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民:报喜还是报忧,这是个问题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王国庆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栏目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大家都知道,西方媒体报道的跟我们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我曾经跟外国朋友也说起过,他们说我们只报喜不报忧,我们说他们只报负面的消息,其实我说我们从某种意义上都不客观,我给他们举过这么一个例子,我说我们盖十栋楼,九栋楼盖起来了,一栋楼盖塌了,我们是报九栋楼,还有一栋楼塌了我们是不报的,因为这个是非主流的,主要是在这儿,而西方报,九栋楼盖起来了,这不是事情,盖塌了是事情,他报塌的楼。西方报道它的眼光他就是盯在这个地方,如果我们通过我们的工作,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他把眼光放开,看到全面,能够把一个完整的形象能够介绍出去,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王国庆的这一番话颇耐人寻味,西方新闻观与我们的新闻观不同之处就是一个报忧不报喜或少报喜、一个报喜不报忧或少报忧,出现两种不同的新闻观固然有对新闻规律、本质问题的不同理解,而更多是各自所处国家的社会制度不同,价值观不同造成的。西方的民主制度与我国的有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显然存在很大差异,在中国强调报喜不报忧是历史的选择、是社会稳定的选择,是出于执政党执政理念的选择,说白了,社会舆论的控制权在于执政党,无可厚非。但要想通过我们的努力,改变西方媒体的新闻观,确实是个挑战,在笔者看来,与其徒劳无功的所谓努力,不如除安全保密领域外全面开放西方媒体的采访范围,给西方媒体以更多的采访便利,让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新闻失去神秘感,对我们的新闻采访限制由负面抵触,到全面自信开放的欢迎,主动改变他们对发生新闻追求极端负面的报道需求,转而进行客观全面的报道,实现我们正确引导舆论的目的。与此同时,我们的新闻发布涉及的范围也要有大幅度的扩大,特别是一些突发事件,往往是西方媒体报道的重点,我们不妨借鉴西方的新闻发布制度,以西方媒体习惯的方式与之打交道,提高我们的引导水平,不至于用生硬的处理方式,带来他们的不理解、不全面的报道,扭曲新闻的本来面目,造成工作的被动。当然,对不怀好意、惟恐天下不乱,明显诋毁我国的所谓客观报道要坚决制止,维护我们的主权与尊严。疏与堵,两者不可偏废,而加大疏的力度,研究西方新闻观、价值观,从而提高舆论引导水平刻不容缓,不是对西方媒体被动的做工作,而是以更加开放自信的态度积极应对挑战,让他们以积极的态度诠释新闻的全貌,主动的客观全面的报道新闻,只有这样,我们的真实情况才能让世界人民了解,达到我们的目的。本来面目,造成工作的被动。当然,对不怀好意、惟恐天下不乱,明显诋毁我国的所谓客观报道要坚决制止,维护我们的主权与尊严。疏与堵,两者不可偏废,而加大疏的力度,研究西方新闻观、价值观,从而提高舆论引导水平刻不容缓,不是对西方媒体被动的做工作,而是以更加开放自信的态度积极应对挑战,让他们以积极的态度诠释新闻的全貌,主动的客观全面的报道新闻,只有这样,我们的真实情况才能让世界人民了解,达到我们的目的。

  作者单位山东省济宁市济宁日报社

  作者e- mail:jnygm(at)sina. com

  作者:杨光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报喜还是报忧,这是个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