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愚:工会应该成为和谐社会的支柱之一

  中国的社会正在转型,从一个农业、农民为主的社会转变为工业、工人为主的社会。从一个人治的社会转变为民主和法制的社会,从一个文化单一的社会转变为多元文化的社会。

  社会的发展有四种形式,即改良、改革、变革和革命,变革是社会的全面改革,即社会的转型,中国正处在变革状态。变革状态下的社会矛盾会比较多,社会矛盾在冲突和非冲突之间徘徊,处理得不好就会使一些非冲突矛盾成为冲突性矛盾,主要矛盾如果成为冲突性矛盾,就会导致社会革命。

  中国的变革时期要求社会的各种力量在解决好各种矛盾,避免社会进入革命状态。因为革命是柄双刃剑,在破立的冲突中,会严重的削弱国力。在资源争夺成为主导政治的国际环境下,如果中国社会进入革命的状态,革命就等于亡国。因而,中国需要在变革的状态下,化解各种矛盾,维护社会的和谐安定。中国需要优秀的政治艺术。

  中共建设和谐社会的号召,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是优秀政治艺术的表现。建设和谐社会的主要途径是化解社会矛盾,要使社会的各种力量都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的力量,工会应该成为化解社会矛盾的主要力量之一。

  随着工业化和市场化的进程,劳资矛盾已经是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矛盾。近几年来,这种矛盾已经有普遍的显现,经常表现为告状、上访、怠工、罢工、游行、阻碍交通,矿难,恶意拖欠工资,体罚,非法搜身,甚至鱼龙混杂,出现打、砸、抢。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政府官员采取了掩盖矛盾和压制矛盾的方式,只是企图暂时缩小事态,不是从根本上化解矛盾,不是禹导而是鲧堵,这是一种且顾眼前,不负责任的方式。这种官场的方式用多了,最后必然会把社会矛盾聚集起来,把变革引向革命。

  社会需要在劳资之间寻找一种缓冲矛盾的力量,这种力量应该是工会。遗憾的是,现在的工会组织没能充当劳资矛盾的缓冲器,在劳资矛盾有激化趋势的的时候,在近几年的劳资矛盾事件中,几乎看不到工会的作用。

  面对社会的转型,工会迷茫了。当近亿农民进入工人队伍时,工会麻木,不能及时在农民工中开展工作,甚至还不认为这些农民已经是产业工人。当企业改革中发生损害工人利益,发生激烈的矛盾的时候,企业工会还在等待着上级工会或者其他上级领导的指示,不知道怎样介入,不知道站在哪一方的立场上,只得装聋作哑。

  在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社会中,不能再把工会只理解为階級斗争的工具;要与时俱进。在劳资矛盾必然性的情况下,构建和谐社会的大局,要求工会成为站在工人立场上的劳资矛盾的缓冲器。

  工会首先要有明确的工人立场,能代表工人。工会的工人立场表现在工会干部必须有工人民主选举产生。在工会干部的选举中,必须实行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的制度,要提倡竞选制。工人随时可以撤换工会干部,工会主席的撤换和任命不需要任何机构批准,工人弹劾工会主席,只需要有超过一半工人的签名。工会干部成为工人的雇员,才能保证工会干部工人立场。工会干部的收入来自会费,工人可在社会上招聘工会干部。工会的工人立场还表现在决策的提案民主表决制度。其次,在维护工人利益的基础上化解劳资矛盾,要成为工会的主要职责。在社會主義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多数的劳资矛盾是非对抗性矛盾。非对抗性的劳资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都是由于处理不及时或者处理不当造成的。工会的主要工作就是及时化解这些矛盾,不让这些矛盾有计划的条件。

  工会理论工作要与时俱进。随着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社会的建立,工人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发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切以出卖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作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人都是工人,包括黑领(以工为主的亦工亦农的劳动者,俗称农民工)、蓝领和白领。传统的工会只代表蓝领和部分白领,远远跟不不上时代的发展,工会必须是全体工人的代表。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资矛盾是必然的要产生的,工会的改革也是必然的。因为利益诉求不同。这种矛盾不只是表现在非公经济实体中,公有资本和工人之间也有矛盾,当然是局部和整体之间的矛盾,是公有资本代表方式和工人利益之间的矛盾。为了把这些矛盾控制在非冲突的条件下,只有在劳资之间使用缓冲器,只有工会能够充当这种缓冲器。

  劳资和谐也是工人主要利益所在。在社會主義市场经济条件下,完全可以避免劳资之间的冲突性矛盾。因为公有资本是资本的主要成分,劳资之间相辅相成,劳、资之间的生产关系也应该是和谐的生产关系。劳资和谐给工人提供了就业机会,由公有资本和劳动力结合产生的利润是公民整体的利益,当然包括工人的利益。企业经营的成果中也有工人的利益。这些利益当然要建立在劳资和谐的基础上,否则一损俱损。

  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劳资关系既不是资本主义的对立为主的劳资关系,也不是斯大林模式的一体式的模糊劳资关系,而是以劳资合作为主的和谐劳资关系。

  为了使工会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支柱,使工会成为法定的劳资矛盾的缓冲器。工会应该脱离官归属,消除官僚化,回归社团性质。取消工会的单独立法,工会章程服从社团法规。党对工会的领导体现在对建立法规和法规修订的领导上,体现在培养党员成为工人领袖——争取工会委员会的民主决议和党组织的决议一致性上。在利益多元的社会中,个人不能代表党,企业党组织也不能代表党,应该维护的是党中央对总工会的领导。企业和地方的党组织应该为为了工会的独立性,民主性提供条件。

  现在劳资矛盾集中表现在农民工和各种资本之间的矛盾,以及企业改革中工人和公有资本代表方式之间的矛盾。为了掩盖和压制这些矛盾,把农民工排斥在工会之外,取消改制企业工会的维权活动。一些企业工会也没有按《工会法》来组建,也没履行其法定的责任和义务,企业领导任命企业党委成员或企业领导中的副职兼任工会主席现象比较普遍,这样的企业工会是不合法的。这样就毁坏了工会的形象,同时也毁坏了中共的形象,是在制造矛盾,激化矛盾,与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背道而驰。

  如果工会能够成为和谐社会的支柱,就不会使非冲突的劳资矛盾发展成为冲突性矛盾,还能使已经冲突的劳资矛盾化解为非冲突型的矛盾。我们不能幻想消除劳资矛盾,更不能掩盖或压制这种矛盾,组织工人进行有序的,合法的抗争,就是化解矛盾的有效方式,应该是工会的主要职责。另外,工会在参政和参加企业制度的制定过程中,要站在工人立场上,力争避免法律和制度的缺陷造成的劳资矛盾,对社会的不和谐因素防患于未然。

  在社會主義市场经济条件下,工会的主要工作既不是階級斗争,也不是只是工人的福利代言人,是劳资矛盾的主要协调者,和谐社会的主要支柱之一。

  现在出现的主要劳资矛盾有两点,一是农民工和各种资本之间的利益矛盾,二是企业改革中新产生的工人利益和公有资本代表方式之间的矛盾。

  现在最需要工会的是农民工,因为他们遭受的利益侵害最严重,但是,组建黑领(农民工)工会不符合和谐社会的要求,因为那会造成社会更严重的分裂。工会的目标应该是优化农民工的生存状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使黑领变成蓝领,消除农民工的阶层定位。另外,农村的改革必然会使土地集中使用,现在的农民工脱离土地是必然的,农民工现象只是暂时的现象,农民工阶层是一个暂时的阶层。由于农民工具有流动性较大,季节性强,从业的连续性差的特点,他们的会员证应该得到各地各企业的承认。在企业的基层,现阶段可以成立农民工的工会小组,甚至可以成立以车间(工区)为单位的农民工基层工会,这样可以集中特点和资方打交道,有利于及时消除劳资矛盾。

  广东兴宁大兴矿难表明,矿难是劳资矛盾无限发展,矛盾激化的产物。矿工几乎都是农民工,由于没有工会,他们没有力量同官商勾结的资方进行利益博弈。工人需要养家糊口,资方需要利益最大化,在这对矛盾中间,没有一个起协调作用的力量,不能形成利益共同体,最后无限强势的资方利益牺牲了工人的生命,导致矿难。如果工人有知情权和话语权,绝不会发生这种用命换煤的惨剧。工人没有工会,就不会有知情权和话语权。如果有站在工人立场上的工会,组织工人履行工会对安全生产的监察权,资方的利益就会让位于“安全第一”的原则,就会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创造出安全生产的条件,避免矿难发生。工会缺位,是兴宁大兴矿难的主要原因。

  在企业改革的过程,职工、企业、国家的利益本来就有一定的矛盾,由于一直没有优选出公有资本的代表方式,出现了第四者利益,即管理层利益,增加了企业中的矛盾。由于管理层利益以强势的权力方式出现,不同程度地侵害了其它三者的利益。企业改革中出现了多方利益的博弈,由于法制不够健全,这种博弈一时还不能有一个科学的完善的规则。在这种情况下,工人的权力的弱势地位造成了对工人权利和利益的严重侵害。这时候,工人就更需要工会来代表他们的利益,以集体的力量改变权力的弱势地位,削弱第四者利益的强势,保护其它三者的利益。

  铜川、阜新矿难表明,矿山负责人为了追求绩效,也就是为了升官发财,拼命超产,破坏了安全生产系统各个环节的平衡,导致矿难。错误的公有资本的代表方式形成了第四者利益,第四者利益已经凌驾于安全生产的原则之上,也就是凌驾于工人生命安全之上。如果公有资本的代表方式不是精英主义的方式,而是民主的方式,使工会成为公有资本的代表之一,职工利益和第四者利益就有了博弈条件,安全生产是职工最大的利益,工会就会使用法定的安全生产的监察权,阻止危险的超产,避免矿难发生。铜川、阜新等矿难的发生,是错误的公有资本代表方式和工人利益矛盾激化的结果,是工会安全生产监查权缺位的结果,也就是工会弱势的结果。

  频发的矿难,只是工会缺位,工会弱势的典型表现之一。在步入工业社会的过程中,各行各业的劳资矛盾都会逐步显现出来,需要工会来协调劳资矛盾,需要工会成为社会和谐的支柱。

  最平稳的办法是改造现在的工会,使其尽快适应近亿农民成为产业工人这一现实,尽快适应企业改革产生的新的劳资矛盾。是否可以探讨农民工入会和参加工会活动,缴纳会费的灵活性?探讨在从事高危险生产的企业设立工会领导下的工人安全生产监察委员会?探讨工会(职代会)成为公有资本的代表?总之,原来工会要与时俱进,通过改革,成为和谐社会的支柱。否则,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中的必然的劳资矛盾以及在构建和谐社会时需要劳资矛盾缓冲器这一政治需求,会孕育新的工会,来代替原来的工会。

  作者:俞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工会应该成为和谐社会的支柱之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