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废除唯GDP论,重塑国人信仰

  序

  ————在我看来,这个GDP已经成了恶魔,要不断的以中国人的新鲜血液与祖国的大好河山喂养它,它才能持续长大。它的不断长大,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富人与资本家以及权贵来说,确实是一件大好事,但对大部分的市民来说,却未必是好事,随着山河破败,生态恶化,假劣食品药品的泛滥,百姓将深受切肤之痛,而中国的富人与权贵早已作好了逃离中国的准备,看!他们每个人的兜里都已装满发达国家的护照;他们的子女早已经运到国外。一旦中国这只轰轰作响的巨船开始漏水,他们就会迅速逃离,离开的时候还不会忘记带走黄金、珠宝、文物以及大把的美钞与欧元。

  正文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一切都是以GDP为中心,围绕着GDP在高速旋转。为了让这个数字不断膨胀,国人与政府可谓是绞尽了脑汁。由此,导致了中华民族在21世纪初就面临着重大危机。这大危机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的崩溃,一是生态的大规模恶化,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且不论荒漠化一年吞噬掉一个县,且不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有16个在中国的数字是真是假,单是看中國的两个母亲河:长江与黄河,及五大湖泊的污染程度,就知道中国离生态崩溃已经不远了。

  二是道德、信仰价值系统的崩溃。山西黑窑事件的发生,是全体中国人的耻辱。这窑工,不就是奴隶嘛,只是比奴隶社会的奴隶处境更为悲惨,因为在奴隶社会,奴隶作为奴隶主的私有财产,还受着奴隶主的爱护,谁也不会随意地把自己家的牛马往死里整吧?但是,山西的黑窑主就是要把这些窑工往死里整,因为这不是他的合法私有财产,他作为一个血腥的,“从头到脚滴着肮脏的东西”的资本家,他要在短时间内获取最大收益,他的贪婪的欲望告诉他,只有不断地鞭打工人,促使工人日夜不停的干活,他才能获得最大利益,至于工人的死去,可以用新鲜的工人去代替。由于多年来,在山西从事这类活动违法成本很低,因此虐待工人以促进生产力成为王兵兵们的理性选择。悲哉,中国的工人就这样成了奴隶,别说是剩余价值被窑主给剥削了,连命都给窑主给剥削了。这种情况,相信马克思看了也要大为震惊的,因为他会发现,剩余价值理论在山西某些地方显得非常可笑,剥削是如此的赤裸裸,以至于一切理论都显得苍白——你只要描述一下事实,就比任何理论都要震撼人心。

  这件事情对我震撼可谓巨大,我们这一代人可谓是在党的思想教育下成长的一代,我们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的祖国!发生在拥有五千年文化传统的中华大地上,我们无法相信,这种丑恶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我们的社會主義大地之上。我不想问这些黑窑主,你们有没有共产主义信仰?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的国家可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會主義国家?是毛泽东领导亿万农民与工人浴血奋战所创造出来的工人农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这些问题我不想问,因为问的时候肯定会遭到黑窑主以及周边人的嘲笑,他们会说:“操,少跟我来这套,都什么年代了,毛XX也死了N年了。”

  我只想问这些黑窑主以及包庇他们的警察败类,你们有没有良心?难道造物主在创造你们的时候就没有放进一颗心吗?

  答案令人痛心,或许造物主,给他们安置了一颗恶魔的心,又或许是这个社会,使得他们原先的良心也已经被熏黑了。

  黑窑事件只是当前中国众多丑恶事件的一斑而已。把活人杀死,以配阴婚,把健全孩子弄残废,以事乞讨,把完好的道路拆了再建,建了再拆,把亿万住房拆了再建,建了再拆,对生命的漠视,对国家资源的浪费,都已经在本世纪的中国登峰造极了。

  在我们的国家,有用头发做酱油的,有用纸浆做包子馅的,有用敌敌畏泡火腿的,有用工业染料去染食品颜色的。

  至于常见的如伪劣食品药品在我国的横行,官员的大面积腐败,学者们论文的大规模抄袭,不免让人感慨:

  这个国家官员不像官员,倒象生意人,总想着捞、捞、捞;

  生意人也不像生意人,倒象刽子手,不断制造假药、伪劣食品,恨不得早点要了顾客的命;

  学者不像学者,个个成了剽窃专家;

  专家也不像专家,个个成了糊弄百姓的演员;

  演员也不象演员,明星们个个成了推销商品广告人,为了广告费,明星们连“爷爷的爷爷”也毫不犹豫的卖了;

  ……

  呜呼,此类现象层出不穷,岂可以在此一篇文章中尽述乎?呜呼,国人之堕落,岂非令人心哀。

  难道道德的崩溃不是比生态的恶化更令人心寒吗?在我看来,是先有道德崩溃,后有生态崩溃,正因为官员与商人们的道德与信仰体系的集体溃败,肆意的往江河大排污水成了常态,为了牟利,不择一切手段成了常态,什么法律、规则都被踩于脚下。

  没了道德信仰,我担心,只怕有一天,十几亿中国人会变得象此次湖南鼠灾发生后洞庭湖边的老鼠一样,在毁尽粮田,烧尽山林,污染尽亿万祖国的河流以后,要开始互相残食了。

  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虽有亿万家产,但本质上还是一个行尸走肉;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国家,这个国家,再繁荣,也只是一个空架子,随时随地,它都有可能轰然倒塌,而无人为之惋惜。

  信仰,是解决这世纪性危机的主要入手点。如何恢复国人的信仰,以挽救当今礼崩乐坏,道德崩溃的现状?我提出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存良知,去奢欲。”这个答案源自我们的千年文化传统,并曾经深植于民间文化传统中。

  凡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人,他出生的时候,就有一颗是非明辨之心,各位读者,不管你们从事什么行业,在这个社会上被人认为是好人还是坏人,你们摸摸你们自己的胸口,是不是自己的心里都有着是非观?即使是你们在干着坏事时,难道你们的是非之心就不在了吗?还是在的,任何人的心中都有着良知,无非恶人是让自己的恶魔之心主导了自己的天使之心。那么为什么恶魔之心在当今泛滥,是因为这整个社会长期崇尚金钱,官员以GDP为中心,百姓以致富为中心,所有其他的一切被弃之如弊履,什么理想,道德,统统成了笑话,再加上官员商贾等上层階級行为下流,起到了一个坏榜样,终于导致整个社会以谈良心为耻,以不择手段为荣,由此道德日益滑坡,道德并不是一夜之间滑坡的,而是几十年来日积月累的结果。良知无存,自然就邪恶横行,好人隐匿,自然就恶人霸市了。

  孟子曰:“恻隐之心(仁也),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义也),人皆有之;恭敬之心(礼也),人皆有之;是非之心(智也),人皆有之。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

  人人是天生有良心,有良知的,只要这个社会是爱护人们的良知,崇尚人的良心,自然风气就会好转。媒体与官员不应该再在那里大讲空话、套话、虚话、假话、废话,而应该尽力恢复、唤醒人们内心的良知。良知存,则中国得救,华夏得救。

  存良知,是因为我们每个人本来就有良知,只要把它维护好,并发扬光大。去奢欲,是我们应该去掉那些非分的欲望。现在有些人,最典型的就是山西的老板,给他们打工的劳动者——下矿的工人,一年死掉好几万,生命安全毫无保障,时刻要送命的危险,但这些老板全无顾忌别人的死活,用这些血钱,去买豪车,到北京买豪宅,车要鼎级,房子也要鼎级。不仅要鼎级,而且要几十辆。象这种欲望,就是奢欲,象这种人,就是“去良知,存奢欲”的典型。我们提倡的应该是“存良知,去奢欲”,中国哪些人是这样子的呢?老一辈革命家吧,周总理身为一国之总理,睡衣上处处是补丁,处事每每先为别人着想,这样的人,显然是做到了“存良知,去奢欲”。

  只要这个社会一味的尊崇金钱,并对富人与权贵五体投地,良知必定会走向毁灭,而欲望必定会四处横溢,淹没一切。即使是整个丰饶的地球,也支撑不了人类无休无止的欲望。

  联系邮箱:yklleeyelingjun(at)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废除唯GDP论,重塑国人信仰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