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三峡工程,自断龙脉;南水北调,逆天而为

  三峡工程,自断龙脉(一)

  1995年,当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三峡大坝,宁夏的一名工程师崔锦夫这样说道:“古老的长江是一条龙,长江的入海口一带是龙嘴,崇明岛是龙舌,江苏省江、河、湖、海的水界及其连线构成龙头(龙头有多种形式),江苏安港镇是龙眼,四川宜宾以东的长江及其两岸构成龙身,湖南洞庭湖和江西鄱阳湖为两个龙足,上海为龙嘴边的龙珠。”

  这一发现在当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而如今,位于湖北的三峡工程正是把这条巨龙一切为二。岂不是生生切断了这一龙脉?至于切断龙脉后有无恶果,自有现实后续之果为证。我在此不便多言。

  都说三峡大坝投资1800亿,但是,千古绝景之长江三峡及众多古迹如白帝城、鬼城、涪陵白鹤梁、丰都高家镇遗址、忠县石宝寨、云阳张桓侯庙(张飞庙)云阳县故陵楚墓、北宋的龙脊石题刻,忠县汉代的丁房双阙- 无铭阙、大昌古城,唐代开始修建的大宁河古栈道,还有奉节县瞿塘峡峡口的摩崖石刻等等的被淹,其损失难道不低于几千亿吗?如此说来,三峡工程的投资岂能是1800亿就能轻松带过。

  南水北调,逆天而为(二)

  世界上的水总是由高处往底处流的,这是自然规律。然而,南水北调工程却在许多路段要硬生生的利用抽水机等让水从低处往高处流,要毁坏无数古迹,打通无数路段,工程之浩大,远超三峡工程。这个历史上最大的工程却从来没有经过人大的讨论,不知其合法性何在。这个水资源从南方调到北方,北方是不是应该对南方做一点补贴?也没人说起。从南方经过几千公里调一吨水过去,其成本是多少,也没人算过。

  最悲哀的一个结果是:当南水北调工程终于完成的时候,却发现南方已经无水可调,自身犹不足,而北方呢,倒是下起了长年大雨,并且,这个悲哀而带有戏剧性的结果正是因为人类对大自然的无尽的掠夺与征服造成的。

  中国国家水利部长汪恕诚也曾在香港指出,要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理念解决中国水资源问题。针对外界关注的中国“南水北调”(其实是对藏水北调)构想,他用“三不”——不需要、不可行、不科学——予以否定。

  而2006年11月28号新华社下属的新华网上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就是《长三角水乡“喊渴”调查令人心痛尴尬的“水荒”》,里面说道:“‘小桥、流水、人家……’是人们心目中江南水乡的印象。然而,记者近日随节水中国行中央新闻采访团在浙、沪、苏地区采访时了解到,这个雨量充沛、河网纵横的长三角地区却一片‘喊渴’:经济列车高速运转的背后是”供水危机“的警报频频拉响。”

  对于南水北调还有什么可以多说的,我想,对于南水北调这个工程用四个字概括最为合理了,那就是“逆天而为。”

  ——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我们的大地母亲少点侵扰而多点保护?为什么我们总要残酷地对待我们的大地母亲,对待我们的江河流域,无所不用其极?世界上十大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有六个在中国,难道我们还准备再戴上世界上十大污染最严重的河流有六大在中国的桂冠吗?

  以上一点浅见,相信我们的共和国有博大的胸襟可以包容。共和者,惟其包罗万象,气势雄壮,方成共和。

  附:本人在网络上跟网友就南水北调这个工程的一个小小辩论

  ——本人:

  我觉得这工程有很大问题。这工程比三峡工程投资额还大,对中国环境与地表的影响也比三峡工程还大,但是这工程没经过人大讨论表决。

  中国的南方人,对这个工程难道就没有一点发言权吗?水不是一种资源吗?

  最重要的,我觉得这个工程绝对是违反自然的一个工程,水的流行,本是地球重力所决定,你现在要来个南水北调,要把这水往高处调,还要往青藏高原这些高纬度的地方调,这不是在逆天而行吗?

  中途要浪费多少水资源,破坏多少地表,浪费多少电力?(需要电力把水往高处运)。

  再说,南方很快也将无多余之水了,恐怕还得缺水呢!到了无水可运的时候,这工程还有什么意义?

  可以取代的方法是海水净化,用海水生产淡水,显然比较可行,而且投资额也没这么大。对环境的破坏更比南水北调少。

  看今年中国的天气(当时为2004年),正是南旱北涝。如果你注意到五角大楼的一个对未来环境的秘密报告,就将知道未来十年天气将有大变化,到那时,中国的天气将长期向南旱北涝发展。而海水淡化现在的成本已经很低了,成本已经降为每顿五毛。我们浙江的舟山已经启动了海水淡化工程。

  我们自然难以提出非常具体的南水北调灾害性影响的细节问题,因为这太专业化了。然而,从大框架上看,这南水北调将会成为一个非常失败的工程。破坏环境,劳命伤财,建成后将几无可用之处。且看未来之明证。

  ——网友“尘盐”

  叶兄忧国忧民的情怀是令人敬佩的,可是我以为从科学上讲还是有不妥之处。现有技术条件淡化海水成本是很高的。

  再说南方的水还是比较充裕的,不大会因为北调儿缺水。

  仅仅以违反自然为理由,似乎也不太够,人类的活动大抵都是违反自然的,这样才有文化和自然的区分。最好将这个工程对生态的破坏作用说的具体点儿才好。

  作者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三峡工程,自断龙脉;南水北调,逆天而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