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国家管理:法律授权与权力监督

  在我国国家管理的实践中,人们习惯于用红头文件的形式下达管理指令或管理方案,其实,这种管理方法具有很大的弹性效果。纵观世界各国,现在大多是用法律授权的方式进行国家管理。法律授权的方式管理国家,一是具有决策性,二是决策具有强制性,三是程序具有强制性的法律规范,四是制约与监督同步。当然,制约与监督并不是我国有人鼓吹的削弱政府权力(政府不干事,一切都好了论),而是为了强化权力的执行力度和更好的发挥权力的在管理国家时的重大作用,比如美国,参、众两院的决议案在某种时候,总统拥有否决权,就是强化权力的具体表现。

  按照我国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我国的最高权力机关,但它同时担负着立法与监督的双重责任。胡星斗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建议,全国人大的委员长有国家主席担任,我以为这是个很好的建议,因为这样一是理顺国家管理的关系,二是可以通过法律授权的方式行使全国人大的决策权、立法权和监督权,三是把我国部门立法权强制性收回,避免部门立法形成的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利益保护联合体,避免制度性围困中央、围困我国的最高权力机关的现象,四是在可以破除制度性腐败。集权式管理加部门立法是制造制度性腐败的关键。

  世界上什么样的腐败都好办,唯一不好办的是制度性腐败,因为制度性腐败是群体性的、网络式的,这种腐败网络足可以摧毁一切防范措施和正常的权力基础秩序,形成排除异己的巨大力量,并形成潜在的汰优机制。现在的问题是,除了部门主要负责人权力过大,但由于制度性腐败建立起来的利益关系网,在权力拥有者行使正常的权力,特别是有损于利益关系网时,其权力却被弱化了,丧失了维护公平正义和国家民众利益的能力。因此,现在到了必须在现有的制度基础上,把全国人大的立法权、监督权和最高决策权落到实处的时候了。

  国家的最高决策,可以通过立法的形式,强制政府执行。

  部门的所有的立法权,全部收归人大。

  对于一府两院的监督,可以采取述职、考评与民众网络监督相结合的办法。全国人大建立网络监督平台,职务消费和车务消费等全部公开。这样既可以使民主保持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又可以有效防止权力漫溢,为建立权力制约制度和权力制约结构创造更多的时间,也让民众在行使民主权利时得到锻炼。

  2007- 10- 8

  作者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国家管理:法律授权与权力监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