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武:广东实录:贪官难过美人关

  最近,有位专家在调查男性贪官污吏的犯罪过程时,得出结论说:有90% 以上的男性官吏因与一些不干不净的女人发生关系而导致身败名裂。该学者引用古语得出结论:“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

  在参观“广东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成果展览”时,记者发现,参观者最感兴趣的图片,是贪官污吏与情妇、“二奶”的合影照片。比方说,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是被绝色女子张猗拉下水的,人们收看电视新闻时,普遍认为张猗是个很普通的女人,怀疑被人称为“北京帅哥”的曹秀康是否眼力不佳。其实,张猗真是个绝色女子,展览会展出了一张曹秀康与张猗坐在豪华轿车里的合影。

  目睹这张照片,谁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的张猗,已经是过三十的女人了。她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岔开,打出了一个英文字母“V ”,那笑是甜甜的,活灵活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为了拜倒石榴裙下,曹秀康把守的湛江海关国门失守,假如张猗是个相貌极其普通的女子,曹秀康能沉湎女色吗?“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句顺口溜是广东百姓对一些贪官污吏很形象的比喻,它深刻地概括了一些贪官污吏倚红偎翠的腐败现像。

  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原副处长王建业受贿贪污,始终和一个名叫史燕青的女子搅在一起。一篇报道这样写到:史燕青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这个“快乐”的单身贵族对于花钱有病态般的嗜好,精神上、肉体上难以言喻的男欢女爱,使得这对男女再也无法分开了。这对利令智昏的男女色胆包天,根本不把国法放在眼里。1992年6 月20日,这对野鸳鸯化名办理了结婚登记,又花钱购买了洪都拉斯护照,先后到洪都拉斯、香港、美国、荷兰、瑞士、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饱尝异国情调,享尽旖旎风光,而这一切的享受是建立在两人同谋受贿、贪污1300余万元人民币的基础之上。最后的结局是王建业被判处死刑,史燕青被判处死缓。

  广东天龙集团原董事长兼总经理谢鹤亭贪污1000万元、挪用1000余万港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亿多元,资产沉滞4.45亿元,他最后被判处死刑。谢总生前还有一大好,便是沉湎于女色。他当总经理五年,带着诸位靓丽妖艳的“女秘书”们周游过30多个国家,他频繁更换“女秘书”,任用有争议的干部,引起干部群众不满,要求召开党委会讨论,谢总眼睛一瞪:“什么鸟事都经党委会讨论,还要我这位法人代表干什么?你们这样做,还他妈的给不给我面子?”于是又专程赴京,高薪聘请三名姿色出众的“公关”小姐,放在自己身边。1994年5 月,谢在香港又与一名杨姓小姐勾搭上,他以每月二万多港币“金屋藏娇”,先后送给杨500 余万元港币。

  深圳市沙井信用原主任邓宝驹也曾是一名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花心主任”,他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挪用、侵吞公款2.3 亿,他不仅包养“二奶”,还有“三奶”、“四奶”和“五奶”。他与“二奶”阿琳有一个私生女,前后花在“二奶”身上约300 万元;广州的“三奶”和北京的“四奶”也不是省油的灯,绝没少花从邓宝驹那里得来的钱。“五奶”小青原是被台商“包”起来的,硬是邓宝驹软缠硬磨夺了过来,在四个情妇中,小青是他的“重点供养对象”,邓宝驹从认识小青至亡命外逃近800 天,总共花在小青身上的钱多达1840万元,平均每天2.3 万元!

  一位研究“贪官与女人”的学者指出:近年来,一些身居要位的官员不仅大搞婚外恋,而且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堕落到嫖娼狎妓的地步。对于个人的私生活他人不该评头论足、说长道短,但是贪官则不同,因其为官,系公众人物,所以自当检点,更因其婚外与女人非正常的交往多是靠人民赋予的权力,所涉钱财又多不干净,所以他自然要比普通人更多地受到社会舆论的关注和监督。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贪官与女人非正常的交往容易诱发更严重的犯罪,无论是找相好、包二奶、养情人,还是带“小蜜”或嫖娼狎妓,都需要强大的经济后盾,而贪官如果仅凭其正常收入,别说是包了养了,就是居家过日子也很拮据。因此,他要想风流,必然会利用手中的权力猎取不干净的钱财。一旦沉湎其中,便很难予以节制,越玩越来劲,越玩越要用钱,因而贪婪的胃口也就越来越大,罪恶的黑手也就越伸越长,如此恶性循环,直到其政治生命的完蛋。

  贪官污吏们婚外与各色女人性交往的行为,就其实质而言是权色交易,而权色交易的落脚点又在“钱”,贪官污吏凭借手中的权力敛财猎色,各色女人看重的是贪官污吏手中的权和由此而能产生的“经济效益”,各有所好,各有所求,各有所得。在彼此的交易中,贪官污吏们得到的是感官的肉体上的满足,各色女人从中得到的是大笔的钱财和虚荣心的满足。中国古代曾有“女人祸水”、“女人误国”这么一说,当今也有人将一些官员的腐败归罪于女人之论,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冤枉了女人,因为根子还在玩弄女人的男人身上,就绝大多数情形而言,女人在其中充其量是个“帮凶”,不过是通过自己的“付出”而较轻易地得到一些不干净的钱财。

  分析导致这些贪官生活堕落,作风糜烂的原因,有近年来人们性观念的开放,有社会对于婚外性生活的宽容,有别有用心之徒的色情攻关、“肉弹”进攻等等,但最根本的原因还在自身。就上述列举的大量案件来看,有一种观念更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这便是为数不少的官员觉得在当今社会中,如果婚外没有( 甚至几个) “红颜知己”或“小蜜”,就似乎枉度此生,而如果不趁年轻和有权时多占有几个异性享受,便似乎成为此生的一大缺憾。有人甚至这样认为:“红颜”养眼,“知己”养心,“小蜜”养身。此外,在一些女人意识中,不以出卖自己的色相肉体为耻,反以能傍上一个大款或高官为荣。这种观念目前呈现出一种恣肆蔓延的势头,甚至在有些男女中还形成一种攀比心理。

原载[深圳热线]

  作者:刘志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广东实录:贪官难过美人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