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理论工作者的责任与政治家的任务

  对于学术问题,不论观点如何,那也属于探讨与争论的范围,尽管争论好了,这是我一贯坚持的看法。当然,理论研究工作者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论往前走了多远,有一点不能丢弃,那就是理论工作者的良知和责任。坚守理论工作者的良知是所有理论工作者的责任,在此基础上才能谈得上对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科学的认知,如果一个理论工作者连起码的良知都没有,其理论意义又有什么社会价值呢?据我所知,世界上的所有理论,不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等等,其核是都是作者的良知对未来美好世界的向往,虽然人们价值观念不同,对美好的理解不同,但是,所有文字的深处总涌动着一种忘我,一种责任。一个理论工作者,忘我了才会无私、无私了才会睁开洁净的求真的双眼,只有洁净的双眼才会发现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科学的等等问题。当然,一个学者可以拒绝媚俗,但不可以拒绝良知,不可以拒绝责任,不可以拒绝民众利益,更不可以拒绝民众的存在价值,因为良知与责任构成了一个理论工作者作品内在的灵魂,而民众利益和民众的存在价值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一个失去灵魂的东西,不论它说得多么天花乱坠,多么美好动听,但总令人想起炸尸的故事。

  网上这几年对某些理论工作者的批评,其实有对观点的批评,但更多的是对缺少良知的批评。在这场批评中,有的理论工作者感到很亏,辛苦了好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那么多网民不领情呢?但关键问题是,委屈的理论家没有看到,你的辛苦是为谁的辛苦,如果是为自己,想方设法为自己大捞特捞而辛苦个没完,捞足了捞够了才想起民众,或者有的至今无视民众的存在、无视民众的利益,想方设法损害民众利益和国家利益,这样的情况怎么会不招来批评呢?我以为,对于任何理论观点来说,通过民众对良知的审议(我称网上批评为民众对良知的审议),对于良知在理论界的确立总会有好处的。理论观点的对错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建立理论的基础:良知与责任。因为,观点的对错可以通过讨论寻找出正确的观点,或者比较正确的观点,但一个理论工作者既没良知又没有责任感,这个理论工作者就真的成了问题。如果一个国家的理论界,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无良知,也就是自私自利,我想,天下人都知道,这个国家是最没有希望的。因为,任何一个国家,思想理论的创新永远是这个国家为之奋斗的前进的明灯。但如果这个前进的“明灯”连良知都没有了,等待这个国家的不是美好的未来,而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既便如此,我以为政治也不该介入理论争鸣,而是应该创造一个良好的理论争鸣平台,让各种声音都能在这个平台上发出来,让人们比较不同观点,并在比较过程中认识问题,寻找大家共同渴望的最佳解,似乎比有所禁忌好。禁忌只会导至认识和思考问题的偏狭,而不会把人们带到一个多参照系的比较与选择的巨系统。世界发展历史证明,自由不羁的思想,是催动社会发展的不息动力。

  至于政治家,他无可以根据社会发展需要选取理论中有用的东西,使思想变成可以操作的规则与程序,推动社会的发展,而不是让搞研究的人承担起政治家的责任。我以为,理论家是提出问题并研究解决问题的,政治家是操作解决问题的,这就是他们不同的责任和任务。

  2007年11月4日星期日

  作者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理论工作者的责任与政治家的任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