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国雄:对工会“软骨病”的再诊

  咱们工人有力量。为啥工会就那么软弱无用?忆往昔,在其先锋队的带领下,广大劳工和它的工会无论是在改天换地还是在战天斗地的年代无不显示出其惊天地泣鬼神、气吞山河的力量,为何却在有这个法那个法庇护的今天被打回原形,重新沉沦至社会底层;被贴上“弱势群体”的标签,沦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是被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抛弃的吗?在许多科技领域,发达国家仍遥遥领先于中国。但发达国家劳工階級的的整体状况并未与科技的飞速发展呈现“剪刀差”;

  是“蛋糕”做得还不够大吗?和1978年以前相比,“蛋糕”的尺寸已经不止翻两番了吧?

  一九七八年之前,中国是个一元社会。在理论上,劳工,企业、国家是一个完全重合的同心圆,甚至是一个概念的不同的叫法。但时至今日,朝野上下都已承认中国已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劳资”也不再是一个避讳的概念。既然承认多元,就应允许每一个“元”都有代表其利益的组织进行博弈。但劳资博弈,天生注定资强劳弱。如果劳工们没有自己的工会,如果工会没有足够的筹码与资本抗衡,那所谓的劳资博弈无异于将劳工投入古罗马的斗兽场,难免被资本利爪撕碎、吞噬的血腥场面。斗兽场中的奴隶尚可执一柄利器与猛兽作一生死之搏,可黑砖窑、黑矿井下的劳工手中却是一无所有啊!

  明年一月一日生效的劳动合同法虽然赋予了工会代表劳工与资方谈判的权力(订立集体合同),但如果资方傲慢地拒绝了劳工的合理要求致使集体合同订立不成呢?不错,劳资博弈,权力裁判。但是,第一,权力宁可资本欺凌劳工得不成体统时装模作样地呵斥一下,也不愿意看到劳资双方的势均力敌,更不愿意容忍劳工的维权伤着资本的一点皮毛。否则,实在难以解释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都不禁止的罢工为何在社會主義的中国就成了不能越雷池半步的禁区?第二,权力和资本有着天然的亲和力,它们更易于惺惺相惜,强强联合,结果使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否则,实在难以解释为何有众多的法律仍难以根除黑矿井、黑砖窑,黑……

  咱们工人曾经有力量。当其昔日的代表完成了“华丽的、历史性的”转身后,就理应允许多元社会中的一元——而且是极为弱势的一元—劳工有其利益的代表;

  就理应允许工会有足够的筹码来抗衡资本的嚣张。否则的话,工会只能继续扮演缩头乌龟的角色:拔河比赛吹哨子,过年过节发票子,追悼会上读悼词。此话可能刻薄了一点,但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作者:茅国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对工会“软骨病”的再诊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xls1942 说:,

    2007年12月23日 星期日 @ 01:33:15

    1

    当今工会是钦定的.不具独立性.

    回复

  2. ikai 说:,

    2008年01月03日 星期四 @ 07:39:10

    2

    工會誰都可以入,工會代表雖經投票選舉決定,但是公會代表名單是由公司高層決定的,
    通過這樣的選舉所選舉出來的工會代表 代表誰的利益 ???   不言而喻 !!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