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牧:杂说“储蓄实名制”与“沉默的权利”

  两个犹太人在墓地相遇。

  A对B说:“我有两条消息,一条是坏消息,一条是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B:“请先告诉我好消息”。

  A:“希特勒死了!”

  B:“哦,耶和华万岁!请告诉我那个坏消息吧!”

  A:“那条好消息是假的。”

  这是个相当经典的犹太笑话。人们总希望听到“好消息”,但“好消息”往往是假的。此外,欲望会强烈地左右我们的知觉,热切的盼望和极大的恐惧,都可能使人的判断出现严重的偏差,从而使我们对一条消息是好是坏,产生严重分歧,这也就是“谣言”和无数似是而非的说法得以流行的心理基础。

  今年4月1日,说了几年的“储蓄实名制”终于正式实施。巧的是,这天正是西方的愚人节。

  近年西节东渐,每到“愚人节”,平民百姓私下常会与朋友搞些恶作剧,平常一本正经的报纸偶尔也会开玩笑,前两年北京某报甚至拿“夏时制”是否实施的事开过玩笑。由于玩笑开过头,有人把“乌纱”都开掉了。

¤ “储蓄实名制”应该缓行?

  事关国计民生,固然不易乱开玩笑。但生活中类似这样的“好消息”变成“坏消息”的情形非常普遍。就以实施“储蓄实名制”而论,90年代中期,韩国以迅雷不及掩耳“储蓄实名制”风暴,连总统级贪官都无所遁形,纷纷倒台之后,从那以后,我们都认为对于被腐败问题严重困扰的中国,这绝对是条“好消息”,实施得越快越好。

  1993年8月12日晚8时,韩国总统金泳三出现在电视上,向全国发布“总统紧急财政经济命令”,宣布自即刻起,在韩国境内实施金融实名制命令。要求凡在银行以假名开户的均须在10月12日前将假名转化为真名,并进行财产登记。对拒绝财产登记,坚持以假名存款的款项征收10%的惩罚金。假名转成真名前,银行将冻结假名存款,直到储户前来登记.政府以两个月为限,对假名存款进行警告,两个月后,对存款征收60%的高额惩罚金。

  韩国一大批贪官就这样现了原形,纷纷倒台。

  然而,这条“好消息”到了中国就变味了,尤其是经过一些专家分析,就成了未必“好”的消息。

  大约是去年底,某媒体“权威论坛”刊登了四名海外学者的文章就说,中国实施储蓄实名制存在的“四大风险”。

  为说明这个在许多老百姓眼中的“好消息”怎么成了“坏消息”,就有必要做一回文抄公,仔细看看这几位海外专家说的“四大风险”是什么?顺便也把自己的感想附在后面。

  一,金融风险。储蓄匿名制对居民存款的保密性、安全性提供了制度保证。如果立即实行实名制引发居民对储蓄安全感下降,将导致新存款减少甚至提现。也就会减少银行的资金,使不良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上升,在目前银行资产结构相当困难时期,这将进一步增加银行金融风险。

  感想:恐怕只有那些钱太多,而且来路不明的人才会“安全感下降”吧?

  二、汇率风险。减少储蓄并不意味增加消费。人们从银行提现款,更可能转入被大家认为更安全的金融资产,特别是外汇。这对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无疑不利。进而,大量持有外汇的个人,必然会有相当动力,积极到国外寻求投资机会,资本流失也必然加重。

  感想:难道在中国存美元,今后就可以继续用“匿名制”?果真如此,那储蓄实名制确实不如不搞;此外,资本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本性”,这个说法如果成立,看来在中国实行实名制,还有推动那些把死钱——存款变成活钱——投资的功能呢。

  三、恐慌风险。匿名制改为实名制牵扯到几乎每个家庭,人们对具体政策会有各种各样的理解,甚至可能出现流言或谣言,这可能造成大面积恐慌和紧张心理,加剧前述的银行风险和外汇风险。比如今年某报报道某政协委员呼吁实行实名制,要求储户提供全部存款来源的证据,若来源不清或无法提供证据,存款一律充公。

  感想:看来我们是不能用实名制,要考虑“人道主义”的问题,否则那些说不清自己巨额来源不明财产的会吓破了胆怎么办?

  四,腐败风险。有些人认为实行实名制可以减少腐败。但我们却认为,实行实名制有可能为某些干部违法乱纪提供新的条件。目前,某些干部,特别是地方基层干部腐败的经济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违法乱纪,乱收费、乱收税、乱摊派。三乱问题在广大农村地区尤为严重。实行储蓄实名制,就使得搞三乱的干部对居民的“家底”更加了解,从而为三乱提供更多方便。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导农民在向国家卖粮时被地方干部乱扣各种费税,有的农民最后只剩几毛钱。不难想象在实名制下类似情况也可发生在对待农民的储蓄存款上。

  感想:请看这些专家为农民兄弟们想得多周到。只是他们对中国的国情还是太隔膜了,那些屡禁不止,敢搞“三乱”压榨农民的家伙,其实何曾考虑过农民是否承受得起?“该交”的砸锅卖铁也得交。

  在这里必须特别突出几位专家的那个最令人动容的说法:“我们不应忘记,20年来,正是国内居民的高额储蓄才保持了我国的社会和经济的稳定。如果这一稳定的基础动摇了,其他任何改革和发展——包括抑制腐败和刺激消费——都无从谈起”。

  我的天,原本是为了反腐败而推出的“实名制”,实际上却可能有破坏安定团结的巨大危险,真是应该缓行!

  但这个世界变化毕竟太快了,文抄到此,其实这些都已经成了一堆废话。因为正式颁布实施的“实名储蓄制”已经用“下不为例”的办法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4月1日以后存款,必须用真名;但4月1日以前的匿名存折仍然有效,可以不更改为实名,也就是说,那匿名户头的钱即使全是黑钱,也不怕有曝光的危险了。

¤ “沉默的权利”与更大的危险

  在今天,要想找几个没看过几部好莱坞警匪片的城市人恐怕太难了。因此,好莱坞的警匪片中频繁出现的那个警察对犯罪嫌疑人宣读权利情景,想必也已经深入人心:你有权利保持沉默。如果你放弃这种权利,那么你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可能在法庭上成为不利于你的呈堂证供……

  1999年末,一条“好消息”在全国不胫而走,内容是:武汉审讯废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据一则消息说:在中国公安机关引用几十年的警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日前从武汉警方审讯室里引退。该市一位公安分局的负责人说,为确保审讯对象权利,审讯时被讯问人可以不开口。

  记者注意到,该局各派出所的审讯室墙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已被“遵守留置规定,严格执法,文明办案”代替。该局负责人解释说,被讯问人按规定只能在审讯时最多留置48小时,享有法律赋予公民的相关权利,甚至在审讯时可以不开口回答有关问题。公安人员只能依法审讯,绝对不能刑讯逼供。证据取得的主要方式已由过去的“对审讯对象录口供——公安人员收集证据”转移到由公安人员“侦查取证”。

  可惜没多久人们获悉,这条“好消息”与实际情况出入甚大,甚至可以说是个“假消息”。

  这条“好消息”变味不足为奇。倒是一些法学专家发表的一些评论令人“大开眼界”。

  有学者说,就理想的法治状况而言,能保障每一个公民都享有“沉默权”当然好。但“沉默权”事实上意味着鼓励涉嫌人可以与警方公开对抗,而在中国警方人力、物力、财力都不足,技术手段也落后,取证相当困难的情况下,尤其是司法队伍的素质参差不齐令人堪忧,司法腐败未能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这样做未必能起到保障公民权利的作用,说不定会使当事人更危险……

  我对专家的说法常常抱有怀疑的态度,但对此说却是不假多想就要表示赞同。

  今年3月25日,徐闻县又发生一起五巡警在游泳池见死不救,看着为抢救溺水儿童而力竭沉没的少年邓大智却无动于衷;4月5日,广东韶关发生一起警察蔡和生鸣枪祭祖,误杀七岁女童事件……

  这样的事原本不值一提,太多了。就说那个蔡和生鸣枪祭祖,已有10年历史,这次若不是因为误杀人命,他手中的那支枪还不知要祭祖到何时。

  1997年8月7日,广东更是出了7个穿着警服的人,他们把一个被诬陷抢劫的村民陈广丰和另外不相干的三人抓起来,如果抓起来审讯,哪怕是严刑拷打逼供也不说了。令人发指的是,他们竟在途中偏僻处用枪把四个人像猪狗一样全部枪毙了。尤其不能容忍的是,事发第二天,公安局向电视台提供的录相带和解说词这样描述“英雄业绩”:“8月7日下午五时许,四名歹徒持枪窜入民家并抢去家中财物。我民警迅速出击,抓获歹徒,在押解途中,四名歹徒撞开车门脱逃,公安民警在鸣枪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击毙四名歹徒。”

  事后,广东省公检法部门工作组对“8—7”案进行了调查,结论是,陈广丰等四人并非逃跑。然而,那又怎么样呢?3年快过去了,至今我也没有看到报道,这7名穿着警服的人究竟被如何处置了?

  连杀人都不经审讯,可以想象公民拥有“沉默的权利”确实未必是个“好消息”。

  刚要把这篇写就的文章传出去,又得知一条与“沉默的权利”相关的悲惨事件,1998年,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年仅20岁的农民李绿松由于为裴家庄村建小学村民集资款去向不明四处告状惹下大祸。1999年12月,县公安局以几块单位的牌子不翼而飞涉嫌李绿松,就把他抓进局子严刑拷打,由于李绿松坚决不认,竟残忍地把李绿松的半截舌头割了。虽然后续报道说,李绿松被捆在床板上达12日之久,伤痕累累,几近半死虽是事实,但“割舌”是误传,这算什么?大概可算是坏消息中的好消息吧。

原载《华声月报》六月号

  作者:赵牧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杂说“储蓄实名制”与“沉默的权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