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海:月收两千即进中间阶层:可悲乎?可叹乎?可笑乎?

  《法制晚报》报,国情研究会首次向社会定义“中间阶层”为家庭月收低限两千元。

  因此我不由想起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里的话,“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呜呼,我说不出话……”我觉得唯鲁迅这番话,才能表达此时此刻的心绪。

  随即我脑海便浮现出文章标题:月收两千即进中间阶层——可悲乎?可叹乎?可笑乎?

  可悲、可叹、可笑之后,该做什么?我想分析国情研究会该定义用意何在,穷极愚钝,我想至少有两方面意图。一、要与国际接轨。欧美发达国家业已形成中间阶层,现中国越来越强大,岂有落后之理;二、脱不了歌功颂德之干系。

  报道还称,该国情研究会负责人,均来自国家统计局。因此该定义有很高权威性,被视为首次对新中间阶层所做的标准定义。

  由此,我渐渐明白,中国之大,无奇不有。且其体制又极易繁殖御用之才,什么御用文人啦、御用学者啦、御用专家啦、御用代表啦、御用委员啦等等。更何况人家已亮明身份,来自国家统计局。可我又搞不明白,该定义有何意义,能阐明以上两个意图吗?抑或定义者认为现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他们为之定义的中间阶层,还是他们乐观地看到中间阶层即将来临?因此必须为其给出标准定义。我们且来分析:

  众所周知,一个成熟的社会形态呈橄榄状,两头小,中间大。由此我们来看,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民站绝大多数,试问定义的定义者们,一个农民家庭,月收入可能最低两千元吗?退一步说,即使生活在城镇家庭,月收入最低两千元了吗?再退一步请教,你们告诉百姓,城镇家庭月收两千者居多还是居寡?谁能振臂高呼,我国城镇家庭月收两千已占绝大多数,有这样的先知和勇士吗?他只要开口,准被一家一口唾沫淹死。不然在互联网进行民调,看几成百姓认为中国大多数家庭月收两千,可进中间阶层。相信百姓不会打肿脸去充胖子!

  如此可见,现在中国尚不存在他们所定义的中间阶层。那么退一步说,中间阶层真的快要来临了吗?可以肯定的是,我国家庭月收两千绝非大多数,于是我奇怪,他们为什么如此急着下这个标准定义呢?难道其初衷,是想把家庭月收两千作为和谐社会的理想,让人们为之追求?这真的可悲、可叹、可笑了!以现在物价水平来看,家庭月收两千,充其量勉强算作温饱而已,而且这种温饱,还得要求人不能得病,不能享受高等教育,更不能遭受飞来横祸。由此可见,中间阶层的预期尚有一段时日,决非呼之欲出。再者说了,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百姓为之承担了多少血汗、多少痛苦、多大压力、多大牺牲。在百姓面前,官员们还好意思扯起家庭月收两千即进中间阶层这杆既不经风又不遮雨勉勉强强温饱的大旗吗?如果这就是中间阶层的标准,百姓会满意吗?能答应吗?

  或许官员一时闲得难受,觉得传统的歌功颂德不够现代,不具国际色彩,于是乎又想起与国际接轨的时髦来。而往往在这等时候,官员们便闭而不谈中国特色与中国国情了。官员们历来把“国际接轨”与“中国特色”玩弄于股掌之间,随心所欲、信手拈来、左右逢源,这也是众所周知。中国大多数家庭月收未达两千,因此在中国并不存在居于橄榄中段的中间阶层;百姓从不奢望挤身官员拟与国际接轨的中间阶层;百姓更不领情官员为其设想的家庭月收两千的理想;改革了,牺牲了,到头来却要掉进那个既不经风又不遮雨勉勉强强温饱的中间阶层吗?!

  百姓了解自己的生活境况,不会迸发官员们异想天开的激越与冲动,百姓知道生活是实实在在的,理想不是现实,要把理想变成现实尚需一定时日。

  作者:迷人的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月收两千即进中间阶层:可悲乎?可叹乎?可笑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