《成宗实录》所载,金自周曾对独岛(当时称三峰岛)的形状进行过描写。朝鲜时期,独岛也称为三峰岛、可支岛、于山岛等,1881年改称为独岛。1906年郁陵郡守沈兴泽最先正式使用独岛的名字,1914年行政区域改编时又划入庆尚北道。
      壬辰倭乱(1592年日本入侵朝鲜)后日本渔民更频繁地出入郁陵岛和独岛的近海。于是安龙福就东渡日本,日本政府确认郁陵岛和独岛是韩国的领土,并禁止日本渔民在两岛附近捕鱼。对此,史书上有相关记载。
      独岛由东岛、西岛及其财团6个小岛组成。东岛(海拔98米)有火山喷出口,西海(168米)无喷出口,是由火山岩构成的。东岛和西岛间有兄弟洞,东岛还有天顶洞和海蚀溶洞,其海蚀阶地和海蚀崖地形十分发达。
      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认识到独岛的重要价值,于当年2月22日单方面地将独岛改称为竹岛,并划入日本岛根县。此后又一直主张对独岛的领土所有权,直至今天,独岛问题仍然是韩日间的外交问题。
      现在独岛上驻有韩国的警备队,他们在岩石上修建房屋,并建造了简易的码头。

    韩国独岛

    早在新罗王朝(公元6世纪)就有独岛的记录。512年,新罗王国智证王派遣了以夷斯夫将军为首的探险队驾驶航船开赴于山国,尔后该岛处于新罗所属国“于山国”的管辖之下,韩国渔民也曾驾舟至此岛。在古代,独岛曾称为三峰岛,是流放罪犯的地方。又因岛上岩石形状像海狮,又被称作“海狮岛”。朝鲜王朝成宗时(1471~ 1481年),独岛称之为于山岛,属于郁陵岛群管辖。1667年日本在《隐州视厅合记》中,也承认独岛是韩国的领土。1896年日本外务省编辑的《朝鲜国交始末内深书》中,明确标明独岛是朝鲜所属领土。1900年朝鲜末代国君高宗颁布第41号法令,宣布郁陵岛等归江原道三陟县管辖。当时三陟县将独岛命名为石岛,后来又改名为独岛。独岛(Dokdo)是韩语郁陵方言对标准语石岛(Sǒkto)的读音,独岛、石岛其实是一个意思。
    日本政府自1905年入侵韩半岛以后,即宣告对独岛拥有自主权。1905年1月28日,日本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过去的“松岛”改称为“竹岛 (Take_shima)”,在行政上隶属于岛根县管辖。同年2月22日,岛根县知事发布第40号告示宣布“隐歧岛西北85海里处的岛屿称为竹岛,并属于本县”,并于1906年4月通报当时的朝鲜政府,以此对外确定了竹岛是日本的领土。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46 年1月29日, 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发表了有关从政治和行政上分离日本若干周遍区域的决定书(通称SCAPIN第677 号),并将此指令给了日本政府。该决定书的第3条明确规定把独岛(Liancourt Rocks)移送给了驻韩美军政府管辖。1946年6月22日,在SCAPIN第1033号第3项中又作了进一步规定:“今后日本的船舶及乘务员不得接近处 于北纬37度15分、东经131度53分的Liancourt Rocks(独岛)12海里以内区域,并且对于同岛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近。”1948年8月15日随着大韩民国政府的建立,独岛与其他领土一同自动地归于大韩民国政府,并由大韩民国政府行使主权。
      1952年1月18日,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发表“关于毗连海域主权的总统声明”,宣布对邻接其领土半岛和岛屿沿岸的大陆架及所属范围的全部海域行使国家主权,并明确有关经纬度坐标,确定上述毗连海域范围,独岛被韩国划归为领海管辖。日本政府遂向韩国单方面宣布的“李承晚领海线”提出抗议,拒不承认韩国的领海线划分法。1953年5月,日本趁韩战仍在酣战之际,曾派兵一度占领了该岛,并在岛上建立了领土标志碑。
      当韩国方面得此消息后,居住在郁陵岛上的韩国居民立即组成“独岛义勇守备队”。1953年7月12日,在23 岁的洪淳七的领导下,韩国义勇守备队开赴独岛,将日本军人赶走。至此,独岛完全在韩国的实际控制之下。在现今行政区划中,韩国将其归为庆尚北道郁陵郡郁陵邑独岛里1-37番地管辖。1956年李承晚政府派出海上警察守备队,洪淳七结束了神圣的“守土护国大业”。为此,韩国政府向洪淳七颁发了勋章,以表彰他独自守卫独岛长达3年8个月之久的爱国行为。自1957 年开始韩国在独岛修建永久性建筑物,目前独岛东岛上韩方设有1无人灯塔、2个瞭望哨所、3间房子以及各种天线和石碑等设施。 1981年底,韩国海军人员还在岛上修建了守岛工事。
      鉴此情况日本不能置若罔闻,自1954年以来,每年都向韩国政府递交外交抗议文件,共计50多次,指出独岛是日本领土,韩国必须立即撤出该岛。而韩国政府则一再声明,独岛是韩国固有领土。双方各执一词,针锋相对,谁也不想在领土问题上让步。日本方面多次建议将该岛争议提交海牙国际法庭裁决,但韩国外交通商部认为“独岛问题已不是外交纠纷问题,而是主权问题”,以主权问题不容谈判为理由予以断然拒绝。
      1965年6月,日韩邦交关系正常化,两国一致同意 “日韩两国的所有纷争,首先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外交途径不能解决的,通过两国政府认可的手段进行调解解决”。因此,日本政府提出与韩国就该岛纷争进行对话。但韩国官方则不容置疑地认为,“独岛自古以来是韩国领土,这个问题不能作为两国纷争进行对话”。
    目前,韩国在独岛常年派驻34名武装警察,同时配置了驱逐舰、快艇、直升机,并已开始在独岛兴建永久性的码头。而日本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对该主权的声明。

    日本文献将独岛规定为韩国领土

    日本明治时期国家文件明示独岛主权归属韩国

    日本政府事实上已经承认1905年擅自将独岛(日本称:竹岛)编入岛根县的做法并不合法,而且独岛为日本固有领土的主张也纯属虚构。1877年明治政府在“太政官指令”上明确承认“独岛和郁陵岛不是日本领土”。 太政官是日本明治时期最高国家机关,《太政官指令》是指太政官调查独岛和郁陵岛归属主权问题后,于1877年3月向内务省和岛根县下达的国家文件。该文件中明确记载“独岛和郁陵岛并非日本领土”。韩国学术界把该文件看作是日本政府正式承认独岛归属韩国的“具有决定性的历史鉴证”。
    日本外务省最近就此回复说:目前无法答复。日本外务省本次的回复事实上等于承认日本之前对独岛领土权的主张毫无根据。此前日本声称,至少到17世纪中叶日本对独岛进行了实效性支配并拥有领土权,而且1905年通过内阁决定再次确认了领土权。
    韩联社质疑书的主要内容包括:是否清楚《太政官指令》的存在;如果知道该文件,为何至今一次也未提及与独岛领土权问题有重要关系的《太政官指令》;按照《太政官指令》,日本政府之前提出的“至少到17世纪中叶日本拥有独岛领土权”的主张等于虚构;1905年将独岛编入岛根县行政管辖内时,是否故意隐瞒《太政官指令》,等等。
    韩联社发去质疑书后,日本外务省数次表示“在研究有关问题等候答复”,一再回避回答问题或拖延时间。直到60天后的11月13日发来答复说:知道《太政官指令》的存在;对于其历史事实正在进行调查和分析,目前无法从政府的角度发表看法。

    《太政官指令》中记载,“独岛和郁陵岛并非日本领土”。
      
      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正式承认《太政官指令》的存在,并对此表明立场。韩联社援引世宗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籍教授的话表示,日本政府和御用学者们在过去数十年一直有意隐藏《太政官指令》的存在,隐瞒了国际社会以及日本国民。因为日本担心,一直以来主张的“独岛为日本固有领土”的说法被不攻自破。日本政府如果承认《太政官指令》,等于承认1905年将独岛编入日本领土是无视《太政官指令》的帝国主义掠夺行为,因此今后不能承认该指令,也不能反驳该指令。不过,日本也有可能拿出能够抵充太政官文件的其他记录,或编造有关事实。   
      韩国仁荷大学国际法教授李硕宇表示,韩日之间的独岛领土权纷争从国际法来看,韩国必须证明日本1905年将独岛编入其领土时,独岛是韩国领土。《太政官指令》是支持韩方主张的决定性文件,相反对日本是“阿喀琉斯之踵”。

    另外 106年前的1900年10月25日大韩帝国制定了“则令第41号”,规定独岛为郁陵岛管辖区域。一直研究独岛主权问题的世宗大学教授保坂祐二24日公开了日本人制造的2份古地图复印件,其中独岛被标记为韩国领土。这次公开的地图是日帝强占韩半岛后将独岛划为自己领土之前制作的,因此意义重大。
    保坂教授公开的地图是1882年“东京府士族(武士階級)铃木敬作”制作的《朝鲜国全图》和大须贺龙潭于1893年制作的 《大日本全图》。两个地图都出自日本人之手,但《朝鲜国全图》中标记了郁陵岛(竹岛)和独岛(松岛),而《大日本全图》中则没有独岛和郁陵岛。
    虽然现在日本将韩国独岛称作“竹岛”,但是从17世纪中期到1905年为止一直将郁陵岛称作竹岛,将独岛称作为“松岛”。保坂教授称:“日本地图甚至在下端用四角形表示了1871年合并到本土的冲绳和1876年归属的小笠原诸岛,但是没有出现独岛和郁陵岛。由此可以看出,日本主张的‘17世纪中期就开始拥有独岛 ’纯粹是谎言。”
    他还说:“在同一时期日本人制作的韩国地图中标记了两个岛正确的位置。这是当时日本社会承认郁陵岛和独岛是韩国领土的证据。”保坂教授本月19日访问了庆北郁陵岛、独岛博物馆,捐赠了两个地图的复印件。日本在1905年的阁僚会议中将独岛规定为无人岛,并决定编入岛根县。此后才出现将独岛标记为日本领土的地图。

    其他记载独岛为韩国领土的日本古籍

      《隐州视听合记》(1667),《朝鲜国交际始末内探书》(1869年日本外务省),《太政宫决定书》 (1876年日本内务省),《朝鲜东海岸图》(1876年日本海军省),《日本战争实记》(1905年东京博物馆),《指导区域一览图》(1936年日本陆军参谋本部)。

    中国古代地图《朝鲜八道总图》中独岛也标记为韩国领土

    中国明朝使者董越于公元1488年遵照(英宗)皇帝的圣旨游览朝鲜疆土后制定了名为《朝鲜赋》的见闻录。《朝鲜八道总图》就记载于该见闻录的第4~5页。它可以证明独岛属于韩国领土。《朝鲜赋》是日本于1717年在原版汉字上加上日语发音的手抄本,现珍藏于日本。

    日本的主张

    1905年1月28日, 在日俄战争以及日本的渐逐控制下, 日本以无主土地的身份公布竹岛(独岛)是岛根县的岛屿。朝鲜只在1906年3月23日的乙巳条约下才发现日本吞并了岛屿。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