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现代“卖炭翁”之悲歌

  说起来大家都清楚,封建时代是一个非常腐朽而不可救药的社会,至于有不公正多不可救药呢?有白居易的卖炭翁为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上一尺雪,晓驾炭车碾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赦,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一个社会,它的腐败程度,它的不公正、不正义程度,它的残酷程度,如只是停留在理论上口头上是没有说服力的,它最终都得以一个个个体的遭遇作为具象表现出来,而《卖炭翁》一篇最好的诠释了作为弱势个体在封建制度下的悲惨遭遇——辛辛苦苦所营练出的一车炭被“黄衣使者”用“半匹红纱一丈绫”强行换走,卖炭翁虽舍不得而只能是徒呼奈何。那是一个没有法制与同情心的社会,卖炭翁,最终只能拿着这“半匹红纱一丈绫”去换些粮食与衣衫,由于这一车千斤炭被贱卖,卖炭翁想改善自己的生活的梦想只能破灭了!

  卖炭翁的遭遇是封建时代下层人民遭遇的缩影,以其遭遇的悲惨性、普遍性,让我们深刻认识到封建社会是多么的腐朽堕落而没有正义,这是毫无疑问的。

  千年易逝,转眼就到了21世纪,在新中国的四川成都,发生了一件事,与当年的卖炭翁颇有可比之处。

  据《华西都市报》2006年9月7日报道:60岁的卖西瓜的唐大爷在收摊回家的途中,被一群自称是城管执法人员将其三轮车上拖下来,要求唐大爷必须交50元的罚款。唐大爷不从,城管执法人员将其车上的西瓜砸烂后,将唐大爷强行拖行近300米。在拖行过程中对其拳打脚踢,并将其车上180余元现金强行收走。最后,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唐大爷被送进了医院。

  这个事件的主角唐大爷,60岁,说起来也是个老翁了,其年龄显然跟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颇接近,唐大爷卖西瓜,是个西瓜翁。——卖“瓜”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作为某些人笔下、口中的“走鬼”,唐大爷所代表是一广大弱势群体的生存状态,而他的遭遇也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我们注意到,象唐大爷这样的“走鬼”有时要被城管打死的,但这种情况比较极端,一般不会出现。比较常见的情况正如报道中的情况一样:西瓜被砸了,钱被抢了,人被打了。假如把城管比作当年的黄衣使者,那么我们当代的卖炭翁的遭遇就应该是这样:炭被倒掉了,身上的铜板被抢了,人被打了,最后倒在了板车上,被人推到了诊所。

  俗话说: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这样一比我们才知道,原来所谓腐朽的封建制度下的卖炭翁的遭遇若是放在当代还算是幸运的,至少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不仅货没被砸,人没被打,钱没被抢,还得到了一笔补偿款,尽管不是很多。

  呜呼……本人生二十九年,读书二十四年有余,本亦深信当代社会乃五千年来之盛世,奈何盛世出如此之不公现象,化生如此之不肖无良之匪类城管,使我堂堂中华蒙羞千古!千年之后,后世人又将如何阐述当代社会?我们或许能堵住当代人的嘴,但又岂能堵住后世人之嘴!

  作者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现代“卖炭翁”之悲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