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建军:也谈“得民心者得天下”

  中国历代从事政治活动的人,不论成功者,还是失败者,都对“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万分的熟悉。成功者固然要以之作为自己政治合法性的根据,失败者也往往习惯从这句话里检讨其所以失败的原由。可以说,中国的政治史,就是一部各色政治人物比赛谁更能获取民心的历史。谁的技巧更好一些,谁的胜算也就大一些。当然,我们听得更多的是那些最终取胜的人们对此的“心得体会”,他们似乎也乐于在这个话题上津津乐道。而那些失败者在失败后,其实是连反思的资格和机会都没有了的。

  一个政治集团能得民心,说明它的政治主张符合或基本符合其时人民的需求。人民什么时候最需要什么,这是政治家最应该关心和深入研究的事情。就是说,政治家应该成为人民脉搏的号脉者,否则,得民心是谈不上的。我们常常听一些政治人物说:“民心可用”、“民气可用”,其实也就是说“民心可得”。这在个问题上,“民心可得”实际上是可以这样表述的:“民心可经营而得”。即,民心这个东西,可以通过操作、利用技巧、施展“法术”、采取措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施之以谋,佐之以理想、主义、未来、天国等等等等,而取得之。在这个过程中,操作手段是最关键的。

  民心是条大鱼,民心是好东西,民心是“唐僧肉”,民心是制胜法宝,民心是秘密武器,因此,各路诸候无不对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上面说了,民心既然可以经营而得,那么这可以经营而得的民心其实是很容易“跟着别人走”的。我们老家有句民谚:“英雄长在嘴上”,意思是说那些英雄是非常懂得、特别善于用语言(口号)来打动人民的。人民也乐于跟着这些语言生动的英雄们赴汤蹈火。

  民心既然容易“跟着别人走”,就有了一个问题:怎样获得民心?我们知道,慈悲为怀的救世主固然要传道传经,比如上帝、佛佗、穆罕默德等,但邪魔外道也会鼓动唇舌扰乱天下。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邪魔外道常常以救世主的身分自居,以救世主的形象示人,以救世主的言论惑世。(《国际歌》不承认有救世主,实际上还是有救世主的。人类没有了救世主,这世界将会怎样?尤其是许多人是乐于做救世主的;更有的人以是做救世主为自己的职业的,这样的人叫作“职业革命家”。因为他们不会干别的,他们只会做救世主。)而且他们还会给广大人民描绘一个无上美好的虚幻天国,让人民相信,只要跟他们走,就会进入到这个天国中,在那里可以满足你的一切需求。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大概以洪秀全最为典型。中国历史上,凡人起事,都要借助鬼神,因为鬼神对于收揽民心最为有力。特别是起事者在最初收揽民心之时,鬼神的力量就更大。从陈涉的“狐鸣呼曰”到黄巾起义,从元末红巾起义到清朝的白莲教、太平天国,再到义和团,莫不如此。我们看,救世主与邪魔外道在做着同一件事情:获取民心。同样,以天下为己任的志士仁人,他们在实现自己认为正确的政治理想时,固然要发表政见、唤醒社会、启蒙民众,比如华盛顿、林肯、孙中山、黄兴、蔡锷等。而那些窃国大盗、混世魔王的甘言巧言甚至比如孙中山、华盛顿、林肯、黄兴、蔡锷这些真正英雄人物发自肺肝的救世之言还要动听、且更具煽动性,比如希特勒、墨索里尼。华盛顿、孙中山等人,在他们的一生事业中,不曾让谁疯狂过,而这一点,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二战时德国和意大利两国人民对这二人的狂热拥护、甘心臣服,就足够说明问题了。因此,要说取得民心,恐怕那些巨奸大恶比真正的英雄豪杰更有办法、更在行、更得心应手。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证明,二战时的德国和意大利民众是受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武力裹胁而跟他们走的(当然少数人除外),其时,这两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民是打心眼儿里信服希氏和墨氏的吧。也就是说,该时的德国和意大利民众的民心是真正被这两个法西斯魔王取了去了。我们看,圣贤英雄志士仁人与那些窃国大盗混世魔王也在做着同一件事情:获取民心。

  因此,大体上,获取民心有两个基本途径,其一是以道德、正义、公理来取得。其一是以阴谋、谎言、欺骗来取得。问题在于,人民大多时候往往是无法分辨道德、正义、公理和阴谋、谎言、欺骗的。甚至是,人民几乎没有分辨这两种途径的区别所在的能力。在正道与邪恶激烈交锋时,人民常常会因无所适从,而盲目地、撞大运似地随手挑一个,把自己的“心”交出去。而更为常见的是,邪恶一方因其迷惑性和诱惑力更大,人民倒更愿意把自己的“心”交给它们,而不是另一方。可悲的是,人民在决定把自己的“心”交给谁的时候,其最后的选择多数时候事后证明是错误的。我们以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俄罗斯为例,上世纪初,俄国人民赶走了昏庸懦弱的老皇帝,将心交给了自己认为可以托付的新主人。这个新主人是宣称人民当家作主的。但很快,俄罗斯人民那颗鲜活生动的心,就受到了新主人人间地狱般的折磨。可以肯定地说,在俄国人民兴高采烈地庆祝老沙皇倒台的时候,布尔什维克是实打实地取得了民心。我想,斯大林时代的俄国人民,其最大的心理活动大概是后悔吧?那么,除了俄国,世界上其他地方、其他时期,还有没有这种情况呢?在世界历史范围内,俄国难道是特例吗。

  除了正大光明地获取民心,民心还可以经营而得、欺诈而得、偷窃而得。所以我认为,民心可用、民心可得,但民心不可信、民心不可靠。正义力量固然可以通过获取民心而实现正义;邪恶力量却也可以通过获取民心而实现邪恶。因此,我们要对那些“我代表人民如何如何”、“我以人民的名义如何如何”、“人民群众坚决不答应”、“自决于人民”、“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等等表述方式心怀警惕。我们要睁大眼睛看清楚,那人民背后的人是谁。如果一时看不清,不妨先等等,不要急于表态,更不要急于把心交出去。心交出去容易,想再收回来可就难了。

  最后,可以发一声问:广大人民群众相信认可的东西就一定正确吗?大多数人相信认可的东西就一定是对的吗?

  我的回答是:不一定,肯定不一定。要是那样的话,在中国就不会有文化大革命,在外国就不会有二战时法西斯的上台。

  作者:高建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也谈“得民心者得天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