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敖:廉政誓言,多少钱一斤?

  近年来,形形色色的宣誓活动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学生宣誓不作弊,老师宣誓不乱收费,医生宣誓不收红包,官员宣誓不贪污……不一而足。宣誓的对象也五花八门,有的向“国旗”宣誓,有的向“国徽”宣誓,有的向“党和人民”宣誓,有的向“伟大领袖”宣誓,有的向“革命烈士”宣誓……似乎宣誓以后社会就能远离丑恶,人间就能回到正道。这不,广州市500名来自海关、地税、国税等廉政“高危行业”的青年公务员前天又举起右手庄严发出了“以后当了官永不贪污”的铮铮誓言。可是,当越来越多的单位和部门加入到诸如此类的宣誓活动中的时候,随之而来并不是社会大众的肯定和赞誉,而是置疑和反感。人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仔细研究一下这些宣誓活动,木子敖发现它们无一例外都是组织的,所谓的誓言也都是组织者炮制出来的,而参加宣誓的人只有跟着念的份,这些誓言能否反映他们每个人人的真实想法,他们读出这些誓言是否发自内心,是要划上问号的。即使这些誓言代表了他们当时的心声,当时空转化,各人所处的位置和客观环境都发生变化后,誓言是否还算数,是否还具有同样的约束力,也是要划上问号的。让这些暂时还没有当上官、还不具备贪污腐败的条件的人去宣誓自己“当了官以后永不贪污”有什么意义?要宣誓,至少也得等他们当上官呀。和这些人相比,那些已经走上领导岗位、有条件贪污的人更应该站出来宣誓。可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们却恰恰缺席了。

  誓言是属于道德范畴的东西,能否坚守誓言,取决于道德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战胜诱惑。而道德一方面取决于个体的思想认识和修养水平,另一方面还取决于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生活在一个道德水准很高的环境,耳濡目染,个体的道德水准也会相应提高。反之,生活在一个道德水准低下的环境,个体的道德水准也必然受到影响,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所以,当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低下的时候,本来很不道德的事情就变得不那么不道德了,本来很可耻的行为就变得不那么可耻了,道德对个体行为的约束力也就随之减弱了。这种情况下,再面对巨大的诱惑,不守誓言也就不令人奇怪了。时常听到有人感叹“誓言不是用来遵守的,而是用来违背的”,就是对当下社会道德状况的不满和无奈。

  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中国社会的传统价值观和道德观遭受着金钱至上、物质至上等新的观念的强烈冲击,反映在个体身上就形成了道德争议,对同一件事,有的人认为不道德,有的人认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当道德争议普遍存在的时候,也就形成了道德危机。在一个存在严重道德危机的社会,誓言是不值钱的,因为你坚守誓言,别人却并不把誓言当回事,坚守誓言的人不被认可,不守誓言的人却能得到好处;坚守誓言的人两手空空,不守誓言的人盆满钵满。不仅如此,社会却并没有给坚守誓言的人足够的道德支撑,甚至对其进行嘲讽和排斥;社会也没有给不受誓言的人及时的道德谴责,甚至给予褒扬和称颂。试问,这种情况下,还有多少人能去坚守这劳什子的誓言?

  而且,象贪污这种行为,本来就不是道德约束的范畴,而是需要由党纪国法来规范。这些部门明明知道这一点,也知道这样做并不会有什么实际的效果,却大张旗鼓、乐此不疲地搞这些所谓的宣誓活动,而且大有群起而效之、蔚然成风之势,只能说明中国官场的形式主义已经发展到置社会观感、公众质疑于不顾的地步了。

  在道德约束力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当然有必要加强道德建设,象现在搞的“八荣八耻”,木子敖就非常支持,但木子敖必须指出的是,如果不同时加强法制建设、用更具有约束力和震慑力的法律法规来做保证的话,树立社會主義荣辱观活动的效果肯定要大打折扣,对国家公务人员起到的警示作用更是微乎其微,因为形式主义在党政机关已经根深蒂固,再好的措施在形式主义面前,都会被化解于无形,在网上泛滥的保先教育心得体会范文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所以,木子敖认为,改革干部任用制度,打破干部终身制,建立干部退出机制,完善法律法规,健全监督机制,才是正本清源的做法。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宣誓等教育手段才能起到预期的效果。道德劝说不如一顿鞭子更有效,廉政宣誓,还是省省吧。

  作者电子邮件:muziao@ 126. com

  作者:木子敖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廉政誓言,多少钱一斤?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