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玉:山西奴工事件凸现出三个政治问题

  山西砖窑,不,哪里仅仅是山西,其实曾几何时,全国各地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奴工现象,只是到了现在,到了山西奴工现象更加普遍更残酷罢了。那些奴工特别是其中的童工,其被奴役强制劳动的悲惨情景,人们连想都不敢想。人们在与希特勒法西斯集中营相比较,在与二战德日战俘营相比较。面对血和泪、灵和肉的奴工的悲惨遭遇,人们愤怒了。许多人在诅咒社会制度存在的严重弊端,诅咒这一群群贪官恶吏的丑陋悪行,诅咒贪婪残忍的当代“奴隶主”。然而,人们在诅咒时,却忽视了山西奴工事件所凸现出的三个政治问题,这就是政治教育的劳而无功;人大代表的民瘼冷淡;资讯系统的麻木不仁。

  先说政治教育的劳而无功。山西奴工事件曝光以来,举世震惊。案件的详细报道,大量奴工的悲惨遭遇,说明“奴隶制”在中国山西的一些地方肆无忌惮,而有些已经经过“三讲”、“叁個代表重要思想”、“先进性”、“八荣八耻”和“以人为本”等一系列政治教育的官员不仅是肮脏的“奴隶制”的呵护者,甚至是直接参与者。这活生生的事实,难道不令这些花费巨大的的政治教育丢尽了颜面吗?!凸现了这一系列政治教育,起码在中国山西是认认真真走了过场,劳而无功。也说明“我们选拔干部的制度是落后的。”(鄧小平语)

  次说人大代表的民瘼冷淡。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暗访时,甚至从当时埋尸的工人口中听说,在埋掉他们时,两个人似乎还有呼吸。这样的人间地狱,存在了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历时数年。这样的“童奴”,不是几人,而是上千人。那么多父母寻找失踪孩子的告示,难道还不足以引起当地各級人大代表的高度关注?在数年的时间里,地方官员犯下如此骇人听闻的渎职罪,为什么山西省各层次(乡、县、市、省)的人大代表毫不知情?毫无反映和毫无作为?为什么中央于每年三月初旬召开的“两会”数千代表也毫不知情?毫无反映和毫无作为?我们知道古代奴隶制的丑陋,我们知道殖民者贩卖黑奴的冷血,我们知道早期资本主义压榨童工的贪婪,然而,在奴隶制、贩奴、童工早已成为千夫所指的二十一世纪,在自豪地炫耀大国崛起和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却出现了大规模“黑窑童奴”,而那数千人的“两会”代表对此却毫不知情,岂不是对自己的身份和资格的一个揶揄和嘲讽?!凸现了各級“两会”代表并非来自民意,而是由官意所钦定的,因此,他们只知道对“官意”的“拍手”和“举手”,而不青睐于民瘼的关心和“鼓与呼”。

  再说资讯系统的麻木不仁。如果不是失踪孩子的父母们执着寻找和互联网的勇敢作为,恐怕这罪恶至今仍然不为人知。而有的童工,竟然已经被疯狂虐待了七八年!昔日的抗日战争也不过就是八年!八年!中国的各级数以千计万计的报纸期刊电台电视记者特别是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都干什么去了?凸现了中国资讯系统实行的“喉舌制度”存在着严重弊端,这就是对社会机体上所患的疾病或者麻木不仁,或者视而不见,不到脓液四溢地步,一般是不会曝光于社会和端到阳光下晾晒的。

  上述三个政治问题的再次露面,强烈呼吁政治体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正如鄧小平所言:“如果不坚决改革现行制度的弊端,过去出现过的一些严重问题今后就有可能重新出现。只有对这些弊端进行有计划、有步骤而又坚决彻底的改革,人民才会信任我们的领导,才会信任党和社會主義,我们的事业才有无限的希望。”

  2007年6月18日晩

  作者电子邮件:ycy55(at)sohu. com

  作者:于成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山西奴工事件凸现出三个政治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