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彪:让战争之剑干净入鞘

  读美国历史,脑海里一直有一团挥之不去的疑云:一场持续了4年付出了60多万士兵生命的内战,为何没有给美国留下南北隔阂,互相猜疑,互不信任的后遗症?战败的南方也未成为北方任意宰割的战利品,战败的南方将士也未打入“另册”,更没有遭受上升到国家政策或法律上的歧视清算。

  近读有关资料,历久的谜团终于解开。当战争由最初北方的劣势在格兰特将军的统率下转为强势,南方败局已定时,按常理林肯总统和格兰特将军除了万分高兴地庆祝胜利外,接下来的事应该准备对有功者进行奖赏,对判乱者进行清算定罪了。但有关资料显示林肯总统和格兰特将军在胜利来临之前,他们不是高兴万分而是忧心忡忡。为何?因为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来庆祝胜利,而是怎样尽力避免留下战争后遗症。即不要让战后的美国人民生活在互相敌视、互不信任的阴影之中,更要紧的是要避免南方陷入永无休止的丛林游击战。美国有幸!几乎在同一时候,南军统帅罗伯特·李将军也在痛苦地思考这个问题。放下武器还是继续抵抗?作为一个资深的职业军人,李将军清醒地知道,游击战必然产生暴力,只会在民众之间积累起仇恨和报复,给同胞带来长期的痛苦和牺牲。此时此刻,李将军想到的不是个人得失。作为历史人物,一旦投降,他分裂祖国的罪人身份,将盖棺论定,甚至还会被送上绞刑架。然而李将军毅然决然地做出了他一生中一个重大的决策:向北方投降。这个决策影响了整个美国的历史,让美国人民避免了一场浩劫。

  在投降书中,格兰特将军给予了南军全体将士不同寻常的尊重:南军军官可以携带手枪或佩剑,每个军官和将士都得到一份由格兰特将军签署的证明书,证明他们是放下武器的平民,他们可以自由地回到家乡,不予追究,不受歧视。这种证明书,签署了近3万份。格兰特将军的承诺,多年来保障了每一名降军军人个人和家庭的安全和尊严,无论士兵或军官在战争后都没有被逮捕或坐牢,也没有遭受经济和政治的压力,他们都重新获得了一个普通平民安宁和平静生活的权力!

  一场历时4年的战争,就这样平息了——干净利落地平息了。胜利者固然值得赞扬,失败者同样令人敬佩。胜者应当名垂青史,败者也无愧后人。因为他们都在决定国家未来命运的关键时刻,作出了一个让古往今来的政治家、军事家都无法望其项背的决定。在为国家和民众着想这一点上,胜者和败者都自觉地服膺于国家大义,摒弃了个人的私心杂念、荣辱得失,升华到了“道德境界”。这就是林肯为什么能在美国历史上唯一能和华盛顿比肩的原因!也因为凭借这样的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格兰特将军后来成为了美国第18任总统。

  诚然,一个人伟大不伟大,不单单是以其文治武功来衡量的,更重要的是其人应该具有悲天悯人、心念苍生的博大胸襟。在他们身上宽容多于权谋,正直压倒权术,平等、分享超过宰割一切的权欲。真正的伟大人物,心中只有国家和民众的福祉,而不是“胜者王败者寇”,高高在上,唯我独尊……

  历史远去,伟人已逝。但大洋彼岸的那一幕,不应该被人淡忘。辉煌的一页,不只是美国人的财富,它也为不同民族、不同国家提供了一面不可多得的镜子!

  作者:周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军事广角 » 让战争之剑干净入鞘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ANFOX 说:,

    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 17:27:27

    1

    读之有启发

    回复

  2.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10月17日 星期日 @ 07:01:14

    2

    悲哉 ;當年蔣介石總統對日本以德報怨時, 似乎只有同是美國人的麥克阿瑟將軍理解他 ,兩人同具有悲天憫人的格局 ,但是蔣介石總統被誤會和承受壓力也最大 ,在台灣也有人質疑蔣介石總統假如沒有對日本以德報怨 ,可以拿戰敗日軍當炮灰 ,拿日本賠款來打仗, 拿日本領土當戰略後方 ,國共戰爭結局可能不同.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