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无希:腐败大坝

  据香港南华早报等报道,三峡经济开发公司经理金文兆(译音),从国家三峡建设基金中盗取十二亿元人民币,汇入自己的海外帐户,本人下落不明。

  此人何方神圣?不得而知,但是三峡工程中确有一个“中国三峡经济发展总公司”,总裁名叫荆文超,与“金文兆”几乎完全谐音。此人则是中国经济界又一“奇才”,原不过是河南省水利系统的一个普通职工,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口才了得,深得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付主任李伯宁赏识,进京当官,还是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据说“自廉自洁”,在北京没有一平方米私人住房,住办公室。他管的这个总公司,原是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和移民局的下属公司,后“脱钩”成为“一般”企业,但经营范围包括筹集资金、经济技术开发合作、房地产、三峡工程建设所需要的设备、物资供应、销售、租贷,进出口商品、技术贸易和转口贸易,还兼营纺织品、服装、轻化工产品、土畜产品、电子产品,一句话,除了国家专项经营的商品(武器等)之外,荆文超的公司是什么都干。

  “金文兆”丑闻爆出,人们有点见怪不怪了,因为中国的贪污丑闻太多,但是从争议极大的三峡工程爆出如此巨额贪污案来,却不同寻常。其实,熟悉内情的人,早已知道三峡不仅在工程上是一个大谎言,是个豆腐渣工程,在财政上也是一个大谎言。请看∶

  丰都县国土局局长兼征地办公室主任的黄发祥,贪污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土地出让资金一千五百多万元,被判处死刑;

  丰都县国土局工作人员陈芝兰挪用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购买股票,被判处徒刑15年;

  万州区移民局出纳员万素梅挪用巨额移民资金进行赌博,被判处徒刑15年;

  云阳县新城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集体受贿案;

  巴东县贪污焦家湾大桥工程资金,造成大桥垮塌,人员伤亡;该县又贪污公路工程资金,暴雨中新公路坍方滑坡报废;

  三峡工程移民“模范县”巫山县,平均每年贪污挪用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三千万元,年轻的巫山“移民县长”蔡军被杀,检察官认为凶手是到县长家抢钱,一个靠工资收入的七品官,为何家中藏富引凶?

  涪陵市被称为是移民安置搞得最好的,市委书记赵甫安的贪污受贿案却轰动全国;

  中国葛洲坝集团的三峡实业公司总经理代兰生,花七亿元从国外进口一堆废铜烂铁;

  ……

  这座大坝底下的贪污案件,不是几万、几十万、几百万,而是几千百万、几亿、十几亿的大数字;从涉及的人员来看,有市长、县长、县委书记等中高层干部,也有一般的办事员;有公司的总裁,也有一般的施工人员。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更大的更黑的贪污案件只是还没有被揭露出来而已。金文兆被公安部门抓起来时,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和移民局将他担保出来,最后落个钱流海外,人则下落不明。自从三峡工程批准之后,“三峡”这个招牌就成了三峡工程的专利,在全国兼并网罗其他公司,境外就有13家子公司,都能享受国家对三峡工程淹没区的优惠税收政策。这样的大坝,的确“只有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才可能建造”(工程可行性论证中是这么说的),而这样的贪污,只有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才可能。

  三峡工程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这么大的贪污案件?这些钱从哪里来?贪污对三峡工程的影响是什么?本文只从三峡工程本身来寻找回答。

  三峡工程的钱太多

  工程的造价和经济可行性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重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1992年批准三峡工程的动态投资额为157亿元人民币,静态投资额为一个为571亿元人民币(1990年底价)。经济学家刘国光解释说,动态投资157亿元,就是指在工程开工时,筹集了157亿元,把它存放到银行,利用这笔资金和利息,就可以完成三峡工程的建造;静态投资额为571亿元,是不考虑利息、物价和工资变化的造价。三峡工程的造价包括三大项,移民费用、大坝和枢纽、输变电工程,可是到了1995年,输变电工程的造价不再计算在三峡工程造价内,而工程的动态投资额却上升到900多亿;到了1998年,工程的动态投资额上升到2500亿元;到1999年全国人大政协开会,传出三峡工程造价6000亿元的消息,说是朱容基追问工程负责人时给予的回答。

  到1999年底,三峡工程的实际投资额已经超过500亿元,现在工程一年的投资额,就接近批准时的全部动态投资额157亿元,而三峡工程投资的最高峰尚未到来。

  这座大坝的造价,在工程批准之后,成倍地上涨,可是批准它的全国人大、提出兴建提案并负责建设的国务院、成篇累牍地报导三峡工程的新闻界,对此却不闻不问,似乎造价涨到2500亿,是天经地义的事,而当时为三峡工程造价打过包票的经济学家们,这时也不出来解释了,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403位专家学者,皆因此项论证而获得国家科技奖和李鵬特别颁发的、从总理特别基金中提取的高额奖金。这2500亿元还不包括全部的工程造价,而工程全部投资将高达6000亿元。三峡工程的造价大幅度地上涨,就给贪污造成最有利的机会。三峡工程论证中的一个最重要的结论,就是“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对金文兆、兰代生、黄发祥这些贪污犯来说,当然如此。现在看来这个工程造价,如果不是当初为了骗取全国人大通过而故意压低的,就是开工之后任意增加了造价,那么他们就是有备而来,要来吃“三峡工程”这块唐僧肉的,出现贪污枉法丑闻,就不足为奇了。

  李鵬曾就三峡工程说过:“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两。”现在水轮机尚未响,有人早已黄金万两了。如果三峡工程的动态投资额为157亿元,金文兆一人就拿走12亿元,兰代生又乱花了7亿元,加上被贪污挪用的移民费5亿元,一共24亿元,占工程造价约六分之一,这个工程还能再进行下去吗?

  三峡工程的钱来得太容易

  2500亿从哪里来?国家是否有财力支付?

  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决定,从每消费一度的电费中,增收1厘作为三峡建设基金,后来又增加到3厘、5厘、7厘,所以三峡工程的钱,是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来的,无论工业用电,农业用电,服务行业用电,最后都取源于每个居民。按每个居民每年平均用电900度计算,每个中国公民,每年为三峡工程“自动”提供资金6。3元钱,全国老百姓一年就是70多亿。也因此,金文兆、代兰生、黄发祥贪污的钱,也是每个老百姓多付的电费,是血汗钱。三峡工程的造价已是全国人大批准时的7倍,极有可能再涨,或变一种新花样来收取,所以巨额贪污不怕没财源。

  另一个资金来源是发行三峡工程债卷。经李鵬批准,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可以在市场上以高利率发行债卷,筹集资金,其利息率比国债、铁路债卷等都高。

  至今已经发行二次债卷,一次筹资10亿,一次20亿,马上要发行第三次债卷,数额为30亿。中国利用基金会筹集资金最后上了断头台的人不少,许多地方出现老百姓聚众索还资金的事。据说三峡工程的债卷信誉是AAA级的,李鵬还多次为三峡工程债卷做广告,说他和朱琳都想买几千元三峡工程债卷就是买不到。三峡工程债卷,是由三峡建设基金来担保的,而三峡建设基金的钱,又是直接从中国老百姓的电能消耗中征收的,因此老百姓买三峡工程债卷,实际上是自己为自己担保。要是三峡工程无法支付债卷,就必须由三峡建设基金来支付,三峡建设基金如果付不出,就只能再委曲一下老百姓。三峡工程债卷实际上是以空卖空。

  移民条例为贪污开了大口

  三峡库区都是贫困地区,国家从来没有重大项目投入(重庆市除外),十几个县都是穷县,负债累累。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四百个亿,实行包干,丰都县在工程上马之前全县73。5万人,人均固定资产只有86元,全县固定资产六千三百万,这次“移民安置费”一下子拿到几十个亿,哪个不眼红?黄发祥一人贪污一千五百万元,就是以前全县固定资产的四分之一。

  移民安置费包干办法,湖北和四川两省政府照样画葫芦,把钱按按移民人数的比例,分给各市县政府,省政府也不干预这钱怎么用。按三峡工程移民条例所规定,各市县政府可以将移民安置费,以贷款的形式发放给企业,可以回收,也可以不回收,就给贪污创造了最好的条件。往往市县政府在回收了贷款之后,就将这笔钱另作他用了,因为规定不用上缴国库。各市县也可以将移民安置费,以投资的形式存入银行,用利息(投资的收入)来安置移民,当时有人专门著文说,三峡工程移民费400亿,以投资利息10%计算,每年利息40亿,按113万移民计算,平均每年每人的利息收入3540元,大大超过农村移民的年收入水平,但到目前为止,三峡工程淹没区的一部分移民,还有按照这个模式每月领到这种“利息”。

  总之,移民安置费是一大财源,可以生利息,也可以买股票、债卷、直接投资,一时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贪污挪用,化公为私,丰都县国土局工作人员陈芝兰就用它来买股票,万州区移民局出纳员王素梅挪干脆拿去直接上了赌桌,丰都县国土局的黄发祥则用个人借外商名义去搞饭店,所有这些,祸根都在李鵬签发的三峡工程移民条例。

  更大的贪污:进口设备回扣

  其实三峡工程还有更大的贪污受贿,只是中央政府不想查,也不敢查。中国葛洲坝集团的三峡实业公司,花七个亿进口几百辆重型卡车、大型推土机、装载机和挖掘机,全是七十至八十年代的二手设备,按国际标准早该报废的。这只是小案一桩。

  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的机电设备是32台水轮发电机组,其中第一批14台,第二批12台,最后还有6台。第一批14台,花巨款进口了12台,其余两台进口部件在中国组装,也是七十底至八十年代初的技术水平,是技术总体水平比中国更差的巴西生产的,也是西方工业国家“边缘化”了技术。论证的时候说,三峡工程所需要的重要机械设备,包括水轮发电机组,都可以国产,邹家华在给人大代表的报告中也说,主要机电设备可依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国内制造。可是全国人大批准之后,中国人突然没有能力自己制造水轮发电机组了,只能进口,采买团也周游了欧洲瑞士、德国、法国,最后买的却是巴西货,技术参数也没有达到合同要求,这中间有多少人得了多少回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三峡工程某些负责人在海外子女的银行账上,为此增加了多少美元,也许永远是个迷。

  是国内的厂家没有这样的技术能力?不是;是国内的厂家订单过多,没有兴趣来接三峡工程的任务?不是;国内的厂家的订单不足,工人们不得不下岗;是国内厂家出价太高,在招标中失败?不是,国内的厂家连参加招标的机会都没有。

  贪污对三峡工程有什么影响

  金文兆把12亿元汇入海外私人账号,对三峡工程没有丝毫影响,只要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发个文,把三峡基金从每度电7厘增加到8厘,这个窟窿就可以给堵上了。

  黄发祥贪污了1500多万元移民费,也不会影响移民迁移的进行,更不会影响三峡工程的进行,等到2002年大坝完工,水库里的水涨上来,有这1500多万元移民要迁家挪坟,没有也得迁家挪坟。三峡移民超过120万,现在完成了迁移的共22万,移民费用已经花了176亿,还剩下200多亿,要安置100万移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早已是寅支卯粮。这个大窟窿最后还是要中国老百姓来填的!

  正因为这么巨额的贪污对三峡工程没有什么影响,所以这些人才敢这么放肆。这些人敢胡作非为的另一个背景就是,他们都是三峡工程的英雄,当初他们“代表”三峡地区人民,坚决支持三峡工程上马,说了决策者希望听到的话,在决策过程中立过汗马功劳,现在无非是索取一些回报。丰都县委没有代表丰都老百姓喊过一次移民的困难,甚至在安置移民的土地容量的关键问题上,这批人为三峡工程上马两肋插刀,拍胸脯担保,“那些航空照片算什么玩艺,我土生土长,还不知道这里的土地情况吗?环境容量是充足的!”因为航空照片分析成果表明,三峡地区安置移民的土地容量极为有限。三峡工程自1994年开工以来,有12%的移民资金被贪污挪用挤占,除黄发祥等少数几人受到处理之外,大多数人只要在三讲中讲讲就算是门前清了,不受法律的制裁。

  江西省付省长胡长清贪污400万,全国人大付委员长成克杰贪污4000万,但跟金文兆、代兰生、黄发祥等人相比,则是小巫见大巫。

原载:未名空间站

  作者:瞿无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腐败大坝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