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洪毅:朝核:五国的各自算计

  自10月9日金正日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试验核武器以来,参加过朝核六方会谈的六国,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外交斡旋。六国间互动十分频繁,国内不同派别或主张暗中或公开辩论,外交上合纵连横的局面俨然浮现。在平静的东北亚局面表面下,暗潮汹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外交立场与选择,值得推敲。

  俄低调反对,日右翼暗喜

  六国中,朝鲜核试对俄罗斯的影响最少。远东西伯利亚为俄国最边远地带,经济上不起眼,人口稀少。该地区军事上和战略上的意义才相对较重要。俄国固然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俄美中三国看法一致,是防止核扩散。俄国公开谴责朝鲜的核试,也坚定反对朝鲜企图再次进行核试。但是,由于该事件对俄国影响,不如对其他四国大,俄国表现较为低调。

  日本政坛掌权派中的右翼,本来对朝鲜便十分反感,对朝鲜核试暗中高兴。日本新首相安倍晉三,上台前便对朝鲜立场强硬。朝鲜导弹试射和核试后,安倍在日本国民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日本强硬右翼派,抓住导弹和核试事件,大做文章,鼓吹修改宪法,让日本在军事上成为正常国家,可对敌国先发制人;甚至要发展核武,对抗朝鲜。日本外交部长麻生太郎在10月18日公开表示,可讨论日本是否應該擁有核武器。

  但是,日本国内主流的温和民众,虽对朝鲜核试惶惶不安,也不想轻易突破无核传统。日本首相安倍深知核武备受争议,再次重申日本不尋求制造核武器。这才勉强平息风波。

  朝鲜的一声核爆,不仅炸出纷乱的东北亚局势,也让美国政坛浪潮汹涌。民主党人纷纷质疑,为何伊拉克没有拥有核武,布什硬是要出兵,还陷入困境;但却听任朝鲜一意孤行,进行核试,对金正日束手无策?他们宣称,布什总统的伊拉克和朝鲜政策,都是失败的。

  11月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就会举行全面选举。10月中旬左右,两个全国调查,显示民主党民意支持度大幅领先共和党9到16个百分点。民主党大有夺回众议院多数之势。如朝鲜核试后逍遥“法”外,甚至再度核试,共和党选举行情会更被动。为了本党选举,布什总统要急于平息朝鲜核试风暴,起码让朝鲜偃旗息鼓,暂时不再出来捣乱。当然,从中期来说,也是要给伊朗核问题树立起正面榜样。长远来说,也是要防止他国效法朝鲜纷纷搞自己的核武器。

  中俄韩与美日的分野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谴责和制裁通过的1718号决议。如何实施制裁,中韩俄美日的解读各不相同。美日倾向于严厉的经济制裁,不惜强行检查海上朝鲜船只,防止其进口用于发展核武、导弹以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材料与技术,也防止金正日搞军火或毒品贸易。另外,美日也想中俄韩配合对平壤实施经济与金融制裁,在与朝鲜接壤地区,对进出关货物进行严格检查。但是,中韩俄则倾向于较温和的制裁,不拦截朝鲜的货船进行强行检查。

  对中俄韩来说,朝鲜核试,表现如捣蛋放任的反叛青年,与中俄韩还没有撕破脸皮,朝鲜也还想继续得到三国经济援助与政治支持。一旦拦截朝鲜的货船,则朝鲜可能与中俄韩翻脸,甚至大打出手。三国与朝鲜为邻,如朝鲜发生难民越境、边境骚乱甚至军事冲突,三国受害首当其中。

  韩国与美日这两个准同盟国,分岐尤其明显。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韩国,便私下要求韩国中止与朝鲜的两个最主要的经济合作项目,即开城工业区和金刚山旅游。韩国现代集团指出,金刚山旅游项目已让朝鲜赚到4亿6000万美元的外汇收入。美国担心,平壤会拿钱发展军事,搞核武。但是,韩国政府觉得,这两个项目是促成平壤进行市场化改革的宝贵试验田,不应轻言放弃;也觉得美方强势压人,断然拒绝。

  五国的求同与中方的选择

  虽然中俄韩美日五国各有打算,立场各不相同;但是,五国也有两个共同点。一是要展示对朝鲜核试的共同反对立场,防止平壤分化利用,各个击破;二是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

  朝鲜核爆后,许多韩国人便认为韩国也应发展核武器。韩国执政党沿袭金大中的阳光政策理念,主张尽量与朝鲜和解,坚定地排斥发展核武的意见。但是,如下一任韩国总统可能是强硬派(有迹象表明会发生),则届时立场难说不变。

  在日本,右翼势力也鼓噪要搞核武。10月18日,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东京,保证美国会尽全力保护日本,这才压下了日本的核要求。但是,从长远来说,朝鲜拥有核武,毕竟是东北亚安全喉头地区的鱼刺,后遗症难以预料。

  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还是相当理性地处理朝核问题。中国也在全力斡旋,在美朝间调和。一方面力压朝鲜停止新核试,返回六方会谈。另一方面,劝说美国处理危机时保持冷静,防止事态失控。

  中方的努力有了一些小的进展。胡錦濤特使唐家璇近日访朝鲜,金正日出面接见,据称对核试感到“遗憾”,说如美国停止对朝经济制裁,便可返回六方会谈。但是,美国未必会轻易放弃制裁。当然,中方也许可在不得罪双方的前提下,构想出让双方下台阶的方案。同时,也要表明中方是尽力而为,但无力主导朝鲜行为,避免调解失败时成为朝核的替罪羊。

  中国在朝核问题的三目标

  对于中国而言,在朝核方面有低中高三个目标,有相应的手段来帮助实现目标。

  最基本目标:防止朝鲜把核武出售他方、特别是恐怖和反华集团。防止朝鲜进行核扩散,也是美国给朝鲜划出的红线与底线。

  中级目标:减缓甚至阻止朝鲜核化,促成朝鲜停止恫吓式外交,返回六方会谈,也与美日对话,谈判相关话题。

  高级目标:促成美国与朝鲜大和解。劝压朝鲜进行深入的经济改革,对外开放,停止军事冒险主义。让美国放弃封杀平壤,减停对朝鲜的制裁。这样,朝鲜不因担心美国袭击和政权更替而拼命发展核武,最终放弃核武。朝鲜与美韩日中发展正常的经贸关系,朝鲜逐渐成为国际社会行为和心态正常的一员。

  就目前而言,金正日政权已生存约12年,甚至度过了90年代中后期朝鲜历史上最严重的灾荒。要取而代之,有点一厢情愿,并非中国短中期内的目标。

  中方可用的手段是援助的减停或增加。首先是对朝外援与金融来往,其次是实物贸易,再次是能源援助和贸易(可打击朝鲜的经济和军事力量),最后才是粮食援助和贸易。但粮食援助的停减会造成朝鲜大批民众的饥荒和丧生,不可随便使用。其他手段包括检查来往实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制止可疑交易,施加政治与外交压力。

  目前情势,五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还是有可能的。能否达到中级和高级目标,则有待观察。

  作者是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学者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赖洪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朝核:五国的各自算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