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店人:重建我们的社会信托系统

  先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是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告诉我的。

  这位朋友在美国纽约的一所大学工作。他说,他在加入美国籍的时候,曾经填写过一分表格,上面记录了他本人几乎所有的可能被记录事情的清单,包括他有一次银行透支,因为忘了所以超过了几天时间才去银行销帐的记录。他为此大大地吃惊!没想到美国的社会信托信息管理竟然如此详细,简直事无巨细统统在案!幸好他没有任何重要违法记录,否则加入美国国籍可能就没希望了。

  他们学校的每位教师每隔两年都会收到一份调查表,上面详尽地罗列了各种社会信托方面的信息,都是选择题,询问你有还是没有某些记录。例如:你在两年内有没有驾车违章,有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有没有吸过毒,有没有艾滋病,有没有银行信用方面的违规行为等等。他有一位同事的车轮毂常常被人偷走。虽然事情不大,但是他心里十分郁闷。有一次他看见停在他前面的一辆车的车轮毂跟他以前被偷走的一模一样,他便在这辆车前面打量,试图将这辆车的车轮毂取下来,结果还没动手,被警察发现了,结果有了违法记录。这倒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当年末学校要求每个人填写社会信托记录那张倒霉的表格时,这位教授竟然忘记了那件事儿。在违法记录中打上了“无”. 没想到,数天之后,他接到了一份被辞退公职的信函——他为此丢了一份令无数人羡慕的教授职位!在一个信托为上的社会中,任何不诚实的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其实,这位教授如果不是选择“无”,而是选择“有”,根本不至于丢失教授职位,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案件。即使你得了艾滋病,学校也无权辞退你。但是如果你说谎,你这个人是不可信任的,你就没有资格教育别人。

  想当初克林顿因为拉链门事件下台,其实导致克林顿下台的并非他的拉链没有控制好,而是他一开始的不认账,说谎才是导致克林顿下台的关键原因。

  汉语中信托的近义词有:信誉、信用、诚信、信任、信守、信义等。一个正常的社会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互相信托的基础上的。假定一个社会内的所有成员之间没有信托可言,这个社会必然是无序的,如同丛林中的动物世界(动世界中也可能存在特定的信托机制,如作为父母的动物对幼崽的守护和照料等),我相信这样的社会不适合任何人生活。

  在一个有正常、成熟的信托机制的社会中,由于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信任,社会生产成本可以降到最低程度,这也意味着生产效率得到极大的提高。例如公司之间进行贸易往来,在信托成熟的社会中,公司之间免去了信托调查的投入,可以直接进行交易。同样,任何客户购买任何商品,不用担心商品的质量以及商品价格和价值之间的相关性,银行系统也免去了大量的死帐、呆账,企业之间的帐务往来通畅无阻,整体社会效率大大提高。

  在一个信托系统上受到破坏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本能地预设不信任,任何交易和社会交换行为都首先面临可信性质疑,只有在通过可信性验证之后,社会交易才能进行。否则极有可能因受骗而遭遇损失,最终导致社会的崩溃。我想,这正是发达国家高度重视人的社会信誉的原因。

  可悲的是,在中国,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信托系统受到极大破坏的时代。以前国外大学录取中国学生的手续很简单,后来由于国内某些学生的造假行为,使得国外一些大学感觉受骗上当,于是不得不逐级提高对将录取学生的信誉成本——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些学校不得不通过直接打电话给推荐教授确认了。每每遇到类似的情形,我都不得不悲叹,以致在外国教授面前自惭形秽——虽然这些不是我造成的,但是毫无疑问是我的同胞们的行为造成的!

  我想,各位对我们现在所生活的社会不会不了解,或许比我了解的更多更深刻。仔细想想我们所付出的社会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请看——因为无数的造假行为迫使许多信誉良好的企业倒闭,因为无数的伪劣商品,我们的健康和生命正遭到前所未有的威胁——无数有毒食品、无数假冒伪劣药物、无数危害人们健康的建筑材料、甚至危及人们安全的桥梁、建筑、汽车零部件等等。

  因此我们如果要建设一个和谐的社会,当务之急是要重建我们的社会信托系统。如何重建?有两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1)树立诚信的政府形象;2)建立社会信托记录系统。

  第一点我在以往的博文中陆陆续续讨论过一些,要点是政府必须带头依法办事,并且不能朝令夕改,坚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长期以往,国民必然对政府产生信心。这些今天不再重复。

  今天我们主要讨论如何建立社会信托系统。

  所谓社会信托系统指的是政府对所有社会法人(自然法人和企业法人)在社会信托方面信息记录和管理。我相信我们的政府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而且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只要改变一下管理思路,这项社会工程就能实现。在以往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我们的各级领导部门都有相应的“档案室”,其中记录了我们每个人的政治档案,有些甚至可以说做得非常详尽。如果我们把这种花费在个人政治档案管理上的投入用来建立公民社会信托信息管理,一定轻而易举。如果我们每个公民都有一个其本人可以直接查询和了解的社会信托信息记录,而且他们知道这些社会信托信息记录直接与他的社会权利和社会义务相关,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会珍惜他自己的社会信誉的。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如果一个人在社会信托上破产,那么他就很难在这个社会中生存下去。

  我认为,人的社会信托责任感是建立在信托责任法规建立的基础上的。我坚信“人之初,性本恶”,社会的信托系统是通过信托法规建立起来的,没有人天生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守社会契约。人天生就会偷懒(偷懒是人的天性),天生就知道应该用最小的劳动获取最大的利益。因此,用严格的社会信托契约来约束人天性中的缺陷是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所必须的。中国文化过分强调了“人之初,性本善”,其实对建立一个法治社会并没有好处。正因为我们的前提是“人之初,性本善”,假设别人是“善人”,忽略了约束人的法规建设,才让那些并非“善人”的人钻了空子,这些人带头破坏了社会契约,破坏了社会信托系统,并且这些人不断地影响更多的人去通过破坏社会契约获得好处(因为如果你老老实实地遵守规则,就会吃亏),最终导致社会信托系统的崩溃。而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企图通过道德约束而不是通过法制约束来建立社会信托系统的,这正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各位网友,如果我们的社会也有一个详尽的、我们每个人可以自由查询自己信息的社会信托管理系统,并且我们每个人也能定期收到一份个人社会信誉信息清单,包括你某年某月某日在银行透支预期不还,或者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在某地开车闯了红灯等等这样的记录,你还会不珍惜你的社会信誉吗?

  作者:周口店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重建我们的社会信托系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