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宇: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缺陷——使穷人更穷的增长?

  中国的经济增长是我们多年来引以为傲的。1950- 1970年代末,我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实在是不好意思提起,因为我们曾经有过饿死数千万人的惨剧,国民经济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我们在这近三十年中“居然”也保持着高速增长—好象是7% 左右,且忘不了强调在此期间“初步建立了社會主義工业体系”。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增长多了些真实成分,或者说,这种增长能让老百姓享受到好处了,首先吃饭问题基本解决了,没听说这三十年中饿死过人,起码没有大面积地饿死人;其次是其他与百姓生活相关的方面也有了不同程度改善,所以这期间两位数的增长看起来就不那么虚幻。可近年来,大家越来越突出感到的,却似乎不再是经济的增长,而是前途的迷茫—就业啊,养老啊,房子啊,医疗啊,教育啊,社会保障啊,怎么没有一样让人塌实的呢?为什么我们的经济增长,没有给我们带来对个人前途的信心?正象我们的增长让世界瞠目一样,这样的结果也让世界困惑。

  刚看到两份世界银行的报告。一份是世界银行12月1日在北京发布的即将完成的《贫困评估报告》初步研究结果,显示2001年至2003年,中国10%贫困人口实际收入下降2. 4%。这表明,中国最贫困的人群正在进一步滑向贫困的深渊。

  这个结论的不可思议之处,在于其彻底颠覆了一般印象或经济学中的“水涨船高”的基本原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居然出现了一个实际收入减少的庞大群体,全球经济发展史上恐怕是第一次—或许资本主义初期的“羊吃人”可有一比?

  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通过分析发现,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穷人却更加贫穷了,不是相对贫穷,而是绝对贫穷。中国的贫穷人口已经不再集中在一些特定的地区,而是分散在全国各地。新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贫穷人口中超过半数的人不是生活在官方划定的穷困地区,如国家级贫困县之类,也不仅分布在农村地区,而且已经蔓延到城市,发达地区和发达城市都存在相当数量的贫困人口。

  我们可以摆出一堆让我们自豪的经济数据:我们的经济增长率达到10% 上下,1999年至2006年,经济总量翻了一番多;我们的税收增长达到20% 以上,国家财政收入七年间增加近两倍,现在接近4万亿元;我们的出口增长率全球第一,吸收外资名列前茅,中国成了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地之一——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摆出一堆更实际的数据:全社会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国民收入增长远远落后于财政收入增长;贫富差距迅速扩大,马太效应在中国得到最好验证,富者(什么人?)愈富,穷者(什么人?)愈穷,不用看基尼系数,看看自己周围就清楚了;公务员成为最抢手的职业,录用比例居然达到42:1!——不用看别的了,单这一现象,就足够说明问题了!哪个国家会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出现这种情况呢?出现这种情况,你还能说这个社会的这种增长是正常的吗?

  我们的官员,我们的经济学家们,喋喋不休地倡导、告诫、鼓励什么“启动内需”,这话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说到现在,都说了快十年了,除了教育收费、医疗收费、税收增加,你看内需启动了吗?老百姓的收入没有与经济同步增长,为什么储蓄却还在增长?他们省吃俭用把钱存在早已破产且服务质量极差的银行里,难道就是为了与启动内需的倡导对着干吗?

  中国的事情永远说不明白。我们再看一份世界银行的报告,或许有点启发。4月17日世行公布的关于俄罗斯经济状况的报告中指出,俄罗斯经济增长是符合穷人的利益的经济增长:1999年至2006年,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速度约6%,经济总量增加了70%。与此同时,俄罗斯的工资和人均收支却增加了500%,扣除通胀后,人均收入实际增长超过了200%。八年间,俄罗斯的人均实际工资和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速度,比人均GDP的增长速度,高出二倍。俄罗斯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地分享了经济增长的成果。当下,俄罗斯人平均月工资10800卢布,约合人民币3650元。其中莫斯科人均工资最高,目前人均约2万卢布,折合人民币6700元;与中国接壤的远东地区最低,月均工资在9500至10000卢布(人民帀3200至3360元)之间。

  另一个方面,俄罗斯联邦和各联邦主体、地方政府,将三分之一的财政支出,用于教育、医疗、救济等社会领域的(我们大约是7. 5% 左右?或许我们要做的重要事情太多了,比如养机构保国企给银行充实资本金什么的,教育医疗之类派不上号),建立和维持了一套比较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

  俄罗斯各地每一个季度都调整“人均最低生活标准”,最低生活标准每一季度由俄罗斯各联邦主体制定,用于评估居民生活水平以及作为制定补助金、补偿金及其它社保支付的款项。莫斯科今年第三季度,人均最低生活标准为月5124卢布(折人民帀每月1700元),而北京市2006年7月1日起,基本生活费确定为每人每月448元,仅为莫斯科最低生活费标的26%。有劳动能力的居民最低生活标准为5795卢布,退休人员3533卢布,儿童是4381卢布。

  与中国东北接壤的滨海边疆区今年第二季度居民人均最低生活费标准定为月4362卢布(折人民帀每月1450元),与之接壤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现行居民最低生活费保障标准是1997年制订的,市区每人每月200元,阿城市、尚志市、木兰县和延寿县为117元。有劳动能力的居民最低生活费指数为4687卢布,退休人员3383卢布,儿童4202卢布。

  由于“贫困线”的标准特别高,全俄罗斯平均计算,相当于人均GDP的40%,而各级政府财政支出的最大一块,就用在医疗、教育、补贴、救济等社会保障体系上。以莫斯科市2007年预算儿童补贴项目为例,全市明年财政预算,用于有子女家庭社会支持款项总额360亿卢布(108亿人民币),生育二胎及更多孩子的家庭所获一次性补助金额将增加4倍,从2000至1万卢布不等;每个儿童的月津贴数额将增加1至1. 5倍;多子女家庭的年度校服补贴从1000卢布增至5000卢布;因在家照顾3岁以下残障儿童而不能外出工作的父母将获得每月4500卢布(1300人民帀);抚养三岁以下儿童的大学生家庭每月的食品补贴将增加两倍,从550卢布增至1650卢布;为预防社会孤儿出现及发展家庭教育方式,发放给监护人用于抚养被监护人的资金数额将从4500卢布提高到6000卢布。(注:最新汇率10卢布= 2. 9731人民帀)

  今日的俄罗斯,“贫穷”只是相对的,从绝对意义上,已经没有穷人了。民选的官员,拼命讨好选民,除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之外,俄罗斯政府的补贴、救济项目,共有几百项之多。4月10日,俄罗斯财政部部长库德林宣布,根据俄罗斯2007~2009年三年预算计划,未来三年间,实际工资还将提高50%.

  或许,真有一种经济增长,叫“符合穷人利益的经济增长”?但中国的经济增长,该叫作什么样的增长呢?

  作者:马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缺陷——使穷人更穷的增长?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清风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03:26:41

    1

    是呀,虽然我国GDP增长很快,可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