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国雄:对工会“软骨病”的初诊

  前一阵子,一些外企拒不成立工会,经媒体披露聚焦后,情况有所好转。工会的成立朝着有利于维护职工利益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但这第一步仅仅具有形式上的意义。如果以为成立了工会,从此就自然在职工权益的保障上撑起了一把坚实的保护伞那就太天真了。

  工会负责人首先是受雇主雇佣的职工。不用多解释,在现时资强劳弱的格局下,雇主事实上操纵着雇员“生杀”予夺的大权。工会负责人如果在职工的权益受到侵犯时胆敢挺身而出,其本人往往难逃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下场。虽说,《工会法》规定,工会负责人在任职期间,除重大过错外,不被解除劳动合同。但不被解除劳动合同不意味着就不受其他形式的“暗算”;还有,如果雇主存心报复的话,这条规定是否有可能被雇主“歪解”为,工会负责人届满卸职之时,就是他(她)劳动合同终结之日?对此,笔者贡献一条馊主意:应该尽量选举50周岁(女性)——55周岁(男性)以上的职工担任工会主要负责人。他(她)们一旦卸任,也已届退休,为职工维权的后顾之忧可能会少些。

  不少工会负责人往往又是雇主的“重臣”,担任着用人单位行政部经理之类的“要职”。“要职”给予他们级别、权力、待遇,而工会负责人在非公企业的组织架构图中是根本没有其位置的。不难想象,当“工会负责人”和用人单位的“要职”之间发生角色冲突时,身兼二职的工会负责人自然会根据人的趋利避害的本性作出“理性”选择。这种角色冲突在身兼行政人事部经理和工会负责人二职的职工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就这类工会负责人而言,目睹侵犯职工权益的情形而三缄其口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可恶的是少数工会负责人既把持着工会负责人的位置,又津津有味地充当着雇主的打手;更有甚者,个别工会负责人在雇主的唆使下居然在法庭上与本单位的员工对垒,既是对其神圣使命的无耻背叛,也是对整个工会组织的极大嘲讽和亵渎。在此,也向广大职工呼吁,尽量不要选有“官职”的职工当工会负责人,否则既难为别人,又耽误自己。

  非公企业中职工权益的问题比较突出并不意味挂着“中”字招牌的的用人单位就是保护职工权益的天然良港。完全有可能因为有形形式式的光鲜招牌的遮挡,反而使得职工权益受损的情况更不容易暴露。就拿中外合资企业说吧。必须提醒的是,这里的“中”是“中方投资者”。中外合资企业,是资本的结合,资本的天性是逐利;是中外投资方的结合,在追求投资最大回报这一点上,中外投资者是一致的。当职工的合法权益影响到投资方的利益最大化时,中外投资方会毫不迟疑地达成某种默契,结成“神圣同盟”。在策略上,外方有时更乐于采用“以华制华”,让中方出面,自己则装聋作哑;而那些在国企中就感觉极好地以“老板”自居的中方管理者对付职工则是驾轻就熟,“不辱使命”,很对得起所拿的那份令人咂舌的高薪。更为可恶的是,有些中方管理人利用其特殊身份操纵工会的选举,使“钦定”的工会负责人成为俯首帖耳的傀儡,而职工的权益根本无从表达、诉求。身处这类企业的职工深感哑巴吃黄连- 有苦说不出的无奈。解决这一问题,要从程序的操作上严禁工会选举中的操纵、控制行为,一旦发现即予严惩。

  作者:茅国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对工会“软骨病”的初诊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