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阳:山西黑砖窑让一些人从此懂得毛泽东

  看看“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就可以明白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农民起义,为什么国民党会被赶出中国大陆,为什么中国老百姓会拥护毛泽东。

  不必讲什么大道理,不必咬文嚼字卖弄术语名词。看看事实,自己再设身处地想一想就够了:如果沦为奴工的是你或你的孩子,每天在打手和狼狗的监视下干18个小时,“早上5点开始上工,干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而睡觉的地方是一个没有床、只有铺着草席的砖地、冬天也不生火的黑屋子,打手把他们像赶牲口般关进黑屋子后反锁,30多人只能背靠背地‘打地铺’,而门外则有5个打手和6条狼狗巡逻;一日三餐就是吃馒头、喝凉水,没有任何蔬菜,而且每顿饭必须在15分钟内吃完”、“只要动作稍慢,就会遭到打手无情殴打,因此被解救时个个遍体鳞伤。而烧伤的原因是打手强迫民工下窑去背还未冷却的砖块所致;因为没有工作服,一年多前穿的衣服仍然穿在身上,大部分人没有鞋子,脚部多被滚烫的砖窑烧伤;由于一年半没有洗澡理发刷牙,个个长发披肩、胡子拉碴、臭不可闻,‘身上的泥垢能用刀子刮下来’”试问你会做何感想?如果“因动作慢便会被用铁锹猛击头部,当场昏迷、死亡”、“被几名打手用塑料布将尸体裹住,随便埋在了附近的荒山中”的命运落到你或你的孩子头上,你会如何评价?如果你也落到“暴利下却不给工人一分工资”的处境,拼死拼活却不得温饱,你又会是何滋味?在你处于叫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上天无路、逃跑无门、一切告状诉求均枉费心机的绝望中时突然有人把你和你同命运的奴隶们组织起来,带领你们揭杆而起,把奴隶主及其爪牙揍个灵魂出壳,把他们的地狱彻底砸烂,把自己的命运重新把握在自己手中,从命贱如蚁又变成了人。此时你会做何感受?至少有了切身体会,懂得了什么叫“水深火热”,什么叫“解放”。

  当你被绑架、被剥夺了自由、被迫沦为黑砖窑里的奴隶后,听到张维迎的“高论”——“在计划经济时代,不要说收入差距,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国家主席的生命、自由都可以随便剥夺”,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当你处于被毒打被奴役奴工地位,听到张维迎的“高论”——“如果一个国家劳动市场变得非常的僵化,人们把保护劳工的希望都寄托于政府,而不是相信市场力量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经济要健康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市场本身纠正自身毛病要比政府纠正市场的毛病更为有效”等等,又会作何感想?会觉得这是真理还是胡说八道?当你被解放后如果跑来个“主流精英”说,不对,你们这是“喝狼奶”、“破坏社会文明”、“阻碍历史发展”、“破坏民主”、“扼杀自由”、“专制独裁”,你又会如何感受?“精英”整天用“伤痕文学”哭天抹泪,把毛泽东时代描绘得那么悲惨,那么暗无天日,那么灭绝人性,而对“黑砖窑奴工”呢?可曾有片言只字谴责控诉?一对比就能知道究竟什么是真正的“悲惨”,什么是真正的“暗无天日”,谁才是真正的“灭绝人性”,就可以知道整天喋喋不休地诅咒丑化毛泽东、对“黑砖窑奴工”的境遇却无动于衷的“精英”是何等的虚伪,何等的无耻!

  “存在决定意识”。一旦有了如此存在,你能不懂得领导奴隶闹翻身的毛泽东吗?你能不对“主流精英”的“狼奶”、“文明”、“民主”、“不要把保护劳工的希望都寄托于政府”、“靠市场的力量保护劳工”之类说教嗤之以鼻吗?

  当“黑砖窑奴工”被绑架被奴役的时候,当他们家庭到处寻找、到处告求的时候,山西省上上下下的官员在哪里?“法律”在哪里?“民主”在哪里?“文明”在哪里?“和谐”在哪里?“精英”又在哪里?可曾给过任何实质性的援助?一切都跟没有一样,甚至比没有更糟:公然包庇黑砖窑主,阻挠救人。问题的转机是怎么来的?400位家长联名上网诉求“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注意,是“谁来救救”:求的是谁?不是政府,不是法律,不是“民主”,更不是“精英”,而是哭求社会,哭求苍天。这说明了什么?其心已死。不管是来自哪个行业,也不管各自有何背景,他们已经不再指望上访,不再指望告状,不再指望地方政府官员良心发现,不再指望法律,不再指望“民主”,当然更不再指望“精英”。他们无力靠自己解决问题,又不知道该指望谁,所以才会发出如此绝望的呼吁:“谁来救救”。这已经不是个别人个别时期的个别事件,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十个八个,而是整整一批四百个。如果还不得解决呢?“哀莫大于心死”,天知道下一批会有多少人自发组织起来诉求,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当年共产党为什么能发展壮大?归根到底“官逼民反”,对社会彻底绝望的人越来越多。当人们寄希望于国民党,向国民党诉求自己的一切苦难时,国民党都干了些什么?“官匪一家,欺压百姓”,摆出“精英”面孔向老百姓打官腔:将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现在不得无理取闹,否则就是谋逆叛乱,“决不迁就”:“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漏网一人”。而毛泽东共产党呢?“领导受苦人翻身求解放”、“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就凭这些,人心焉得不向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国民党焉得不败?

  谢天谢地,“皇天不负有心人”,400位家长的联名哭诉终于感动了上帝,“帝心恻隐知人弊”,“白麻纸上书德音”,“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算是有了转机。然而,这个转机靠的却不是体制内的正常渠道,而是“网络”——“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中的孩子有的已被奴役了七年。这么多人,这么恶劣的事件能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而居然能不为中央所知,最后全靠网络才使事实真相上达天庭,大白于天下——这难道不至少证明体制内的信息情报传递系统在这里已经彻底失能失灵了吗?换句话说,在揭露社会矛盾阴暗面这样的问题上,官方内部的信息渠道还不如“网络”的功能有效。上网揭露矛盾是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充分发动群众,自下而上地公开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这不正是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的原则吗?也就是说,网络就是现代化的“大字报”,上网揭露矛盾就是现代化的“文化大革命”。“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就是靠网络这“现代化的大字报”、现代化的“文化大革命”才有了转机,许多长期被隐瞒的问题罪恶就是靠网络这“现代化的大字报”、现代化的“文化大革命”才得以暴露。——不管你如何诅咒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事实就是人们现在天天都在运用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原则在获取以前无法得到的信息,解决以前无法解决的问题。你可以拒绝称之为“现代化的文化大革命”,但问题的实质并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仅仅是技术手段和名词称谓。这叫“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只要是实事求是尊重事实的人,自然会因此而懂得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

  “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当真能彻底解决吗?未必。表面上看似乎轰轰烈烈雷厉风行,又是“限期解决非法用工问题”,又是“赔礼道歉”,又是“遣送民工回家”,但实际呢?真要“严惩凶犯,以绝后患”吗?根本不是。不但不打算惩罚凶犯,而且实际在为凶犯开脱:第一,把事件定性为“非法用工”,这根本算不上刑事犯罪,“失误”而已,一句“疏忽”“失察”就能滑过去。如果当真打算严惩凶犯,那纳粹德国集中营的头目们当年定的什么罪,“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责任人就应该定什么罪:反人类罪,非法绑架罪,谋财害命罪,买卖人口罪,故意伤害罪,蓄意杀人罪,奴役罪……桩桩件件,哪一条跟纳粹集中营的罪行不相同?不折不扣的罪大恶极,磬竹难书。而实际上呢?“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把如此恶劣的罪行轻描淡写为“非法用工”,不是存心开脱罪责又是什么?第二,现在大张旗鼓匆匆忙忙把受害者全遣送回家,明摆着不打算保留人证,可见根本没有刑事起诉的打算。否则为什么不留人证?放走人证,是个想起诉定罪的样子吗?既然根本不打算严惩真凶,那又怎么谈得上“杜绝后患”?无非风头紧了缩一缩,风头一过一切照旧。如此兴师动众,却只抓一个包工头:一个包工头能绑架上千人?一个包工头就能构成一个绑架奴役奴隶的“产业链”?显然是找个无足轻重的替死鬼顶帐。第三,根本不承认400余家长和记者奔走呼号处处碰壁的事实,只宣传自己的公安人员“主动发现可疑”破了案,显然一口否认山西上上下下官员与黑砖窑主同流合污公然包庇的一切事实。第四,不早不晚,就在“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闹得举国哗然的2007年6月16日,来了个“最高法院:定罪量刑不能因舆论压力人为拔高”。(天下事能如此“凑巧”吗?)所有这一切加到一起,能说明什么?至少说明所谓“精英法制”有多虚伪:当受害人被绑架、被拐卖、被奴役、被殴打致死时,哪条法律起了作用?哪条法律保护了受害者?而当受害者好不容易把罪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让全国群情激愤要严惩凶犯时,一切“法律”全冒出来了:“无罪推定”、“重证据”(把人证全放跑了、作案现场——黑砖窑全推平了再来要求拿证据)、“定罪量刑不能因舆论压力人为拔高”……从头到尾,“法律”真正保护着谁?黑砖窑的奴工,还是奴隶主和狼狈为奸的贪官污吏?“主流精英”们整天大骂毛泽东不讲法制“无法无天”,如果是受害者,在这样实际专门袒护凶犯的“法律”面前,再想想毛泽东的话:“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能不因此而懂得毛泽东吗?

  有人会说,“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是“偶然事件”,不就失踪了千把人吗?至于如此“小题大作”、假设会轮到自己吗?

  这倒很符合“主流精英”茅于轼的逻辑:“每年贪污五千亿不算什么大事”,跟中国经济总量相比微不足道。同“理”,“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涉及“区区千人”也不算什么大事,跟十三亿人口的总量相比同样无足轻重,至于如此“大惊小怪”吗?换句话说,倒霉的只是极少数,多数人用不着操这份心。

  但是别忘了,第一,“失踪千余人”是河南一家的估计数字。这还是家里有人的,知道公开呼吁的,能够让人听到自己声音的。没这些条件的、来自其他省其他地区、来者特别是偏远地区默默无闻的有多少呢?第二,这里仅仅指的是“黑砖窑”。——黑砖窑能用奴工,黑煤窑难道就不能吗?砖窑老板能黑心,煤窑老板就能不黑心吗?难道天下的黑心全让山西黑砖窑的老板们“承包”了,别的行业就一片光明?“天下乌鸦一般黑”,到了这里就例外了?第三,其他“血汗工厂”比“山西黑砖窑奴工”能好多少?“五十步笑一百步”、“乌鸦笑猪黑”而已。第四,这“冰山的一角”仅仅是山西黑砖窑目前被暴露的“水平”,其实际发展速度极其惊人——毛泽东时代有这样的奴隶工厂吗?那时谁敢拐卖人口,抓住后惩罚的基本原则是枪毙。若干年前还是“血汗工厂”,刚“进化”到“奴隶工厂”时也不过是“黄鼠狼娶媳妇——小打小闹”。这才几年就已经发展到“产业链”、“集团化作业”、“一条龙服务”了,从偷偷摸摸的“拐骗”发展到“目前,已有人贩子甚至以赤裸裸的绑架方式掳掠孩子。被解救回来的赵海洋,是在清晨6点多在大街上被人贩子以帮助搬箱子为名,直接塞进面包车的。”——以前还见不得见人,现在可好,敢于公然宣布:这孩子是我花钱买的,你们不要多管闲事!——有官方后台,有恃无恐,又有暴利,发展蔓延当然迅速。如果对“赤裸裸的绑架”奴役大惊小怪那就太没见过“世面”了:中国在毛泽东时代之前是“历来如此”,否则为什么历来大户人家都要养一群打手保镖?绑票劫持只是到了毛泽东时代才在中国人生活中变成了历史和故事而被淡忘。现在“精英”们闹“非毛化”、“自由化”、“政府缩权”、“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人人“自由”了,黑社会也跟着“自由”了,包括绑票劫持等等都从“历史”走回现实了——现在家家户户不是已经习惯于躲在“防盗门”、“铁窗栏”的背后生活了吗?毛泽东时代哪有这个?这叫“与时俱进”,得学会在黑社会猖獗的时代生活。——苏联解体后黑社会不是同样随“民主”而来,横行无忌了吗?绑票劫道、劫人为奴为娼不是司空见惯了吗?可见这是“精英民主”、“政府缩权”的“代价”和“副产物”,“买一送一”:获得“民主”,顺便奉送“黑社会猖獗”——记住:“精英”们从来只主张“象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可从来没有主张“象戒毒一样戒除强盗骗子黑社会横行”,从来是只敢惹听他们忽悠的,不敢惹不买他们帐的,谁听他的他坑谁,实际后果自然是把政府职能转让给黑社会,让老百姓生活在“政府不管黑社会管”的世界中。只要“精英”能够宣布“改革成功”,去除了“政府管制”就行。至于黑社会猖獗、匪盗横行、抢劫绑票、劫人为奴,那他们不但不管,而且还可以纳入“先进生产力”、“新社会阶层”的范畴之中,一并算成“改革成就”,比如“山西黑砖窑”。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没钱雇私人保镖的普通老百姓都随时可能象山西黑砖窑的奴工那样被人绑架贩卖为奴。所以在“精英”继续肆无忌惮“政府缩权”“自由化”的情况下,山西黑砖窑的奴工命运机会人人有份:“尔今死去侬收塟,未卜侬身何日喪?”

  这是杞人忧天吗?且看网上这则关于山西黑煤矿的消息:

  ——“怎么说呢,其实网上那些算不错的了,很多更惨的人是只要被放下了井,就再也不让上来了。后面的日子都得在暗无天日的井下呆着干活,吃住都在下面,从此和阳光无缘了。实在受不了死了,就随便把你一埋,继续叫别人下来。”

  ——“从受害人口来讲,河南人并不多,很多山西贫苦山村的人都被贩卖了过来,有的村人口失踪达到了一半以上,当地的派出所也查不了,只好就这么记着。尤其在山西北部一些小县城,很危险的,不要说农民,有些大学生都被骗到煤窑,从此变成奴隶。我那个同学在运城就差点被骗走。”

  ——“那些受害人里面有很多都是越狱逃走的的,还有死刑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狱里出来的,估计监狱被买通了。尤其那些死刑犯,为了多活几天,就无奈把自己放到了井下,从此与世界隔绝,陪伴他们的只有黑黑的媒炭,说穿了还是等死。”

  ——“据说有人来检查时,他们只把帘子一盖,检查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最糟糕的是发生事故,这是我爸亲口给我讲的。大家经常看到山西煤窑又死了多少人等等,其实那都是冰山一脚。很多煤窑老板只要发现有泄漏,坍塌迹象,就立刻用铺盖一铺,把通风口,出口全部堵死,这时里面往往一下子就炸了,里面的人也可想而知。等煤窑里面‘稳定’后,再派人下去处理。这些事故绝对不会上报的。”

  ——“我有个高中同学是山西医科大的,这家伙学的是法医,去年暑假回去我还见着了他,我问起他过这件事,他说死人的确很多的,每隔几天就有几卡车运过来,上面全是尸体,供他们使用。”

  ——“其实现在很多煤窑里的尸体已经很多了,据说经常挖的挖的就看到尸体,很多煤窑都有类似规定的,就是看到尸体扔到一边等候专人来处理。我不知道那些奴隶看到尸体是什么表情,因为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会那样被别人挖出来。”

  ——“我知道看起来很残忍,当时我也很震惊,心都凉了,但是这些小煤窑利润的确高得惊人,记得什么铁矿好像办个证就要500万,只要你花了钱办了许可证,就让你开煤矿或铁矿,而后想怎么折腾随你,回本回的很快的。”

  这样的事可能吗?怎么不可能?“技术上”完全做得到——只要有足够的暴力,能绑架诱拐孩子,为什么不能绑架诱拐大人?只要被绑下了矿井,即使是身强力壮又能如何?“水牛落井——有力无处使”,想跑跑不掉,想反抗反抗不了,即便打死了也可以在地底下就地一埋消尸灭迹,不折不扣“杀人如草不闻声”。“黑砖窑”设在地面上都能让当地官府视而不见,“黑煤窑”设在地下,要对付官方检查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如果不算跟官员同流合污公然包庇的情况。)经济上“划得来”——不要本钱的买卖,不付任何工资,不折不扣的“理性经济人”、“经济效益最大化”。就凭这两条就可以说,既有作案动机又有作案条件。剩下的只是道德良心的约束。而看看“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就知道“道德良心”对这些奴隶主究竟能有几分约束。

  “这样说,证据何在?”——笑话。刑事犯罪的证据该谁收集?受害者,普通老百姓,还是司法部门?既然有人提出可疑之处,既然有作案条件,有作案动机,那司法部门的责任就是去调查,如果确有其事,那就破案惩凶责无旁贷,如果确无其事,那就公开事实宣布以安人心。真负责,就要明察暗访,一个煤矿一个煤矿逐一排查,给社会一个交代。而现在山西各级官员都忙什么?“算盘株子——拨一拨,动一动,拨到哪动到哪,不拨绝对不动”。受害者家属抓住了黑砖窑的证据,就只围绕黑砖窑做文章,绝不越雷池一步。只要没人抓住黑煤窑的证据,他们就绝口不提煤窑有问题——如果确有其事,受害者深陷地下,能出来作证吗?死了的人能报案吗?普通人有能力深入煤矿调查取证吗?就凭这种无赖手段,就足以让现在的受害者永无申冤之日。

  “只有山西人才这样奸诈自私,惨无人道,别处没有这种情况”。

  这又是胡说八道。这不是哪个省的人的问题,而是“主流精英”以“市场经济”的名义推行“奴役经济”的结果。强调一遍:以“市场经济”的名义推行“奴役经济”,跟中国历史上的“市场经济”不是一回事。山西的“市场经济”历史悠久,但历史上出了名的是山西票号,而不是绑票做奴工——除了日本鬼子占领期间到处抓劳工赶下矿井“以人换煤”(现在的山西黑砖窑奴工、黑煤窑奴工事件倒是直接继承了日本鬼子的“传统”)。恰恰相反,山西重情重义重良知的人文传统源远流长。《史记》里记述的“赵氏孤儿”的故事就发生在山西。最赫赫有名的当属“桃园三结义”的“汉寿亭侯”、“美髯公”关云长:“这一拜,忠杆义胆,患难相随誓不分开;这一拜,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壮我心怀”;面对曹操“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欲乱其君臣之礼”的诡计,“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让曹操无计可施。面对曹操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金,下马银”、美女高官,关公毫不动心,毅然“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重情义守承诺,不折不扣“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此之为大丈夫”。山西古代如此,近代可歌可泣的事迹更是层出不穷:抗战八年,八路军总部就设在山西:“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夜袭阳明堡,地面歼敌机”、“有枪的留下,没枪的跳崖”、“怕死不当共产党”(刘胡兰)等等都发生在山西。更经典的是“为了六十一个階級兄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我们社會主義大家庭,亿万人民是一个整体,同甘苦,共呼吸,团结友爱最亲密”……凡此种种,怎么能说“山西人奸诈自私,惨无人道”呢?

  然而,那个有着悠久人文传统的礼义之乡的山西,那个“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的美丽的山西如今却居然变成了恐怖的山西,恐怖得连北京的警察到了山西都一言不合就被人殴打致死,恐怖得出现了黑砖窑这样的人间地狱,恐怖得令人毛骨竦然,不敢想象山西深深的地下除了黑煤外还有多少不见天日的当代奴隶和累累白骨。从当年“为了六十一个階級兄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到如今拐卖人口强逼为奴,这是多么大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为什么?谁造成的?

  不用说,“主流精英”的“理论”:“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中国的贫富差距大吗?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穷人应该将富人看成自己的大哥,大哥穿新衣小弟穿旧衣,天经地义。”……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奴役有理,奴隶制“代表先进生产力”、“经济效益最高”,必须“宽容不规范”。有了这么多“先进理论”,再悠久的人文传统也不管用。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黑砖窑奴工奇怪吗?

  过去曾经有一段有名的对话:

  一阔佬见英国名作家肖伯纳骨瘦如柴,便说:“看到你,就知道世界上正在闹饥荒。”

  肖伯纳则对这个大腹便便的阔佬说:“看到你,就知道世界上正在闹饥荒的原因。”

  这样的对话如今有资格更新如下:

  看到山西的“煤老板”,就可以知道什么叫暴发户。

  看到山西的“黑砖窑奴工”,就可以知道暴发户们是怎么暴发的。

  山西的煤黑,“主流精英”的心比山西的煤更黑。山西的煤层厚,“主流精英”的脸皮比山西的煤更厚。——“虐人害物即豺狼,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

  所有这一切只能让人更加懂得了毛泽东当年的这段话:

  “階級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會主義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是使共产党人免除官僚主义、避免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确实保证,是使无产階級能够和广大劳动群众联合起来,实行民主专政的可靠保证。不然的话,让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齐跑了出来,而我们的干部则不闻不问,有许多人甚至敌我不分,互相勾结,被敌人腐蚀侵袭,分化瓦解,拉出去,打进来,许多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也被敌人软硬兼施,照此办理,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馬列主義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

  没有“主流精英”们的法西斯言行,怎么会有山西黑砖窑的奴隶?

  所以说,山西黑砖窑让一些人从此懂得毛泽东。

  作者:黎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山西黑砖窑让一些人从此懂得毛泽东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感叹 说:,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 23:14:31

    1

    看了此文,也让我想到了毛泽东文革中的另外一些话:我多次提出主要问题, 他们接受不了,阻力很大。我的话他们可以不听,这不是为我个人,是为将来这个国家,这个党,将来改变不改变颜色、走不走社會主義道路的问题。我很担心,这个班交给谁我能放心。我现在还活着呢, 他们就这样!要是按照他们的做法,我以及许多先烈毕生付出的精力就要付诸东流了。。。。我没有私心,我想到中国的老百姓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他们再走回头路。。。。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认真想过?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
    也许文革刚结束时,很多人觉得所谓党内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是无中生有,说文革是纯粹的权利斗争。到了今天,不管毛的路线对不对,再有人说文革是权力之争而非路线之争,我是不会相信了。

    回复

  2. llqi 说:,

    2008年02月19日 星期二 @ 03:50:34

    2

    写的何等地好呀!希望浏览的同胞们,有良知的先进分子们转载!

    回复

  3. 文茂 说:,

    2008年03月03日 星期一 @ 02:22:39

    3

    写的太好了,看了使人感动!

    回复

  4. 爱国 说:,

    2008年03月03日 星期一 @ 03:21:27

    4

    这样的好文章为什么没人顶起来?

    回复

  5. qq 说:,

    2008年03月07日 星期五 @ 15:07:19

    5

    写的太好了

    回复

  6. 城市打工人 说:,

    2008年03月25日 星期二 @ 08:51:55

    6

    看了让人对政府失去信心!这个社会,活着是痛苦

    回复

  7. 下面有人 说:,

    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 07:08:33

    7

    原谅我只看了题目,

    回复

  8. e e e 说:,

    2011年02月27日 星期日 @ 15:38:29

    8

    写得太好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