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呼唤邱兴华案的司法公正

  随着陕西邱兴华案经公安部A级通缉令的发布全国,这一背负11条人命的惊天命案因为其血腥残忍广受公众关注,人们期待着司法的公正来还无辜死者一个公道。在邱兴华落网后历经一系列法律程序的两个月之后,法院作出了几乎毫无悬念的一审判决——邱兴华获死刑。

  然而这个判决的公正性却受到质疑,在邱兴华的杀人动机这一点上,判决经不起人们的追问。主审法官对此“无法理解和不得而知”、邱兴华家属“怎么也想不通”、公众感到“让人困惑”,而精神病学专家对此却一点儿也不困惑——“邱兴华疑患严重‘疯劫’型精神病”。

  邱兴华的杀人动机至今不明,其连续杀人行为明显异于常人,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行为范畴,然而本案历经侦察、审查起诉、审判三个法律程序阶段,却没有一家司法机关对邱兴华的精神状态进行过司法鉴定,使本案缺乏一份关于邱兴华精神状态的关键证据——鉴定结论,这使得判决结果无法经得起检验。邱兴华的一审辩护律师没有为自己的当事人提出鉴定的申请,也没有以“精神疾病”来作为辩护理由,他以一句“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搪塞自己的工作失职,使法律的天平向着不利于本案当事人邱兴华的一边倾斜。

  这是一宗失去“程序正义”的案件,无论判决结果多么“大快人心”,也只是司法公正的一个反面教材,因为它没有依法去收集必要的证据,也因为它忽视了对被告人的人权保障。以哪怕是“平息民愤”、“尽速结案”等来作为不取证的理由,是抵不过法律对“程序正义”的要求的。司法机关需要不受制于多数人的理性、智慧和对程序的服从。现代法治精神强调,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实质正义。当一个案件没有“依循正当法律程序”去处理时,就走向了司法公正的对立面。这是法律对人权的保障,哪怕他是一个“十恶不赦之徒”。

  随着人类文明和法治的进步,人类社会对精神病患者逐渐开始采取人道和宽容的态度,在刑事责任领域,各国对精神病人均作出豁免或轻于心智正常人的法律规定。假若我们置整个人类的文明进步于不顾,以所谓“民愤”、“立功”作为办案准绳的话,当然是尽早将邱兴华这个“杀人恶魔”一杀了之来得省事。如此,在缺乏具有公信力的司法鉴定的情况下,将一个极可能患有严重精神智障的公民送上刑场,那就不是公正司法,而是在制造罪恶。

  当前,邱兴华案在二审的法律程序当中,接下来还有死刑复核程序、执行程序,有关专家已站出来公开为被告邱兴华奔走、疾呼,呼吁保障他的依法被鉴定的权利。他们非为被告一人而呼,实为中国法治而呼。我们愿意看到,司法机关不会抱着“要错咱就错到底”的态度,而是会重视、采纳这样的声音,将公正司法、保障人权、信守法治置于一切之上,以公正的司法鉴定结论来铸造“铁案”。

  随着我国司法改革的持续和深化,无疑正在走向司法公正的道路上,在向现代法治理念和进步的方向靠拢。一个广受关注的案件的审理过程,可以启示千万人心,可以消除弊见偏见,可以传播法治理念。

  或许,邱兴华案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标本案件,向我们的法治目标前进一步。

  2006- 12- 06

  作者电子邮件:gewei108(at)yahoo. com. cn

  作者:楚寒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呼唤邱兴华案的司法公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