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瑾:“同床保姆”凸现我们扫黄工作的尴尬

  近日,陕西劳务市场出现“同床保姆”。这种保姆除干一些正常的家务外,还可以与男主人“同床”。这种“同床保姆”收入可观,最高月薪达2000余元。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种保姆和被别人“包养”没有多大区别,因此,有人认为,“同床保姆”实际上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还有人认为,“同床保姆”实际上就叫做性伙伴。有人进而指出:这种“同床保姆”,实质是将卖淫嫖娼“公开化”。以往卖淫嫖娼只是在“地下”,限于一些营业性场所,而如今穿上一件“保姆”的外套进入家庭,登堂入室,不仅遮人眼目,而且收入不菲。

  在此,我想说的是:这种“同床保姆”的出现,凸现我们过去扫黄工作的尴尬,这种“同床保姆”的出现,使我们过去的扫黄工作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在性工作者到处都有的今天,我们再唱高调说什么扫黄,其实是在给自己的脸上抹黑!毋庸讳言,过去我们的扫黄工作是非常没有效率的,是得不偿失的。换句话说,过去我们的扫黄,是非常不彻底的。现在,对于上星级的宾馆饭店里面的卖淫嫖娼从来是不查的,这已经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客观事实。说要扫黄,只是扫扫路边的发廊野鸡罢了,只是做个样子唬唬下面的穷苦百姓而已。这,就是我们熟知的“选择性执法”!

  这种“同床保姆”,说“情人”也好,说“性伙伴”也好,说卖淫嫖娼也好,都是完全一样的,其本质是不会因我们的称呼不同而有所改变。你抨击也好,扫除也好,总之你是扫除不完的。为什么?因为,“食色性也”!卖淫嫖娼在“挤压”中在一次次扫黄中早已开始“变种”,这不仅是“同床保姆”一个品种,什么“陪聊”、“陪游”、“陪读”等等多了去了。我们与其这样劳民伤财地左一个打击右一个扫除,结果还是老样子,卖淫嫖娼依然在大街上红红火火,还不如学学别人是怎样对待两性的男女关系的。

  汽车零件玩出来的花样行政侵夺科学的灾难美女博客决赛进行北京手机资费下调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高度文明的阶段,和谐社会的保障并不只是靠法律手段这样一种单一的品种。至少有三条途径,可以用来保障我们社会的和谐。一是信仰,二是道德,三是法律。有人说卖淫嫖娼破坏了我们社会的和谐,影响了我们社会的和谐。我看不见得真是那么回事,那些有公开的红灯区的国家,他们的社会都是不和谐的吗?我们今日,之所以扫黄扫不胜扫,处于永远也扫不完的尴尬境地,完全是咎由自取。因为,我们混淆了信仰、道德、法律的概念,我们没有好好地区分何者为信仰所管辖,何者为道德管辖的范围,何者为法律管辖的范围。这种不区分,直接导致我们公安部门的疲于奔命,疲于应付各种突发性事件,而对于真正应该管理的事务却荒废了。对于男女两性之间的事情,只要不是强迫的强奸——强奸才是违法的——我们的法律都不应该去管!男女两性之间的事情,只能是道德管辖的范围,而绝对不是法律应该插手的事情。用我们的政府公安执法部门去管男女两性之间的事情,犹如拿着大炮去打蚊子,肯定是大眼瞪小眼,劳而无功,得不偿失。这,是我们扫黄工作陷入的最大陷阱!

  这种“同床保姆”,也是属于男女两性之间的事情,只要是双方自愿的,不是强迫的,我们尽管对此可以不认同,可以谴责,但只能是道德谴责而已,绝对不能一扫了之。如果这种“同床保姆”,我们的公安部门也可以进门去抓捕的话,那我们的人身自由权还可能有吗?我们的人身安全,还有可能保证吗?前几年,出现的在家看黄碟的夫妇被抓被捕的事情,之所以引起了广大网民的强烈愤慨,其原因就在此。这,将关系到我们人身自由的大问题,绝不能马虎,绝不能草率对待。

  让我们学会区分信仰、道德、法律这三者,让信仰的归信仰,让道德的归道德,让法律的归法律!而不要像现在这样,信仰、道德、法律三者不分,眉毛胡子一把抓,我们的政府执法部门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抓,结果什么都管不好什么都抓不好!

  挂羊头卖狗肉的扫黄工作可以休矣,腾出这扫黄花费的财物、时间和精力,用于真正该干该管的服务老百姓的工作——比如反腐败查贪污等等——这将是中国的幸运,中国老百姓的幸运!

  2006、11、10

  于速朽斋

  作者:力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同床保姆”凸现我们扫黄工作的尴尬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