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诗歌真的没有存在价值了吗?

  这些年诗歌的境遇并不好,在今年上半年,我校请了著名作家余华来讲课,期间谈到了对诗歌一些看法。余华说自己也写过一些诗歌,但算不上优秀的诗人,但自己认识不少优秀的、杰出的诗人。余华认为:当代文坛最有成就的是诗歌,总体来说,诗歌的成就远在小说之上。但可悲的是:这一切成果都被抹煞了。诗人无故流落到文坛最为尴尬的地位,以致于现在“诗人”于总体上成为一个被人取笑的名词。据说有这么个笑话:某人介绍某人,说此人怎么怎么样,最后说此人是诗人。被介绍的那人听了就勃然大怒,说:“你他妈的才是个诗人”。这虽是个笑话,但也可以侧面反映诗歌与诗人已经被边缘化到何种程度。

  诗人在我们这个以“诗的国度”自称的国家沦落至此,这是件大悲哀事。更悲哀的是:有些人正通过赵丽华事件,全面否定当代诗歌的存在价值与意义,无视当代诗歌的成就,一笔抹杀自有白话文以来的现代诗歌写作,如乳牙未脱之狂生韩寒肆意宣称当代诗人无存在之必要。

  因为赵丽华的“狗屁诗歌”,而简单抹煞当代诗歌成就,以致乘机取笑诗人为屎人的人,我要说,你们犯了一个简单的逻辑错误。因为,赵丽华的诗,并不是现代诗歌的优秀代表,不能算一流,也不能算三流,而只能说不入流。象赵丽华这样的“诗人”被称之为国家级诗人,这是当代诗歌界的悲哀,但不能以此否定整个诗歌界。

  诗歌,这是一个永恒的事业,是一个长期性历史性的事业,唐代诗歌如此发达,而流传下来的也就几万首,深入民间的也就三四百首而已。就我们短暂的20世纪来说,真正能被人们所记住并广泛传诵的诗歌若能达到一百首也就够了,也就称得上是取得辉煌成就了。当代中国每年产生的“诗歌”是数百万首(这还是个保守估计,因为据说写诗的人有上百万,每人每年写数首也有数百万),这数百首里面能产生几首优秀诗歌也就不错了。那么,我们能要求某些所谓的国家级“诗人”写的诗就是精品吗?另一方面,对于垃圾诗歌(或者象艾未未说的狗屁诗歌)污染诗坛,本人作为一个诗歌爱好者也要对此表示不平。

  诗歌的事业,是一个寂寞的事业,这条路上充满荆棘,走在这条路上的真正诗人,不仅要忍受寂寞。还要“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海子语)。然而,再寂寞,也会有人继续走下去,因为诗歌的火种不会熄灭,也不能熄灭。

  真正的诗歌,它的本质是源于语言的一种本能韵律,这种天然韵律通过有才情诗人之手畅流而成。本人认为:一切优秀的诗歌,是天成,而非人力刻意所为。

  作者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 com

  附录:20世纪诗坛顶巅峰人物海子之代表作。海子的诗,有着金刚石的质地与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旋律。

  《祖国(或以梦为马)》

  ——海子

  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籍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白雪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的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到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下面是本人的两首作品,  非敢与海子争风,  只是表明当今诗坛并非只有“梨花体”。    上帝从远方来

  上帝从远方来,  带来了食粮丰足的好消息。

  上帝说  我的另一个好消息是这个世界上另一半人将陷于战争瘟疫与饥荒  在饥饿中他们将低下他们顽固的头颅  在战争中他们将举起双手向天空求援  在瘟疫中他们将搂着他们的爱人痛苦嘶喊  然而他们的声带将断将哑  因而无人能停伫聆听  但信我的终将得救  我将伸出全能的手  凡跌倒的我令之自正  凡坠落的我令之上升  凡空腹的我令之充实  凡垂死的我令之奔跃  如处子  信我的终将得救

  上帝从远方来  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更好的消息是将有一半人陷于饥荒而互相残杀。

  黑暗中的舞者  你在黑暗中起舞  你目光如炬  看见了一切该见的  而人们  这些有着黑白眼珠的瞎子们  却正在日光下嘲笑着你

  这世间的真相  只有在黑暗中的才会隐现

  看哪  白日下被彘狗吞噬的良心  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看哪  那颗爬满蛆虫的柔弱的心  居然在黑暗中恢复如初。

  黑暗中  惟有你  持续诉说着人世的真相  滚滚红尘中  只有你  目光如炬  穿透尘雾。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诗歌真的没有存在价值了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