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中国人为什么怕谈政治?

  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看到我这句话,肯定都会认为我说了句无聊的废话,一个傻问题。因为这句等于再问别人:“你知道人为什么怕老虎吗?”——这样低智商的问题。

  不错,人是怕老虎的,中国有成语——“谈虎色变”,但这毕竟是夸张。一般人谈老虎不仅不会色变,而且还会兴勃勃,尤其你给孩子谈,他们可能闹着要到动物园看老虎呢。也就是说,既使是老虎,你谈它,去近距离接近它,还是没事的。但中国政治却不是那回事,你接近它不仅不可能,而谈谈它非常危险事情。

  我这样说可能有人不信。那么,远的“解放前”的事我们不说,近的“文革”的事,我们也可以不谈——我们只说当前,只说现在,只说这一刻!如果你想验证的话,现在可以先把我这篇文章放在一边,到中国一些网站上说几句与政治沾边的话试试。甚至你不用说话,只提一两个词或一二位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一是,你根本发不出贴。程序会自动告诉你:有敏感词汇,不宜在本坛发表。二是,可以发出,可会儿不大,马上会有人给你删掉。或者是经过程序处理,象执政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号,做为见不得人的“敏感词”处理成“*** ”等符号。有修养的版主会发信悄悄告诉你,请求你体量,理解他们的难处;没修养的则破口大骂,说你没按好心,想毁掉他们的坛子。有的干脆直接封掉你。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字:怕!因为他们知道,在中国谈政治是危险而可怕事情,是让他们丢职,掉饭碗,人生从此陷入绝境的事。

  “政治”如此可怕,甚至猛于虎,那么它到底是何物呢?如果没搞错的话,中国教课书上每一位让我们记下,让人民敬爱的伟大领袖都是“政治家”吧?可见“政治”这一行档,不是罪人和小丑从事的职业。如果书上的话没记错的话,大部会读书人会知道这句:“在现代这个人类社会,人人都是政治动物,并享有《宪法》赋予各项政治权利。”这事好像越说越怪了,这本与人人有关的事,且法定与每个人有关的事。为什么搞得如此恐怖,让人不敢谈,不敢说呢?

  现在这里谈政治恐怖,一些人肯定认为我与执政党过不去,认为我是攻击共产党。其实如果明白人类政治发展史,就会明白恐怖政治并是中国独有的,也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在世界各围范内都存在的,也是人类同有史以来就存在的。而且现在仍就我们中国存在,其主要原因就是“历史原因”。

  现代政治学研究学者已把人类政治分为“古代政治”和“现代政治”。古代政治其主流是君主制与专制。有人认为古代的政治不都是专制,但我们可以肯定,古代政治绝没有民主自由的。如果把专制定义成“不受法律和民权节制的专横权力的统治”的话,古代的政治基本上都是专制的政治。尤其我们中国“二千多年皆为秦制”,是典型的专制政治。在古代政治中,通常都有一个一元的、一统的、官方的信仰。社会中的一切都是专制主的私产,是权势者的行当,是独占、垄断的政治。政治的理想是最高的理想,大家只能为一个由官方规定的理想而奋斗。任何与这种一元的政治理想相冲突的理解或观点通常都会遭到斥责和封杀。以言论和思想治罪,搞文字狱,用法律来诛心。而且暴力是解决一切政治冲突的惟一手段。专制的政体“靠武力来建立,以恐怖来维系”。任何一元的政治思想相冲突观点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玩政治的游戏需要以生命为赌注”。为了告诉世人政治是他们皇家的私家专利,专制者还把政治神化。把政治从人间提升到天国——他们是天子,是神派来的管理人间的。把议论朝政的行为视为“偷窥神器”。同时把政治道德化——不是皇室成员过问政治的人视为“奸臣贼子”“大逆不道”。这样的古代统治者们总是名正言顺地把江山坐在屁股下,理直气壮地把天下和百姓骑在跨下。古代人好像没有现代聪明,但“生命对每人来说只有一次”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既然议政参政皆生命之危险,那是一般人不敢为之的事。古代中国人害怕政治,谈政色变,我们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人类的文明是在不断进步的。现代政治与古代政治相比已发生根性变化。如果说古代政治是“专制政治”,那么现代政治则为“民主政治”。政治不在是一元的,一统的。“现代政治认为,任何国家里都存在许多生活方式,灵活的政治体制必须使其公民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人与人之间都是个人,有着个人理想的先生、女士之间关系,而不是只有一元理想的志同道合的同志关系。”而且政治不再是被个人或集团垄断和占有的。“现代政治要求其制度与运作适应人性而不是削人性之足以适政治理想之履。”所以,在这种意义上,现代政治“只是一种服务行业,它使人们能够顺利地参与生活的游戏”。而且现代政治认为“一元的稳定极易颠覆,只有建立在多元的价值观和多元的权力中心之上的社会和政体才有持久的稳定。”为此在现代民主政治思想基础上制定的《宪法》中,明确规定公民议政参政权利,以及国家政权和平有序地转移方式。政治只是现代社会“生活游戏”,“玩政治的游戏不再需要以生命为赌注”了。“现代政治是富有韧性的政治,它不怕甚至离不开挑战,它不怕分裂,不怕背叛,现代政治是经得起背叛的政治。”“现代的政治是宽容的政治,现代政治无忠奸之分,不要求对某个政治领袖保持绝对的忠诚,每个公民可以在不同的政治力量之间作出不同的选择。所以,现代自由民主政治的重要特点就是建立在结社自由基础之上的政党政治。”现代民主政治社会中没有人再会因为政见不同或参与政治活动而坐牢,遭到打击和迫害,更不会有人因此而被杀头。总之,它不是某些人的“专利”。不再是想想就会出事,说一说就必遭大难的事。

  我说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迷惑,而且有的干脆还会认为我胡说。难道我们现在不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中国”吗?那为什么我们的“现代政治”还是如此让人恐怖?人们在网上说几句话,用几个词都不让,而且还有可能仅凭几篇文章就治你的罪,判上你几年?!

  对不起,这个我也搞不多清楚。可能是我们中国早年在提“实现四个现代”时,忘了再加上了一“化”——“中国政治现代化”。因此我们中国政治也只好待在中国古代时间段上。事实上也只有这种解释。因为我们现在拿古代政治来比较,会发现现代中国政治非常与中国古代政治“对辙”,基本上没什么两样。

  比较一:古代政治通常都有一个一元的、一统的、官方的信仰。社会中的一切都是专制主的私产,是权势者的行当,是独占、垄断的政治。——现代中国政治:一党制,当然应该是一元政治了。具体是不是私产,是不是独占和垄断政治,相信每个中国人都明白,目前还没有那个组织,或者说那一个人敢站出与共产党商量“竞争上岗”的事。

  比较二:古代政治的理想是最高的理想,大家只能为一个由官方规定的理想而奋斗。——现代中国政治:最高理想是全体中华儿女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任何一个不是承认,不坚持和不反社會主義制度的人都是罪人。已有不少不赞成社會主義制度的写作者,因“妄图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而至今在监狱中待着呢。

  比较三:古代政治中任何与一元的政治理想相冲突的理解或观点通常都会遭到斥责和封杀。以言论和思想治罪,搞文字狱,用法律来诛心。——现代中国政治:目前中国的文化、教育、新闻、出版、媒体,以及网络管理一直在这样进行着。以言论和思想治罪,大搞文字狱,用法律来诛心——数一数在关在中国监狱中的记者和自由作家的人数就知道,这项工作他们抓的也非常到位。

  比较四:古代政治中暴力是解决一切政治冲突的惟一手段。专制的政体“靠武力来建立,以恐怖来维系”。任何与一元的政治思想相冲突观点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玩政治的游戏需要以生命为赌注”。——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现代政治一直按上述条目操作的。尤其从历届领导人那得知,放什么不能放军权,弃什么敢不弃枪。党一定要指挥枪。看来在中国武力确实能稳定和压倒一切。

  比较五:古代专制者还把政治神化。把政治从人间提升到天国——他们是天子,是神派来的管理人间的。把议论朝政的行为视为“偷窥神器”。“同时把政治道德化。不是皇室成员过问政治的视为”奸臣贼子“”大逆不道“。——中国现代政治:在这一点上,中国当政者倒非常谦虚,他们没神化自己,但仍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精英“了一下——自称”中华民族最优秀、最智慧、最先进的代表“。这一来虽不是上天注定的,但也很资格为中国人民当家作主了。中国现代政治在”道德化“方面是非常有趣的。因为中国政治一直是一帮人专利,只准自己碰,别人碰绝对不行。让你感觉政治是他们的老婆。招惹人家老婆的人肯定不是东西。所以一般人是不敢碰的。更奇的是在这个”老婆“身上还贴了”婊子“的标签——这样以来就告诉世人:一个在中国搞政治人,是个不是东西的人,一个非常下贱的嫖客。所以我们经常发现一些中国人,包括一些著名文人总是急急声明自己只是一个写作者,而不是”搞政治“的。

  说到这里,我们有必要重新回到上面提出问题:政治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真是一只可怕怪兽吗?

  我们知道,人类社会是群聚社会。也就是说,人类是靠群聚——靠集体力量,集体智慧存在而延续下来的。人做为一个个生命个体,集合在一起生存,那是要一定的秩序的。要秩序必有一定管理——这种对人类群体生活最初的“管理学”也就是最原始的“政治学”。由此来看,政治是人类群体生活必然产物。是人类离不了的,与人人有关东西。事实上,政治做一种学问,自古就是人研究它。人类各个时期都诞生了优秀政治思想家。也就是议论政治,思索政治是一些人份内的事——也是国家和民族,乃至人类世界需要的事。这样的大事,这样与每个人有关的事,为什么不让人谈论和发表自己政治思想观点呢?在我看来,百位核武器制造者,也赶不上一位伟大政治家思想家。因为他一条不战而胜,开万世之太平的思想,将受益于整个人类——这样不会再因权利争夺而让万千世人遭殃。中国之不幸,中国人之不幸,就是因没出现一位属于我们自己的优秀政治思想家。

  其实人类思想文化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不出现自己优秀思想家倒也没关系。因为“现代政治学”做为现代人生存和治世的大智慧和大问学,已同现代科学航天技术一样,早在几十年前被一些现代民主国家搞的非常先进了——人类政治已从让人人恐怖吃人的“老虎”,变成了人人可戏可耍的“小猫”。“没有人再会因为政见不同或参与政治活动而坐牢,遭到打击和迫害,更不会有人因此而被杀头。”

  中国台湾做为已经施行现代民主政治的地区,前一段非常混乱,不少大陆人用嘲笑语气谈论此事。一位朋友网上留言:“政客们在议政厅里搞肉搏,议员们经常搞得鼻青脸肿,甚至将大便也用上了。虽然没有动枪杆子,但这种搞法也还是有些流氓气的。”

  我回复道:我们不得不惊叹:现代民主政治游戏规则——是多么伟大而神奇的“法术”啊!本来让无数人流血,家破人亡,国家大乱的事情,现在却搞象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一家老小,可以饭后,嘻嘻哈哈地向原来的神圣不可侵犯的“伟大领袖像”扔垃圾,并高喊让其滚下台。这里我要大喊一声:幸福自由的台湾人,我好羡慕你们啊!

  (注:文中所引均出自:刘军宁《古代政治与现代政治》)

  2006- 11- 6(首发自由圣火论坛)

  作者:鲁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为什么怕谈政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