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梅 敏华:周恩来的军事领导艺术

  在中国革命的长期战争实践活动中,周恩来始终是我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遵义会议之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他先后直接参与领导或协助毛泽东制定战略方针、组织与实施战争指导,充分显现出了杰出的战争领导艺术。研究和学习周恩来的军事领导艺术,不仅对我军在新形势下的建军作战有重要指导作用,而且对地方党政领导工作,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周恩来的军事领导艺术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一、观全局、看大势,善于依据实际情况决定战略方针。周恩来在指导战争中,总是站在战略全局的高度来观察和分析形势,并依此制定出符合客观实际的战略方针。例如,1929年9月,他在给中共红四军党委的指示信中,首先从分析战略形势入手,指出各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争夺和资产階級对封建势力的离间,是军阀混战的基本原因,强调党和红军必须发动群众、反对军阀混战,这才是走向举行工农革命暴动的正确道路,和应付敌人“会剿”必须经常注意的重大问题。朝鲜战争爆发后,他从国际战略的全局指出:“朝鲜问题是一个国际问题,它同国际上的其他问题是不可分割的。”(《周恩来选集》下卷第50页)因此,我们必须从捍卫世界和平这一全局作出抗美援朝的战略决策。周恩来分析战略形势的基本理论原则是:第一,坚定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他认为,分析战略形势,主要看对人民群众的发动情况和觉悟程度,看他们拥护革命战争的态度和信心。只有把胜利建立在人民拥护我们作战的基础上,仗才能打得好。第二,学会从本质上看问题。他说,不要认为美帝国主义有原子弹,又在军事装备和军援上支持蒋介石的反革命战争,实际上美帝国主义的困难多得很,从本质上看,他们的日子更不好过。第三,必要性按照战争发展的规律办事。他说,中国革命战争,从游击战到运动战,最后发展到打阵地战,解放大城市,这就是“农村包围城市而后夺取城市”的道路。这个规律敌人是违背不了的,全党同志都要充分认识,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我们必胜的信心。

  二、树集中,倡民主,重视调动广大官兵的积极性于作战之中。周恩来指导战争历来主张、在服从中央和上级作战方针的原则下,必须广泛发扬军事民主,以充分发挥广大官兵的智慧,群策群力去夺取战争的胜利。为此,他强调必须把集中和民主有机地结合起来。在集中方面,他认为,一要反对极端民主化;二要反对军阀主义。在民主方面,他主张:提倡下级为了实现共同的作战目标,应积极向上级建议;在不违背统一方针的原则下,下级应按照实际情况活用方针。他说,我们的军事民主,有时甚至准许士兵讨论作战命令,目的是为了充分调动士兵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为保证作战的正确指挥,在集中与民主辩证统一的基础上,周恩来强调必须坚持以下原则。1、一切作战行动都必须贯彻“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一作战目的,即“歼敌为主,略地次之”的指导思想。2、一切战术的运用必须以实际情况为基础。他认为,对于红四军所取得的“十六字诀”等作战原则,必须就实际情况去运用,中央不作机械指示。在指挥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他多次在作战命令上强调“上述都署不是呆板的,敌情地形有变尚须活用。”(《周恩来选集》下卷第63页)3、必须承认一切作战方法都是发展的。他在指导新四军的战略任务和制定作战方针时指出:必须区别于华北八路军的战术,一定要因具体情况“有新的发展,新的研究,新的发扬”。(同上,第106页)

  三、重实践,善总结,擅长以具有普遍意义的经验指导全面。善于以具有普遍意义的实际经验来指导实践,是周恩来在指导中国革命战争中的领导方法之一。他长期战斗在革命战争的第一线,亲自指导战争实践。大革命时期两次率军东征;亲自领导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指挥红一方面军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与毛泽东、朱德等直接指挥红军四渡赤水战役;抗日战争初期,亲赴华北和华中地区指挥八路军、新四军开展游击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协助毛泽东几乎指挥了所有的重大战役并赢得了胜利;建国后先后参与领导了抗美援朝战争和多次保卫海、边防的自卫还击作战。伟大的战争实践使周恩来获得了丰富的军事知识和实战经验,并通过不断总结,指导着战争的胜利发展。周恩来运用战争经验指导实践具有以下主要特点:1、及时性。就是及时从战争实践中吸取经验。例如广州起义后不久,即在香港召开会议,总结起义失败的经验教训,为指导各地起义提供了新经验;及时总结毛泽东、朱德在井冈山地区反“进剿”与反“会剿”的作战经验,并指示:应将朱毛“一年来万余武装群众斗争的宝贵经验,贡献到全国以至整个的革命”。(《周恩来年谱》第154页)2、系统性。就是系统地从理论上进行总结。他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致贺龙及湘鄂西前委的指示信和致红四军党委的指示信等,都是对土地革命战争初期指导武装斗争实践经验的系统总结。1939年夏,他先后在湖南和重庆举办的游击干部训练班作指示时,系统地总结了抗日战争前期游击战争的经验,并提出在新形势下,游击战术的新原则是“敌击我隐,敌分我袭,敌进我伏,敌围我散”。(同上,第441页)3、实在性。周恩来总结经验,坚持实事求是,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并善于把自己摆进去。他在总结党对军事工作的领导时认为,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主要是没有“在国民党、政府、军队中夺取领导权,搞土地革命,以武装斗争为中心”。(《周恩来选集》下卷第169页)他认为南昌起义后失败的“主要错误是没有采取就地革命的方针”(同上,第173页),与当地的起义农民相结合。延安整风期间,他在学习馬列主義的基础上,对党的领导工作进行了认真总结,认为: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前后的任务脱离了中国革命的特点,教条地将苏联经验搬到中国来,攻占某些大城市,而未在苏联区周围发展游击战争,扩大农运。这些新的认识,对进一步统一全党的军事领导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

  四、多谋略、细筹划,坚定灵活地贯彻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和决策。遵义会议之后,周恩来长期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并在解放战争时期兼代总参谋长。他善于科学地组织统帅机关进行工作,为保障中央军委和统帅部对战略战役的正确决策和有力的指挥,创建和培养了准确细致、及时高效、协调统一等优良作风。其特点是:1、坚实不移地贯彻中央军委的战略决策和战略方针。这是周恩来做领导工作的重要原则之一,并身体力行地成为全军的楷模。2、精心组织实施,及时请示报告。周恩来坚持的原则是“小事不干扰,在事必报告”。凡符合中央意图的事,则及时大胆地果断加以处置,有的则在处置后视情将结果及时报告中央和毛泽东。如1948年10月,敌军将要偷袭石家庄,周恩来得知情报,在亲自布置了我军的反击部署后,才三次写信向毛泽东作了报告。3、勤思考,多建议。在战争实践中,周恩来总是站在战略全局的高度,远见卓识地思考党的斗争策略和作战方针,及时向党中央和毛泽东提出建议。如解放战争爆发前夕,他根据与美蒋谈判情况和对整个战略形势的分析,及时向党中央提出了,准备与蒋介石作全面大打和应令我中原军区作突围准备的建议,使我取得了战略主动权。4、新自动手,起草指挥文电。为保证中央军委对部队及时有效地指挥,周恩来在协助毛泽东指导战争时,经常亲自起草作战文电。据初步统计,解放战争时期他为30多个重大战役起草过电报指示,最多时一昼夜竟达20份之多。从而,有力地保证了各战役的顺利实施。

  五、军事打、政治谈,巧妙配合,夺取革命战争的伟大胜利。周恩来在中国革命战争中,曾多次参加过与军事斗争相配合的政治谈判,成为中国共产党内善于利用军政手段相配合来解决武装斗争问题的杰出代表。他亲自参加或指导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谈判、重庆谈判、解放战争爆发前夕与美蒋之间的谈判、渡江战役前的和平谈判、抗美援朝战争的开诚谈判,以及解决中美关系的日内瓦谈判等。这些谈判,基本上都与战场上的军事斗争相联系,相配合,成为夺取革命战争胜利的主工手段和形式之一。此外,在解放战争的一些重大战役中,他还利用我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对敌开展政治争取工作。在这些斗争中,充分显示出他高超的领导艺术和打“拉”结合的卓越技巧。在实践中他提出了一套基本指导原则,主要有:1、必须以人民的意志为转移。抗日战争结束后,周恩来曾与毛泽东一起赴重庆谈判。他说,尽管当时党已认识到和平的方针实现建立新中国的可性不大,但也要试一试。因为中国人民经过长期战争,渴望和平,当时“全国大部分人民要和平,全世界要和平,这个呼声,党不能不考虑。”(同上,第273页)我们应该尊重人民的意见。对于解放战争中渡江前的和平谈判,他认为,尽管我军用战斗方式夺取胜利的局面已毫无问题,但我们还是同意与国民党南京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因为“人民要真和平,我们也要真和平。”(同上,第327页)中国人民在战争中已付出了很大代价,只要能使国家少受些破坏,我们就应该考虑。2、必须运用灵活的策略。即无论是军事斗争或政治谈判,我们都必须紧紧掌握着斗争的主动权。周恩来认为,谈判双方“在斗争地基本方针上是绝不会让步和变动的”。(同上,第260页)但在谈判过程中,在不违背基本方针的前提下,可以根据形势在策略上作些调整。他说:“策略是根据形势的变动而变动的,但策略又是为着实现基本方针的。”(同上,第261页)重庆谈判,目的是为了向人民证明:蒋介石不要和平,渡江前夕的谈判,明知敌人是无诚意的,“尽管建议是虚伪的,条件是不能接受的,但和平建议我们却要拿过来”,(同上,第317页)以争取主动。3、必须以军实力为后盾。和平与战争,二者是相对的,也是可以转化的。周恩来认为,无论是军事打,还是政治谈,都离不开顽强的斗争,更离不开军事实力这个坚强的后盾,其涵义有二:一是说和平靠战争打出来的。他说,“和平不是靠几个协议就能实现的,要靠武力保卫自己的利益,要用武力才能取得和平。”(同上,第273页)二是说和平只有用武力才能保卫得住。50年代中期,周恩来在强调军队必须加强敌情观念和战备工作时指出:我们是主张和平的,但和平必须通过斗争去争取 .“我们的外交工作是和平斗争,军事工作是武装斗争,这两种斗争是互相配合的。外交斗争需要后盾,这主要是军事,。力量。”(《周恩来选集》下卷第274页)并说,没有军事力量这个后盾,不论是日内瓦会议还是万隆会议,我们就起不了那样大的作用。因此,他要求人民解放军必须加强国防建设,切不可丧失对敌人的警惕。

  作者单位:河南省西华县委政法委

  作者:洪梅 敏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军事广角 » 周恩来的军事领导艺术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wenwu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04:47:16

    1

    我看周恩来的最大的本领,就是和稀泥,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什么人都不得罪,早期不得罪王明,博古、李德等,也不得罪毛泽东,建国后不得罪毛泽东,不得罪四人帮,不得罪华国锋,不得罪鄧小平。
    果然是处理关系的行家里手,所以在三个不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没有人说他的坏话,四人帮说:“总理和我们坚定的站在一起,发动了一场光荣的革命。”华国锋说:“周总理和伟大领袖在一起,坚定发动文化大革命,坚决的反对四人帮的反党集团。”鄧小平说:“周总理反对文化大革命,保护了一大批老同志.”
    我看周恩来不过是一个墙头草,风吹两面到。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