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吟:杜书贵该杀!该杀?

  很快,全国人民得到了一条早已预料之中的结果:

  “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无辜青年工人的原河北省霸州市康仙庄乡派出所副所长杜书贵,今天经11个小时的连续开庭公审,以故意杀人罪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子杜辉、其妻童建华以包庇罪被依法分别判处有期徒刑7 年和5 年。”

  一、检方公诉词中要他老哥子性命的关键处是:

  (一)童建华、杜辉上前辱骂电力工程车司机牛亚军及同车的供电局职工穆涛、王涛、郭润良等人,进而引起厮打。

  先前的说法是:面包车车上下来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杜的老婆),揪住穆涛的衣领,大声喊着:“你们车是怎么开的?你们会开车吗?” 穆涛问:“大姐,我们怎么了?” 中年妇女一把推开他,抓住另一名职工李焕厅抽了两个嘴巴,并边打边喊:“他们打我了,他们打我了。” 面包车上下来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杜的儿子)说:“你们妨碍公务。”说着也动手就打。

  (二)杜书贵掏出随身携带的“陆肆”式手枪,朝牛亚军开枪击中其头部,致其颅脑损伤死亡。

  先前的说法是:就在双方争执拉扯中,面包车上下来另一身着便衣的中年男人(杜书贵),边说:“我就不信还有这么牛的”,边掏枪,话音没落,枪响了,站在车左前方一句话没说的司机牛亚军应声倒地。

  (三)枪击后,杜书贵不顾现场人员的阻拦,驾车带童建华、杜辉强行离开现场。

  先前的说法是:看到人躺在地上,杜书贵谎称要将车停靠路边,可是却加大油门跑了。 事情的发生前后不足3 分钟。

  (四)在途中三被告密谋编造了对方夺枪引起击发的虚假事实,并制造抢枪的痕迹假象。后杜书贵驾车到霸州市公安局,按事先编造的假事实投案。(这是彻底否定了他哥子的自首情节)

  二、提出的问题是:

  (一)杜书贵有没有定罪过失杀人的可能?

  按先前的说法是有的。辩护人认为,杜书贵犯故意杀人罪不能成立,称杜书贵故意开枪杀人目的动机与实际不符,因为杜与刘亚军素不相识,毫无冤仇,开枪伤人是因为杜在拿枪时胳膊受到外力撞击,造成枪走火,误杀牛亚军。 杜书贵也可以说俺掏枪的初始动机是要先吓唬吓唬,即使要开枪,俺也得弄清是谁与妻与子争执拉扯,先前说法(包括新闻报道)中不是说牛亚军站在车左前方一句话没说,俺干么要叫他应声倒地啊!要打俺也不该打他哇……

  (二)童建华、杜辉是否值得判7 年、5 年?因为与人争执拉扯、车上“密谋”、用事先编造好的虚假事实为杜书贵作证,企图掩盖杜书贵故意杀人的犯罪真相,加之其口碑又不好,人称“母老虎”、“恶少”,同那些判1 -3 年的包庇罪有什么区别?

  (三)下面这种情形是否可作为判案的条文之一:

  杜书贵必须死,因为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不顾酷暑云集在这里,老记们谁都想发出一条同样的消息:杜书贵被判处死刑。

  杜书贵必须死,因为手捧牛亚军遗像的牛亚军妻子、母亲痛声嚎哭,并大声喊冤。他老哥子必须以死告慰被害人亲人。

  杜书贵必须死,大河上下千夫所指,大江南北万人唾骂,还有当地市民仍不断走来,人数达到上千人,秩序很混乱,杜不死他们能答应吗?

  杜书贵必须死,因为肯定还有某委某府某部甚至中央领导对此案如何重视,站出来说了什么样的话等等,这个混进公安的败类不死那等于众多部门,众多领导的话儿白说了吗?

  杜书贵必须死,公安上巴不得这个害群之马以死把人民警察蒙受的耻辱带到地狱去,检方必然是以“故意杀人”起诉,法院定你死罪没商量。总之杜书贵你龟儿子死定了!

  三、得出的结论是:

  (一)张金柱一案说一千道一万,咋说也是“交通肇事致人死亡”,但必须认定为“故意杀人”。同理,杜书贵涉枪杀人案有可能是“过失”,但必须认定为“故意”。为什么?因为他们是警察犯罪,影响特别恶劣,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二)当我们呼唤司法独立,公正执法,实行法治,不要人治。可令大家熟识无睹的是,在我们拟定好“罪刑相当”(即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原则后,我们依然必须给法律条文和法庭以外的方方面面予以交待。

  (三)警察战友们千万要小心呀,一定要开好你的车,管好你的枪,看好你的人,平时瞅着就不大顺眼,一旦走上张金柱、杜书贵他们的道儿,看你几爷子有多少条小命!因为的确不晓得我们的“无罪推定”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实现。

  想起了辛普森

  必须从重从快,依法严惩杜书贵,不杀杜书贵不足以平民愤。

  杜书贵必死无疑,这已是铁板钉钉子的事实了,不信,不出一月两月,我们就能得到这样一条消息:

  “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无辜青年工人的原河北省霸州市康仙庄乡派出所副所长杜书贵,于×月×日在××执行枪决。”

  逝者如斯夫。众网友肯定已经赖心无肠再评说什么。因为我们耳熟能详的“重”呀、“快”呀、“严”呀、“宽”呀、××案发生后×××非常重视,当即如何,立即咋样一类的字眼仍将充斥在我们法律的天空下,习惯成自然,我们也的确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本警官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橄榄球明星辛普森。

  辛二杆朝三暮四,十足的中国式的陈世美,抛妻弃子别求新欢不说,还刀劈前妻,畏罪潜逃,犯下令美利坚合众国人民无不切齿痛恨的命案。该犯不仅不低头坦白认罪,还与警方联袂上演警匪飞车大战。被英勇的警方制服后拒不交待罪行,反而仗着万能金钱买来一张张三寸不烂之舌,组成最强大的通天使团,层层过关,直达善境,不仅一洗罪名而逍遥法外,还以无情的口吻嘲弄了警方的无能。全美民众无不唏嘘哗然,就连美国总统也不得不站出来说话。大意是说我们的法律可能还有缺陷,但法律就是如此,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这样,又一个恶人就如同我们看港台警匪片那样,明知他就是杀人魔王,偷天大盗,淫人妻女的家伙,你把牙齿打烂吞下肚,还是得眼巴巴看着他大摇大摆从你身边走出“局子”的大门!

  假如把这小子弄到中国来,没说的,故意杀害前妻还用说吗?就说你与警方“赛车”的那一条就足可认定了,没有犯法你跑哪门子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重从快,坚决严打,这小子够死七八次,动手宰就是了。这样的陈世美,上街谁便逮着哪个问一声,没有哪个说不该杀的。特别是这二杆子名声大、影响大、弄来五马分尸更具震慑力,吓倒一大堆。

  那么这小子是怎样活出来的呢?无罪推定论,也就是这样的公式:这小子没有杀他前妻-这小子可能杀他前妻-这小子怎样杀他前妻-这小子杀了他的前妻-这小子为什么杀他前妻-这小子该定什么样的罪名。弄得明明白白清清爽爽,惩罚就顺理成章了。其中有一点没有推起走,大概是警方未经许可破门而入,现场的某类证据有人为改变迹象,因此不能判定死者一定是辛普森杀的。

  要说杜书贵适用“无罪推定”的话,那就该这样推:没有杀人-可能杀人-过失杀人-故意杀人-该杀。可你看那阵仗,谁都只有往上撒盐的份儿,上手就该杀了。谁冒杂音,口水沫子肯定将他淹没!至于杜家的“恶少”和“母老虎”,《刑法》上能定罪的就是作“伪证”,判3 年以下至拘役。显然法庭上以“情节特别恶劣”定的7 年和5 年。唯一能解释的重判就是他们口碑不好,又是杜的家属。

  现在我们的大大小小的媒体言必称某某“嫌疑人”,据说就是与“无罪推定”的国际潮流接轨,几乎使“嫌疑人”一词无处不在,只要法官没有判定有罪之前,一切都是“嫌疑”的。实际上在杜书贵一案里,成百媒体老记云集,千儿大刊小报齐登,无一不是众口齐声地直白:“派出所副所长打死人!”有的干脆直接定性为:“你不让路,一枪打死你!”这时,老记们谁都忘记了他们所衷心追崇的时髦,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字:“炒”。谁“炒”得越快越火越前卫越煽情,谁就……可惜没有看到一家媒体尊从了他们标榜的原则,谁都没有认认真真地“推定”一番。他们最热衷的还是他们“炒”作的结果:坏人如何坏,好人如何冤,群众怎样激愤,领导怎样表态,直至朝媒体希望的方向发展,否则……

  现在杜书贵已判死罪,即使经过千百次“无罪推定”也挽救不了他的一条“狗命”。但本警官更愿看到在中国大地上出现这样的判例:在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左右喊打,上下喊杀的万千压力下,确实有那么一个人头不落地的案例来。中国的法律需要这样的案例,那就是无需向法律条文和法庭以外的方方面面交待什么,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本警官还希望,咱们的公安无论如何得学学国门之外的那种警察,不管怎样面对老记们的话筒,永远回答的是那句:“无可奉告!”(至于下来给谁说,其实警方心中有数。)你不觉得他们的“炒”作已经严重威胁着“客观公正”了吗?

  本警官还希望,有一天不再利用“人治”来造势施压,企图让法律的所有结果迎合自己的情感,迎合自己的观点,迎合自己的愿望。不希望我们的法律严打时就“从重从快”,宽松时就不咋当一回事。法律是人制定的,但人一定不是法律,这也许是许多网友长年累月呼唤的东西。

  本警官还希望,不管是河南张金柱也好,河北杜书贵也好,该死罪就死罪。但只要表明他们确实有合法权益需要维护的话,照样有人挺身而出,背千古骂名,也要维护“罪行相当”的原则。特别是公安自己站出来,甚至通过据理力争而发生“刀下留人”的奇迹。

  中国法律,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能么?

  现在一说起张金柱和杜书贵他们,都要先说该杀才免得引起众愤恨之士的反感。本警官也是先表态该杀才写的上文。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电子邮件:lx382@sina.com

  作者:乐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杜书贵该杀!该杀?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丁林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03:24:39

    1

    你需要的案子少么??多少应该墙壁的都没有枪毙啊 !!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