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杨:全民监管,刻不容缓

  直到今年4月卫生部发布公告,宣布撤销全国牙防阻,以及随后进行的审计清查工作才使得更多的民众彻底认清了这个长期存在于我们身边的机构的真正面目——利用自己捏造出的所谓的“全国牙防组认证”获得了200多万的非法收入,同时还在领取补贴和财务管理方面还存在着严重的违规违纪行为。

  对于这样一个违法违纪组织,卫生部的态度不可谓不强硬,行动不可谓不迅猛,或许还有人会因此对卫生部大唱赞歌,认为其规范了牙膏认证市场秩序,保证了人民的身体健康。但是,对于这个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生命健康有着重要联系的问题,作为一个受国家法律保护的公民,有必要弄清,这个成立于1988年的全国牙防组为什么到现在才被取缔?为什么在存在了近19年之后才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和审查?现在我们国家还有多少个类似于“全国牙防组”这样的非官非民的组织?如果没有05年6月某些“好事的”媒体对牙膏认证市场混乱情况的暴料,没有05年到06年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律师陈江和刘明等热心公众的上诉,那么现在全国牙防组还恐怕在北大口腔医院宿舍楼的一个小寝室里夜以继日的进行着“认证工作”吧。

  现在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了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初级阶段,要建设社会市场经济体制,就不仅应该规范经济秩序,维护市场环境,还应该对参与市场经济的各方进行有效的监督和管理。对于正在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入市场经济体制的我们国家而言,由于历史的原因,进行这种监管的责任更多的落到了政府机构的头上,由此造成监管主体单一,权力高度集中,再加之我国的相关法规还不够完善,在进行很多具体的操作时普遍带有不透明性,人为的主观色彩浓厚。政治经济学的原理告诉我们,这样的一种状况直接导致的就是政府的寻租空间增大,腐败的可能性增加。从牙防组的案例可以看出,甚至连这样的一个非官方组织也能利用监管的漏洞寻找到寻租的空间。

  因此,要进行有效的监管,我们就不应该把所有的宝全压在政府一方上,市场经济是平等的、全民参与的社会经济,每一个参与者、每一个社會主義公民都有权利有义务参与到这个监管的过程中,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广大媒体。作为掌握行政资源的政府机关,则必须适时的转变观念,明确政府职能,认识到只有维护媒体的监管权、确保公众的知情权,只有动员和依靠全社会的力量,才有可能最大限度的压缩各个市场主体或者市场监管部门的寻租空间,从而增加行政程序的透明度、提高政府的工作效率和在民众中的公信度。

  卫生部对牙防组的清查取缔固然可喜,但其实颇有些“秋后算帐”的味道,更不能掩盖和解决现阶段体制方面的某些深层次问题。只有将监督管理市场的权力交给人民,走全民监管的道路,才算是走上了一条彻底防止类似“牙防阻”的组织死灰复燃,建立一个诚信、公正、有序的社會主義社会的正确之路。

  作者是北京市西城区外交学院外语系2004312班

  作者:赵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全民监管,刻不容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