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军:穷人、富人和政府

  近年来有关改革的争论,主要围绕三个问题展开:

  一是民生问题,涉及就业、医疗、教育、住房等。这些问题实际上是穷人问题,解决它们需要建立社会福利体系。二是商财问题,涉及财产保护、投资机会、商业政策等。这些则是富人问题,富人要保护财产,要有更多的挣钱机会、更加优惠的商业政策。三是行政问题,涉及到官员腐败、政策失误、官僚主义、行政效率低下等。这些是政府问题。

  由于穷人问题涉及人群最广泛,讨论起来就很热烈,大多数讨论带有对富人痛恨的情绪。加上媒体不断有报道说,富人很少从事慈善事业,富人如何为富不仁、仗势欺人等等,似乎今天产生穷人问题是由富人造成的。

  可是,富人也有一肚子苦水。他们认为,自己挣钱不容易,还担心财产得不到保护,而且各路菩萨都得进贡,许多投资机会被挡在门外,受到种种限制,看现在趋势,已经到了“国进民退”了。至于穷人买不起房子,这怎么能怪富人,自己没本事,就该住贫民窟。

  穷人问题和富人问题,皆与政府问题连在一起。穷人痛恨政府腐败,认为腐败让某些领导人自肥,并与富人串通一气,压榨穷人。富人似乎也对政府没有好感,尽管他们私下很乐意向某些领导行贿,可内心却觉得,既然自己交了税,政府官员本该给自己办事,为什么非得送钱才给办事?这不是对自己财产的变相掠夺吗?这就出现了如此现象,没有钱的人不满政府,有了钱,有房有车的人也不满政府。

  政府更感到委屈,因为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经济发展了,民众生活提高了,为什么政府却陷入两面都不是的地步?原因何在?

  在穷人眼里,人民政府就是穷人的政府,杀富济贫、提高穷人的福利应该属于政府的基本职能。在富人眼里,人民政府就是富人的政府,给他们创造挣钱机会,保护他们财产是政府的基本职能。“人民”这个概念,既能把穷人、富人都罩住,也让穷人、富人都对政府产生有利于自己的期望。

  其实,政府就是政府,人民就是人民,不管这个“人民”是穷人还是富人。如果政府偏向贫穷的“人民”,杀富济贫,将导致工商萎缩,经济低迷。如果政府偏向富裕的“人民”,与百姓争利,则加速两极分化,爆发社会革命。因此,政府既不能是穷人的政府,也不能是富人的政府,当然就不是人民的政府,政府和人民是两回事。

  如果有一天,穷人发现,行政腐败,官员钱财滚滚而来,富人也发现,行政变相掠夺,自己财富缩水,当政者快速致富,最后,连富人也没钱了,所有的人民都成了穷人,但少数领导人成了富人,于是大家终于真正明白了,人民就是人民,政府就是政府。人民和政府之间的游戏,最终变成了多数穷人与少数富人的游戏。这是一种最坏的结局,显然我们必须要极力避免。

  穷人、富人、政府的三角游戏

  穷人、富人、政府之间可以玩三角游戏。如果富人对政府的掠夺行为不满,他们可以动用金钱的力量,在社会上煽动生活窘迫的穷人,发泄对政府怨恨和开展暴动,进行所谓的资产階級革命。如果穷人对富人和政府不满,他们可以团结起来,导致一场无产階級革命。如果政府对富人不满,也可以利用穷人的困境,光明正大地展开对富人的剥夺,搞所谓的国有化运动。如果穷人对富人不满或者富人对穷人不满,政府就比较从容了,就有了两个选择,要么腐败加掠夺,两边利用,穷人、富人通吃;要么成为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平衡角色,一方面拿穷人说事,从富人那里多收点钱,分发给穷人,让穷人满意,另一方面,拿富人说事,规范穷人的行为,保护富人的财产,让富人过得安心。政府既要给穷人创造就业机会,又要给富人带来创业机会,如果穷人和富人皆对政府不满,有两种可能,要么政府没搞好贫富之间的平衡,要么政府对穷人、富人展开通吃。

  有关改革的争论,属于穷人、富人、政府之间在玩三角游戏。那些参加争论的人,无论是忧国忧民的新左派,傲然自得的自由派,还是政府的代言人,都必须在这三者之间找到自己的清晰定位,尤其不要陷入三个观念的陷阱:第一,以为政府就是穷人的政府,把穷人的标准看成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第二,以为政府就是富人的政府,把政府当成富人的代理人。第三,以为政府就是人民的政府,政府似乎可以对人民进行贫富通吃。

  改革争论的参与者,只要首先表明自己到底是属于哪一方,这场争论就可以结束了。因为大凡穷人,需要的是人权和福利,大凡富人,需要的是产权和商机,而政府,需要的是公平和平衡。政府既不是穷人的,也不是富人的,政府既不能太穷,也不能太富,政府是这个社会的公平和平衡的守护者,政府代表的只能是自己,政府就是政府。

  正常博弈、良性循环、仁道社会

  穷人问题,表面上是经济问题,但实际上是个政治问题。因为穷人至少当下既没有挣钱的能力,也没有挣钱的机会,解决穷人的经济问题始终要靠政治,无论是立法手段还是财政转移支付。所以穷人注定要吃政府。

  富人问题,表面上是政治问题,实际上是经济问题。富人需要把握的,是在对财富索取与财富回馈社会之间找到平衡,恶劣的索取、缺乏向大众回馈,或者缺乏索取、过渡向大众回馈都不会长久。当然富人必须要先索取,所以富人注定要吃穷人——他们雇用穷人给自己干活。

  政府问题,既不是政治问题,也不是经济问题,实际上是法律和道德问题。政府热心于政治,就会牺牲道德,热心于经济,就会牺牲法律。伟大的政府是展示道德的风范,有效的政府是执行法律的风范。政府作为公正的主持者,在穷人和富人之间平衡,它应该给富人讲法律,给穷人讲道德,而不是相反。政府通过跟富人讲法律问题,得到财政收入,又通过和穷人讲道德问题,让穷人得到福利,这样都可以落实到行动上,而避免了空谈。当然政府从事穷富的平衡工作首先需要钱,所以政府注定要吃富人。

  这三者之间的循环是,穷人吃政府,政府吃富人,富人吃穷人。反过来应该是,政府最怕穷人,富人最怕政府,穷人最怕富人。因为,没有穷人的支持,政府会失业,没有政府的支持,富人会失业,没有富人的支持,穷人会失业,这是正常逻辑,是社会正常的博弈路线和良性循环。如果出现反逻辑行为,就是政府吃穷人,富人吃政府,穷人吃富人;而且穷人最怕政府,政府最怕富人,富人最怕穷人,这将导致暴政、暴富、暴民之间的恶性循环,社会结构总有一天会崩溃。

  一个好社会,应该是仁道通行的社会,用西方的语言表达,就是博爱。政府对穷人,展示仁政;富人对政府,展示仁富;穷人对富人,展示仁民。没有仁政,百姓遭殃;没有仁富,政府腐朽;没有仁民,富人浩劫。

  在自由与竞争的现代社会,大众的安宁和谐始终被博爱的底线穿引着。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政府应该对穷人仁慈一点,富人应该对政府仁慈一点(不要为了自己的私利,拉政府官员下水了),穷人应该对富人仁慈一点(痛恨富人没有任何意义)。

  来源:《凤凰周刊》2006年20期

  作者:陈文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穷人、富人和政府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