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崇伦:NMD-中美战略关系摊牌点

  自从美国开始建构导弹防御体系( 无论是NMD 还是TMD)以来,谈到假想的威胁时,一直只是北韩、伊拉克、伊朗等「流氓国家」,中国的名字始终没有出现过,基本上背後的心态是与五角大楼公元二零二零报告一样,虽没有点出,但是大家都知道,「美国未来的假想敌是中国」乃是华盛顿战略圈里的最大公开的秘密。

  北京是一直怀疑美国的居心叵测,如果要对付那些「流氓国家」的一颗两颗长程导弹,并不需要大张旗鼓的搞导弹防御,有别的政治军事手段可以因应,更况且「流氓国家」使用手提箱式的核弹恐怖攻击,可能性还更高些。

  南北韩和解未减缓部署脚步

  南北韩高峰会议後的和解气氛,使得北韩的威胁降低,但并没有让美国导弹防御体系部署的脚步慢了下来,而即使美国内部评估这些「流氓国家」的导弹能力与意图,也很少有人确信美国为了它们,而真有导弹防御的需要。

  即使是仅有可的能威胁,美国也意图将俄罗斯与中国大陆区分开来,唯恐造成俄罗斯方面误会,在四月底商谈反导弹条约时,俄方提出担心这会给美方前所未有的战略优势,美国可以有恃无恐,进而以优势核武宰制俄方时,美国代表则掏

  北京的警告让华府高层紧张

  美国代表解释,如以现行科技水准,四个拦截器对一枚导弹计算,美国至二零零五年欲装备的一百枚拦截器,最多也只能防备二、三十枚导弹来袭,要突破,只需更多的导弹,即使俄罗斯拥有的核弹,依裁武协议减至一千五百枚,仍能确保其报复毁灭美国的能力,所以俄罗斯无须忧心,这套系统不是用来对付它的。

  既然北韩这些国家的导弹威胁不真正存在,而系统的设计又排除了俄罗斯,不言自明的,此系统的假想敌正是中国大陆仅有的二十具可以打到美国西岸的洲际弹道导弹。

  中国大陆是在八零年代有洲际弹道导弹能力,但并没有威胁美国的意图,那是针对苏联的,一直到九零年代初,美国才成为潜在战略目标,但老实说,中美之间的问题与争执,没有值得使用核武器的重大分歧,除了一个例外,台湾问题。

  九五年底,熊光楷经过傅立民传话,警告美国不要为了台湾牺牲洛杉矶,让华盛顿着实震惊,这样的核武威胁,对中共来说,是唯一的军事威慑手段,但对美国来说,是对堂堂核武超级大国的勒索要胁,但美国赫然发现没有相应手段可以阻止,於是这开始了中共美国之间的导弹反导弹的恶性循环。

  美军事干预北京始终有疑虑

  在冷战时代,甚至现在,华盛顿可以与莫斯科理性对话,知道对方不会把核子武器开玩笑,藉由恐怖平衡,维持核子的均势,但是北京是个未知数,它比任何「流氓国家」都更有能力动用核武,行为方式则是一样难以判断,越听到像超限战的想法,越让五角大楼的人紧张。

  北京则认为华盛顿越来越不受国际规范约束,为所欲为,科索沃战争显示,美国主导的北约可以不顾联合国决议,使用高科技武器,迳行干涉南斯拉夫内政,将来在台湾问题上必然同出一辙,军事干预台海,使得台湾永远分离。

  中国尤其担心,未来美国干预时,会无所不用其极,譬如先以巡弋飞弹瘫痪中国的核攻击能力,中国既缺乏有效空防,又没有早期卫星预警系统,只能等着挨打,第一波攻击後幸存的几枚东风三十一导弹,即使对美国施以报复性还击,也会遭新设的导弹防御系统挡掉。

  这对中共的教训,不是因此而要逻辑的裁减导弹,相反的,反而是要加紧研发诱敌的假弹头,增加导弹的数目,增强导弹的存活率,研发像潜艇一样难以被查觉的载台,换句话说,只有用更多更好的导弹,才能打败美国的导弹防御,也只有更多更好的导弹,才能让美国把中国当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打交道。

  美国赞成导弹防御的人,则为此要求更积极加速部署,以因应中国「新威胁」,蛋生鸡,鸡生蛋,恶性循环一旦产生,核武竞赛也就开始,这就是这麽多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要求暂缓决定部署,因为这可能会是中美战略关系的摊牌点。

  雷达布建点美试图延伸纵深

  在这个争议中,台湾是处於什麽地位呢?

  导弹防御系统的灵魂是相位阵列雷达,目前除了阿拉斯加外,沿美国西岸还要布建多处,往西战略纵深延伸还有夏威夷、南韩等两处,相位阵列雷达的作用在同时侦搜追踪多个移动目标,越多这样的雷达,防御的预警时间就越长,掌握来袭目标的准确度也越高。

  今年四月华美军售会议上,对出售相位阵列雷达给台湾并没有最後决定,还要视美国最後评估结果而定,即使明年批准,是否与美国的卫星及电脑系统连线,还有待进一步的商议,但若从导弹防御体系的角度观察,美国国防部没有公开讲出来的是,台湾也是沿中国边界相位阵列雷达布置的一环,而且位於非常重要的位置,监控华中与华南地区。

  是不是真要「以台制中」,老实说美国朝野军文体系现在还没有定论,只要北京接受美国主导的权力架构,中国还有可能成为可以合作的战略夥伴,但若要运用台湾的地理战略位置布建相位阵列雷达,正是外国势力介入台湾问题的铁证,也是让中国大陆绝难接受的。

  新战略思维美内部歧见仍大

  从国内政治来观察,对两岸情势的不同意见与美国的这个部署决定有着隐然的连动,仔细观察那些强力要求导弹防御系统的人,就是强烈支持台湾应该获得神盾舰,并且支持台湾安全加强法的同一批人: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国防部部分官员、大军火商,他们不是少数,现在甚至是主流意见,他们主张无须对俄罗斯与中国大陆让步,克林顿以看守政府性质,更不宜替下任政府决定攸关长远国家安全的导弹防御系统计划。

  支持全国导弹防御系统(NMD) 的人自然也支持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赫姆斯直截了当的说,要建造导弹防御体系,保护我们自己,保卫台湾,以及地区盟友,以防中国大陆的导弹攻击;在亚洲,意愿最强的盟邦莫过台湾,而反对最力的潜在敌国莫如中国大陆,两岸情况势足以说明导弹防御系统的重要与必要,这是台湾最大的奥援,也是中共所最担心的反华势力之所在。

原载[中国时报]

  作者:郭崇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NMD-中美战略关系摊牌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