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中国人,是到了梦醒的时候了

  自改革开放以来,国人受困于一个神话,那就是GDP神话。国人——或者说主要是政府,是如此地痴迷于这个神话,以至其他的一切在GDP面前统统是无足轻重的,什么清山绿水,微波荡漾,乃至人民的体质与健康,在GDP面前,都是轻如鸿毛,都必须给GDP让路,终于,在改革开放不到三十年,我们成功摘下了“世界垃圾场”的桂冠,在全世界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里,我们中国就荣幸地占据了16个(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依次为:太原、米兰、北京、乌鲁木齐、墨西哥城、兰州、重庆、济南、石家庄、德黑兰,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其他报道各种说法略有不同,但污染最严重的大部分城市都在中国,这事倒不假,参考消息也作过类似报道),相当于80% 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城市都在中国了,这真是3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最伟大”成就之一,面对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成就,国人是否个个都感到了那份自豪与荣耀了呢?

  我的家乡,温州,以富有闻名全国,温州人,号称是中国的犹太人,每个来到温州的,通常都会去逛一下五马街,去看看温州的繁华。我不知道,这些游客中,会不会有人有兴趣去看看温州的河流,那样的话,他就会看到温州的另一面——因为温州市区的大多数河流都是黑的,而且我敢保证,温州95% 以上的河流都在散发着“硫化氢”的味道,我想起我当年读高中的时候,由于母校正位于水心河(水心河名字源于水心先生,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叶适)边,我经常会有闲情去散散步,此时,微风过处,送来缕缕臭气,仿佛远处某户人家打翻了马桶似的。这于东海“逐臭之夫”来说,想必真是味道好极了,只可惜本人的品位一向还属正常范畴,只好对“水心先生”说声拜拜,徒徒羡慕起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朱自清先生来了,那时侯温州的条条河流还正散发着香气。——其实别说是二十年代,其实在20世纪八十年代,本人家乡的河流还清的很,香得很,那时侯本人一上完学就跳进家门前的“沙河”里,每天都要与我的沙河来个亲密接触,那时候,我们全村人吃的水都从这河里挑上来,这河清得可见人。但从九十年代起,这河就不行了,发臭了,别说是喝,连用来洗衣服都不行了,原因就是在河边造了很多厂,特别是造了个造纸厂后,我家乡的河就死翘翘了,因为这些厂不经任何处理就把污水排进了河里——这是本人亲眼所见。至于为什么会没人来管这些厂的排污呢?本人听说也有不少村民去告的,只是每到春节期间,那些厂家老板都提着一皮箱的钱去环保局长家,还有其他什么长家拜年,所以也就没人来过问这排污的事(这事非亲眼所见,是听说而已,但没人来管理污染问题倒始终是个事实)。类似的,不仅是我家旁边的河,而且是整个温州的河,都变黑变臭了。——难道整个中国不是这样吗?看看你们家乡的河流,是不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正在变黑变臭。

  在中国,不断在变黑变臭的何止是河流而已。中国的山,在变得荒秃,中国的土地,在不断的荒漠化,中国的农田,除了不断的被蚕食外,也不断地在盐碱化,我的老家就曾有上万亩基本农田被市里聪明地分成几个小部分,被省里批了下来,2000年时,以一亩三到五万的价格从农民手中征收过来,建立了所谓的滨海工业园区,也有一些人或者不满于土地被征用,或者嫌补偿太少,为此频繁上访,甚至上街游行,闹到最后,有四个被抓过去各各判了几年——据我一个在法院工作的朋友说,当时连法院院长都觉得这样判人有罪是没道理的,但是在某些官员的强令下,这几个带头的农民就这样毫无选择地成了祭品,唉,从此呢,我家乡的“千万亩良田就全都做了厂”,本人看到那些自己也曾耕耘过地土地全部被填了当作厂房,从此由绿色变成水泥白,心中真是百味难陈啊。不说了,免得有人说我阻碍了他们的官路。

  我想,河流变黑变臭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人心也在变黑变臭,金钱,政绩,欲望,已经蒙蔽了世人的心,在某些人眼里,除了创造政绩往上爬之外以及不断捞取钱财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进入他的心灵。

  无锡,太湖明珠,鱼米之乡,工业名城,人均GDP居江苏之首,可谓是牛气冲天的一个城市,可最近它的几百万市民却苦于无水可喝,无水可洗,无水可用——除了冲马桶有水以外。无锡的桶装水价格已经涨到50元一桶。听专家说,这个由太湖藻类水华引起的水资源污染问题有可能要持续近5个月,我不知道接下来无锡人民要怎样度过这个难关,即使他们不得已要炸坝引长江水,我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不能缺少水。

  鱼米之乡,蹲坐太湖边的无锡突然就遇到了这致命的缺水问题,其他城市呢?还有前年的松花江原油污染事件,这些,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警惕吗?还不足以让我们从高歌狂进的GDP营造的美梦中惊醒吗?

  或许,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们会逐渐明白一些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清洁的水源,清新的空气,安全的饮食,良好的治安环境与吏治环境,这些,都比GDP来得重要,这些,才是人们安居乐业的基础。我们都知道,江苏省的GDP在全国名列前茅,已经超过2万亿,但据《现代快报》报道:5月18日江苏省建设厅负责人(徐学军)表示,受水源水质污染等因素影响,江苏省癌症病人总数占到全国的12%.如果这数据属实,那就表明,中国八个生癌症的,就有一个是江苏人,江苏为这个GDP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江苏的高速发展,把整个太湖变成污水池,这代价不可谓不大,而中国的发展,正有把黄河与长江两大母亲河变成污水池的趋势,这代价不可谓不大。

  中国人,是到了梦醒的时候了!

  为什么个个官员会如此痴迷于GDP?因为GDP是他们的政绩所在,是他们进身之台阶,现在,我想,我国是到了这个改变唯GDP论的时候了!

  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人,是到了梦醒的时候了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常笑天 说:,

    2008年04月23日 星期三 @ 15:24:38

    1

    不要太担心,为了快速发展养活全国人民,提高人民的全面素质,必须付出这些代价,虽然惨重了点。

    回复

    五E神 在 七月 24th, 2008 02:31:03 回复:

    狗屁,养活全国人民?是谁养活了谁?
    用房子把你的钱掏空,没钱教育下一代生了儿女还打工!
    用房子把你的钱掏空,没钱治病毁灭人口计划才能成功!

    用教育把你的钱掏空,没钱住房子让资本家当你的房东!
    用教育把你的钱掏空,没钱治病让你横尸太平间中!

    用医疗把你的钱掏空,没钱住房子让你浪荡不得片刻安宁!
    用医疗把你的钱掏空,没钱治读书让你不懂啥是精英!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