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景雯:中国出现有产阶层:可爱?可怕?

◇ 中国百万富翁超过100万

  改革开放初期,谁也没有料到,在中国大地上会出现有产阶层,会出现百万富翁;人们也未料到贫富悬殊会有多大。20年后,中国不仅出现了有产阶层,而且出现了百万富翁。

  中国人的财富增长也经历了几个明显的阶段:“70年代靠劳力,80年代靠财力,90年代靠智力”。具体来说,放开商品贸易为第一阶段,一大批个体户发了大财,成了万元户或几十万元户;放开生产资料领域为第二阶段,一些人从事更大规模的物资流通和企业生产,个人财富已从几万元发展到数百万元和数千万元;第三阶段出现了泡沫经济的代表产业房地产和股票,几年下来,成功的老板资产已经数以亿计;而目前的第四阶段则已到了“知识+人才=资本”的年代,“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将被运用到现代商战中,一批有知识、有商业头脑的人才将会脱颖而出,成为第四代富人。他们的财富将以数十亿甚至上百亿计。

  中国到底有多少资产过百万的富翁,谁也说不准。1993年曾经有机构估测全国有近500名百万富翁,一年以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推断全国有5000个百万富翁。1995年11月20日,权威的《人民日报》报道,中国百万富翁已超过100万人。而同年,《中华工商时报》认为全国百万富翁已超过300万人。不过,无论怎样估算,新的有产阶层出现在中国大地,已是不争的事实。

  1994年中国人均创造国民生产总值4729元,被联合国及国际金融组织列为低收入国家,排名在第33位。但收入分配差距已经拉开,出现了改革前所没有的高收入群体。

  1997年中国最贫困的两成家庭占有全部收入的4.7%,而最富有的两成家庭占有全部收入的50.24%。这个差距已经超过美国。根据美国《商业周刊》1994年的报道,美国最穷的两成家庭占有全部收入的4.4%,最富有的两成家庭占有全部收入的44.6%。如果以银行存款来大体反映中国财富分配状况,那么中国的贫富差距与美国相比也毫不逊色。

  据美国官方1995年统计,占美国1%的富人拥有全美4成的财富。而当今的中国,有100万左右的个人存款在100万元以上。以1995年末全国城乡居民存款总额3万亿元计算,仅占全国1‰的这部分人却占有全国居民存款的1/3。1994年,美国的《福布斯》杂志有名有姓地统计出中国大陆资产超过1个亿的有17人。某权威周刊载文指出:1993年中国全国年收入超过5万元的家庭有530万,也就是说,每100户中就有2户进入高收入的行列,估计全国已有3000万人进入富有阶层。他们虽然不到人口的3%,但私人存款却占有全国居民储蓄总额的4成。

◇ 公平看待新的有产阶层

  人们对新的有产阶层有一个认识过程。起初,习惯了共同贫困的人们无论如何难以接受比自己富裕的人。当人们从心理上战胜了自己后,则对私营企业经济和其他非国有经济持观望的态度。在经过观察后,能够容忍并理解私营企业主等富有者,最后自己也参与致富之道。

  当然,人们对富有者常有偏见,认为他们大都是挥霍无度、坐享别人劳动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私营企业主等富有者大多数是工作狂,一天只休息四五个小时,为了守住资产,终日奔波,忧心忡忡。他们把绝大多数的资产用于再生产,而这些资产一旦进入经济运行的大系统,资产的使用权与所有权就相分离,也就是说,钱名义上是某某人的,但实际的使用权则是社会性的。这些资产运作的结果对社会而言,是税收,是就业,是各种产品和服务,是国家财富总量的增长。专家分析,1998年武汉国民生产总值增长13%,非国有部门的贡献占了相当大部分。从经济形势也可以看出,非国有经济的活力明显强于国有经济。目前在非国有部门就业的人已有几千万乃至上亿,从一定意义上讲,非国有企业在当前社会稳定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

  众所周知,中国自50年代以来的近30年中,社会结构单一,同质性较高,正是人们的共同贫困导致了中国综合国力不高。撇开富翁们最初的资产来源是否正当这个问题不谈,新的有产阶层的出现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大成就,是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标志之一。必须明确一点:穷人越多,这个社会就越应当诅咒;富人越多,这个社会就越值得赞美。穷人与富人的矛盾是必然的,如何协调和合理解决,就看这个社会的管理者——国家和政府是为穷人说话,还是为富人说话,还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一方面鼓励更多的穷人成为富人,另一方面通过种种法规政策缓和这种矛盾。

  当然,中国在鼓励私产回馈社会方面还做得不够,相关的社会经济政策还不明确。在西方发达国家,各种财团、企业和个人捐赠而成立的各种各样的慈善基金、科研基金、教育基金、赞助基金、奖励基金等数不胜数。这些富有者乐于捐赠,是与政府鼓励和宗教团体鼓励分不开的。所有盈利机构和个人如果向社会捐款,其捐款项可从所得税应纳税额中扣除。个人捐款免征所得税。这样,富人的巨大资产,最终的归属只有两种,一是为了追求荣誉和名誉将它捐赠,使其回馈社会;二是如果不捐赠,其相当一部分必须作为遗产税、继承税或赠予税交给政府。

◇ 如何防止贫富分化过度

  据了解,分收入阶层引导消费的政策思路包括:一、调整中等收入阶层的消费行为,增发特种国债与消费信贷的组合政策。二、调整高收入阶层的消费行为,对购买特定消费品的收入减免所得税。三、调整低收入阶层消费行为,对存款利息征收所得税。

  国外成熟的经验中,针对富人还有一个所得税的减免政策,即政府规定,买特定的消费品,如房子、汽车所花的钱,在将来的应税收入中抵扣。也就是说,以后在对收入征税时,将应纳税的收入部分减去上述特定消费,使应纳税的部分大大减少。当然这一政策并不是对其他阶层就例外,主要对富人有利,因为富人在这方面的消费比其他的人额度大。

  推行这一政策还能够解脱富人很多心头之患。中国现在的富有人群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收入来历不明,这样的政策使他们买房、买车支付的资金,可以用来抵扣以后的应税收入,等于其收入光明正大;而且,在投资和消费中给了富有人群一个接通点,对他们有了一个格外的政策优惠补贴,使之成为启动消费的主体。

  前两年讨论房价时,很多人认为住房不能再降价,采用降价等种种向房消费者倾斜的政策只能有利于富人,会使有房人占有更多的房,没房的人还是没房。这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人们必须承认一个现实,即社会财富已经被少部分人更多地占有了。不是因为有了这个政策才使他更多地占有了社会财富,而是这个政策只不过让他把货币转化为实物资产。现在,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困境是,有一部分实物资产形式的产品卖不掉,让富人承担起社会再生产过程中的蓄水池作用有什么不好?实际上这涉及的是需要解决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分配公平的问题,一个是供求失衡的问题。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在解决市场经济中的“双刃剑”方面,通常采用“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社会经济政策。有识之士认为,出现新的有产阶层并不可怕,关键是国家要有一种防止贫富过度分化的社会经济政策。首先,应有税收“劫”富的经济政策,税收功能除了满足公共需要和调整经济外,那就是国民收入再分配。再分配的原则应体现在保障经济效益下“劫”富济贫,比如建立如上面提到的制定个人所得税、遗产税和消费税政策等。个人所得税在发达国家是最大的税种,一般实行累进制,对收入越高的人实行的税率就越高。在美国,不但联邦政府征收遗产税,而且州政府也征收继承税。在许多国家遗产税也实行累进制,遗产额越大税率越高,使家族不能够靠继承权来保持一代又一代家族经济地位。财政济贫是防止贫富分化的另一社会经济政策,将财政收入的部分用于社会福利制度的开支,包括对“贫困线”以下的穷人发放现金和食物券,建造社会保障体系和老残遗属保障体系。

原载《华声月报》六月号

  作者:钟景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出现有产阶层:可爱?可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