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海:“黑砖窑”——中国官商勾结的杰作

  中国当代最血腥的奴隶工场——黑砖窑暴光后,当地最大的父母官山西省长于幼军在媒体公开道歉,对此,中国百姓又做何感想?是再次感谢党和政府终于还被侵害、被压迫、被侮辱的农民工、童工、智障工一份迟来的正义吗?!当洪洞县工作人员把一份合计5000元的工资加慰问金送到16岁少年陈成功手中,记者问他对此满意吗,少年坚定地回答:“不满意,我们忍受的折磨和付出的劳动远远不是5000元钱可以相抵的。这些经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想起来就害怕。”

  看来现在的中国百姓不再像从前那样,政府稍微做个象征性抚慰动作就感动得涕流满面。这是件好事,这是一种觉醒,是一种人格、人权意识的升华,是对那种隔靴搔痒、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式的假惺惺的关爱的反抗与憎恶。

  我不想对那些黑心窑主说三道四,他们实在是不配!因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些社会渣滓、地痞、流氓、恶棍应该天诛地灭。只是这种结局在充满特色的中国来得太晚太迟,伤透了百姓的心。

  我要说的是,那些“黑砖窑”为什么那么黑、那么凶残,在阳光下那么明目张胆,为所欲为?法律在哪里,正义在哪里,天理在哪里?

  震惊海内外的中国当代最血腥的奴隶工场,没有官员的保护伞,没有官员的切身利益作祟其中,小泥鳅翻得了如此滔天巨浪吗?仅举一个极具讽刺意味、极具戏剧性小例子足以说明官员的丑恶嘴脸:运城永济市劳动保障局监察员尚广泽在遣送被解救的未成年工朱某的途中,又私下将朱某介绍到另一个非法砖窑做工。有这样的国家干部,百姓上哪说理去!更可笑至极的是那位黑心官员的名字竟叫尚广泽,该名字是否可以解读为崇尚广泛施惠百姓以恩泽呢?多么可笑,多么虚伪,多具讽刺意味,也许读者由此会联想得更多更远些吧。

  而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孙宝树在22日新闻通气会上,把像尚广泽之类的官员称之为少数,不知广大读者能否认同,笔者以为尚广泽之类官员绝非少数,少数官员会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做出震惊海内外的大事件吗?少数官员能勾结那么多地痞、恶棍把那么多农民工、童工、智障工像奴隶一样束缚起来,肆意侵害、盘剥、压迫、侮辱吗?再看看于省长的道歉,他说黑砖窑事件,暴露出在农村地区劳动用工(劳动社会保障部)和流动人口管理(公安机关)存在漏洞,(前两个括号及其内容为笔者所加)政府有关部门监管不到位,工商部门对无证砖窑没有及时发现并依法取缔……

  谁都知道,出了这么大事件,上述三部门当然难辞其咎,然而只有这三个部门有责任吗?其他有关部门呢?当然了,在这种时候,谁都不会再来跟着凑热闹,可是在黑砖窑红火的时候,我相信绝不仅这三个部门从中受益,那时黑砖窑门前即使不是车水马龙,也该人来人往。因为黑心官员们惦记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份利益。这是肯定的,也是不难想象的。这怎么能像孙副部长、于省长所说是“个别或者少数”腐败分子所为就一言略过呢?这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吗?这种道歉、这种发言能有多少真心,会有多少诚意?不要再来上智下愚那一套了,老百姓也许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也许没有官员们想象的那么愚蠢至极吧!

  砍几颗地痞、恶棍的狗头对执政党来说太易如翻掌了,对那几颗狗头落地之事,百姓也许不太关心,人们坚信有些狗头一定要落地。人们关心的是,执政党如何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这对百姓来说太重要,如果这个歪把子不削掉,将来一定会有若干个洪洞县、若干个黑砖窑如雨后春笋般前赴后继地再冒将出来,还要有更多的生命被剥夺、被欺凌、被侮辱、被压榨、被侵害。因此人们要求政府下决心从根上整治腐败。人们拭目以待于省长的表示:“对那些为非法砖窑、非法煤矿等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对辖区内非法用工,尤其是非法拘禁,强迫民工劳动,非法使用童工和智障人员等问题不闻不问、失职渎职,造成严重后果的党员干部和公制人员依法依纪严肃查处,绝不姑息迁就。”人们要看,这似乎掷地有声的表示,会是干打雷不下雨,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抑或干脆又是不了了之。在中国,这种干打雷不下雨,雷声大雨点小,或者干脆就不了了之的先例太多太多,充其量再缀上一句下不为例,则万事大吉,于是乎,官员们又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地沆瀣一气,从头再来。

  在国外的法治国家,一个地区或行业发生影响如此恶劣的事件,负责该地区或该行业的行政主管官员们必定会引咎辞职,下台走人。我们拭目以待,于省长能否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那些相关的市长、县长、乡长、镇长能否以于省长为标杆,用实际行动表示一下对人民的尊重,对道德的尊重,对自己良心的尊重!

  希望广大媒体守住自己的良心和职业道德,将跟踪报道此事进行到底。人民的眼睛不仅在盯着官员们如何动作,也在热切地关注你们。

  作者:迷人的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黑砖窑”——中国官商勾结的杰作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