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军:中国现在是盛世吗?

  “盛世”是近来使用频率颇高的一个词。中国许多电视台正在反复播放《盛世大联欢》、《盛世欢歌》等节目,一大批专家学者也引经据典,在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说当今的中国是盛世。似乎现在已经可以歌舞升平了。今日的中国真的是盛世了吗?看一看以下事实,我们就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

  国在山河破:环境污染触目惊心

  在中国140个林区中,几乎一半已被采伐殆尽或接近于此。用来制造筷子、家具、纸张以及其他方面的经济快速增长的需求,正在把这些森林逼向灭绝的边缘。长期超载放牧,以及滥挖、滥猎、开矿、淘金等,导致中国90% 的草地退化、沙化。

  2000年中国废污水排放量900亿吨,占世界1/ 10,而国内生产总值只占世界3%.中国增加的水污染量是发达国家的4倍,国土污水负荷量是世界的16. 5倍。80% 废污水未经处理排放,1/ 4人口饮用的水质不良。

  20年来,土地沙化年均2640平方公里。国土总面积的27. 3% ,18个省的471个县,4亿人口处于荒漠化威胁之中,水土流失面积占国土40% ,是世界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国家。2000年春天,北京连续遭到10次强沙尘暴袭击,滚滚黄沙一直侵袭到长江三角洲和朝鲜半岛、日本。

  中国每年减少耕地面积8500万亩(15亩为1公顷),半世纪流失耕地累计20亿亩。

  2004年,2340万人口、1300万大牲畜饮水困难。中国全国1/2的城市缺水,1/ 6严重缺水,50个城市情况危急。90% 以上的城市水环境恶化,地下水严重超采,形成降落漏斗,50余个大中城市地面沉降。七大主要城市中有五个城市70% 的水是不适合人类使用的。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中,6个是中国的。

  中国连续12年暖冬,酸雨区覆盖国土40% ,主要城市悬浮粒子和硫酸气体污染超过世界卫生组织标准5倍。因大气污染致死人数年均36万,直接损失540亿美元。

  中国近海海域严重污染,海水变黑发臭,海洋生物资源大量灭绝,污染面积达到17万平方公里。2004年,发现赤潮96次,累计赤潮面积26630平方公里。

  50年前中国有老虎4000只,现在只剩50多只。大量捕杀蛇和猫头鹰导致鼠害成灾,内蒙锡盟的老鼠吃光了草原,竟然袭击牛羊。

  目前,中国受固体废弃物污染的农田超过50万亩。工业废弃物的历年堆放量超过了60亿吨,若将其垒成高3米、宽2米的高墙,可绕地球2. 5圈。

  乡村的凋敝:三农问题积重难返

  中国人均财富排名现为世界第162位,属中下水平。中国人均财富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 13,农民显然更低于此数。2004年,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2936元人民币(下同),实际增长6. 8% ;而城镇居民为9422元,增长7. 7%.农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为47. 2% ,处于维持生活的阶段。如果考虑到城市的福利,城乡差别早已达到6倍以上。

  与城市的畸形繁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村的极度贫困。笔者到中西部19个省的农村采访调研,所见所闻,触目惊心。面对农民生活的艰辛和农村生存环境的恶劣,稍有良知的人都会感到震惊。

  9. 3亿农民仍然是最大的弱势群体,巨大的城乡差别短期内难以消除。国家统计局的资料表明:极端贫困人口(年人均收入668元人民币以下)在2004年有2610万;低收入人口(年人均收入669—924元)有4977万,合计近8000万。如果按联合国的贫困线标准,每天人均生活费1美元计算,中国的极端贫困人口是2. 12亿;每天人均生活费2美元计算,中国的贫困人口为7亿。

  长期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可能无法想象贫困地区农民的生活是什么样,其实你可以自己算一算一年收入600多元人民币够干什么?亲眼看过后你一定会大吃一惊:得病就硬撑着,吃的是糠和野菜,穿的是粗布烂衫,住的是茅草屋和泥土房。没有电,不识字。夏天的炎炎烈日下,冬天的凛冽寒风里,春天的漫天黄沙中,也不得不在田间劳作,否则就没有收入。

  在城市乞讨的也大多是农民。被家乡的极端贫困所逼迫,他们不得不到城里来打工,即使掏厕所、背尸体这样的活也抢着干。

  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已达1. 7亿,还在以每年1500万的速度递增。他们在城市中承担着最脏、最累、最苦、最重和危险性最大的工作,忍受城里人的歧视,享受的却是最低的待遇、最少的福利和几乎等于零的人身保险。血汗钱屡屡被拖欠,孩子只能上条件极差的民工子弟小学。

  此外,在频繁发生的矿难中,每年死亡的6000多人也大多是农民工。许多有良知和有远见的知识分子纷纷发表文章称,农村已成为“火药桶”,必须给农民以休养生息的政策。

  道德的沦丧:黄赌毒大面积泛滥

  近20年来,中国性病发病数逐年上升。中国疾控中心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1985年,发病人数为5800人,到2003年,上升到75万。据估计,上报至疾控部门的性病发病数字只占实际数字的10% 左右,而另外90% (约700万)患者出于个人情面和隐私,只愿去街边的性病门诊或社区小医院求诊。由于医疗水平和诊疗设施所限,不少基层医院无法保证病人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造成很多患者在不知情的状态下把疾病传染给其他家庭成员甚至社会上的人群。

  黑社会之猖獗,车匪路霸之残忍,非法传销之毫无人性,偷渡潮之一浪高过一浪,凶杀抢劫绑架强奸案件的屡屡发生,每一个中国人都明白,如今的社会治安是什么样的。

  中国目前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近60万,估计实际吸毒人数为在册人数的10倍还多。爱之病实际感染者已达100多万,在河南、安徽和内蒙古,贫困农民因无节制的卖血,致使整村的农民感染上爱之病,出现了大量的爱之病孤儿……

  中国现在究竟有多少“色情行业从业人员”?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民间研究人士认为,妓女实际上早已超过了2000万人。如果加上鸭子(男妓)、老鸨、打手和保镖、二奶以至三奶、专治性病的游医,肯定是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

  暴利是色情泛滥的重要原因。此外,农村8000万贫困人口,城市几千万下岗失业人员生活无着,找不到工作,很多人也是被逼沦落风尘。

  贪官如牛毛:愈演愈烈的吏治腐败

  各种腐败越演越烈,权力寻租充斥各行各业。腐败带来的损失占GDP的13% —16. 8% ,同时也导致了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和严重社会心理失衡,毒化了社会风气,损毁了政府形象和公信力,恶化了投资环境,败坏了市场经济规则。

  现在中国已是26个百姓养一个官了。而官多消费就多,据报道,仅机关的车费、招待费和出国培训考察费,2004年全国已达到7000亿元人民币。

  从中国共产党的十五大到十六大前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86万1917件,结案84万2760件,其中开除党籍13万7711人,被开除党籍又受到刑事追究的3万7790人。据已知数字推算,2003年中国全国平均每天有7名县处级以上干部落马;2004年平均每天有17名县处级以上干部受到处分。

  据商务部首次披露的数字显示:目前尚有4000多名贪官外逃,共卷走资金高达500亿美元。

  民怨的沸腾: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

  近几年,在工作日,常常有上千人来到北京各个政府机关上访,期望能够遇到现代包青天。这已经成为首都的一大政治风景——告御状。

  据估计,全国一年的信访总量不少于1000万件,涉及上千万个家庭;每年有几十万人到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信访局、最高人民法院上访。在北京有一个5万多人聚集的“上访村”,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有冤情的农民和下岗工人,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又不能回家,就干脆租房住下,大多数人以乞讨为生。

  假冒伪劣横行:社会信用严重缺失

  假冒伪劣商品尤其是医药和食品几乎使每一个中国人心惊肉跳。毒奶粉、毒酒、毒大米、注水肉,(杀虫剂)敌敌畏火腿应有尽有,可怜的中国人如果买到真货,就像占了便宜一样。

  假冒伪劣商品不仅当代人受害,而且危害后代。在俄罗斯和一些东欧国家,许多商场高挂牌子:“把中国货赶出去”,严重败坏了中国的国际声誉。

  此外,中国的博士生人数号称仅次于德国,居世界第二,但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这样的顶尖高校在世界排名只有300多位。中国的文盲8000多万,居世界第二,世界每十个文盲就有一个中国人。失学儿童达到5000多万,失学率高达7% 以上,有1/ 3大学生找不到工作……

  面对种种现实,你说,当今的中国是盛世吗?

  作者是中国作家,在北京某文化传播公司任职

  作者:周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现在是盛世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