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伟:日本人怎么看待历史?

  不同观点激烈冲撞普通百姓不太关心

  9月9日下午4时,同样在东京,秋叶原城轨车站与有乐町城轨车站离得并不远,两个车站前各有一块不小的空地,同样大小的街头宣传车停在广场的中央。秋叶原有近万名听众在听3位自民党总裁候选人演讲;而有乐町则空无一人,尽管右翼分子在那里呼喊的声音很大。

  游就馆,让中国人愤怒

  “靖国”的意思是“和平之国”,假设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你会以为这里是一个祈祷和平之地。神殿大门的屋顶上总是飞着一群象征和平的白鸽。神殿两侧整齐地挂着一串串祈福牌,上面写着游人为自己或亲友祈祷的祝文,甚至还有韩文和英文的。虽然很多人知道这里供奉着战犯的事实,但这还不是靖国神社最可怕的地方。

  靖国神社内的“游就馆”是一座战争历史博物馆。打开“游就馆”英文网站的首页,你会看到这样一行字:“还原日本现代历史的真相。”而当记者走进这座博物馆时,“历史的真相”让人大吃一惊。馆内的放映厅不间断地播放着一部关于二战的纪录片。片子极力突出日本在二战中的壮烈与伟大。一出现“满洲国建国”、“日军进入中国东北”时,屏幕上就出现中国小孩欢歌笑语的场景,并打出“五族协和,王道乐土”的字样,音乐声也极为柔和舒缓,仿佛建立的是天国。纪录片极力渲染日本在二战中遭美国石油禁运时如何走投无路,要杀出一条活路。最后,纪录片在雄壮的音乐声中结束,屏幕上出现了一面飘扬的日本国旗,山本五十六等战犯的照片在一片光芒中依次出现。冗长的片子,让几个学生观众昏睡了过去,到影片结束时还没醒来。

  日本人还知道哪段历史

  影片中展现的那段历史足以让任何一个中国人感到愤怒。当《环球时报》记者向日本老百姓问及这里所描述的历史时,有些回答是令我们欣慰的。一家网站的主编蜷川真夫年过六旬,他是东京人,却没有去过靖国神社。为什么呢?蜷川真夫说:“我只是碰巧没去过,可能是没有想过专门去那个地方吧。日本有千千万万个神社,靖国神社只是其中的一个,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它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去那里的日本人应该很少。靖国神社所说的历史完全是政治,那是右翼分子干的事情。”

  经济研究员铃木贵元听到记者有关历史的问题时,表情有些不自然。我们问:“跟一个中国人谈日本的历史,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压力?”铃木停了停回答说:“对于我来说,没有。美国在日本投下的两颗原子弹让很多日本人失去了对亚洲国家的负罪感,但是,我觉得,日本人必须感到内疚。”那么普通的日本人呢?根据日本去年的统计,全国583个学区中,使用右翼篡改的教科书的不到0.5% ,绝大多数日本人尚没有接受美化战争的教育。铃木说:“他们知道日本在二战中的行为,日本的教科书里有相关的章节,日本的电视也播放过关于战争的节目。但日本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待历史非常淡漠,学习历史只是为了通过考试,他们没有什么兴趣。”

  右翼的嚣张和普通人的沉默

  小泉等日本政治家的参拜让靖国神社成为日本的一个政治地标。在东京市中心还有另一个纪念历史的场所——千鸟渊战殁者墓地,这里埋葬着死于二战的日本士兵的骨灰。日本皇室成员和高级官员每年都会来此献花,小泉本人也来过。这是一座国家级的公墓,离靖国神社只有500米,但记者却找了很久,问了很多人,他们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与靖国神社相比,这里完全没有宗教氛围。一位教师带了几名中学生来到战殁者墓前,对学生说:“这里是日本真正思考战争与和平的地方,靖国神社不是。”

  靖国神社有宽阔的场地、众多的参观者、参拜者,右翼分子把靖国神社当成了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千鸟渊战殁者墓地要小很多,来这里访问、凭吊的人也非常少。但日本毕竟有这样一块地方。我们也相信,右翼的思想并不能太大地影响日本主流思潮,放弃现有的平静而富有的生活,再去为无聊的口号抛头颅,日本的大多数人是不会选择这条路的,但他们在右翼大声喧嚣时,并没出来批驳,而是选择了沉默。

  书架上无言的辩论

  为了进一步弄清日本人看待历史的方式,记者来到位于东京银座的一家书店。在畅销书中,关于历史的书不多,有两本与中国有关,一本是《始皇帝,英雄还是暴君》,另一本是《溥仪,清朝最后的皇帝》。后一本书在讲到日本炮制伪满洲国时写道:“关东军无视本国不扩大的方针,在满洲事变发生半年后制造了满洲国……”,对日军的行为持否定态度。还有一本书叫《昨天的战地——美军中会说日语的将领讲述战争》,里面记录了日本军人生吃中国人内脏的罪行。还有一本《战后日记》,书评称“它对国家和国民进行了发自内心的批评”。

  这家书店的历史书中,关于中日战争的书并不多,占了大概一小格。总的看来,内容客观的占多数,如《日本军毒气战的村庄》和《日本军使用的毒气兵器》讲述日军在中国进行毒气战的情况,日本老兵写的《我们在中国做了什么》,里面的章节有“我们是从中国回来的”、“我们被时代嘲弄了”、“宪兵、军医和731部队”等。书架上也有讲述其他国家的,如《日本帝国主义的朝鲜侵略史》,详细介绍了日本如何一步步吞并奴役朝鲜。但也有两本书是右翼炮制出来的。一本是《军队护士看大东亚战争》;另一本《南京事件——要验证的证据》称,所有关于南京大屠殺的照片全是假的,还一张一张进行了分析,指出种种“造假漏洞”,并称其中有的照片中的惨状是义和团年代早已有之的。

  言论自由吗

  在当今世界上,很多人把战争分为正义的和邪恶的。多数日本人的观点看似更倾向于和平主义,即正义的战争是不存在的。可惜的是,日本的和平主义多半是对原子弹轰炸日本进行反省的结果。这种和平主义观点反映出大多数日本人在历史观上共同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根源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日本官方承认二战时期犯下的罪行,但日本允许就战争罪行辩论的态度,让日本右翼看到了为历史翻案的可能。可怕的是,坚持错误历史观点的并不是类似新纳粹的非法组织成员,而是不少日本政客和官员。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上月在自己的网站刊登了一篇题为《日本如何想象中国并看待自己》的文章,批评小泉参拜并称他是“靖国神社邪教成员”,结果遭到了一些媒体的强烈批评,研究所不得不把这篇文章撤掉并致歉。

  行动的右翼与沉默的大众,看上去右翼有压倒一切的气势,但那不过是历史长河中泛起的一股浊浪,要以战争来取代和平并不容易。在一个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中,和平富有的生活已经成为日本绝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李宏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日本人怎么看待历史?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