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玉:“内斗”,中华民族的“抽血机”

  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写道:“三个中国人加在一起一一三条龙加在一起,就成了一条猪、一条虫,甚至连虫都不如。因为中国人最拿手的是内斗。”回顾中国历史,看看当代中国现实,笔者以为柏杨先生此论对中华民族的软肋,可谓是一语破的。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争权夺利的内斗史。那些消费在手段百变、花样百出的人间的无数阴谋、机巧、奸诈、险恶、心计、酷刑、杀戮、“一将成名万骨枯”等“内斗”形式的五花八门,真是蔚为大观。其中的君臣抵捂,夫妻反目、兄弟阋墙、骨肉剝离、主义之争、党派之斗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惨烈情节和血腥场面,无不令人惊心动魄,唏嘘不已。

  诚然,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顽强生育能力的民族,一代一代父母的含辛茹苦,积攒了丰厚的人力资源,本应该充当人类进步文明的“领头羊”,在世界民族之林书写中华民族的灿烂辉煌。然而,却被源远流长绵绵不绝的一场一场的“内斗”给尽情消费和挥霍了。一次次“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内斗”,不啻于一部“抽血机”,抽出来的中华民族的血水,累计起来恐怕是贝加尔湖也盛不下的!而由此所造成的多少鲜活生命的顷刻烟消云散,多少安邦定国的政治智慧的一扫而光,即使用天文数字恐怕也难以统计出来。

  据史料记载,战国末期,仅秦昭王在位的56年间,“内斗”就斩首124万炎黄子孙。其中,公元前260年(秦昭王47年),“秦使武安君白起击,大破赵于长平,40余万尽杀之。”(《史记. 秦本纪》)可谓血流漂杵,尸骨蔽野。从东汉末年到西晋统一,仅仅四十一年時间,“内斗”就一下子狼吞虎咽了4000万中华儿女的生命。太平天国爆发(1851年)前夕中国人口4.3亿,太平天国失败(1863年)后,中国只有2. 3亿人,一场农民战争使中国损失了2亿人[ 4000万人死于战争中] ,这是何等的残酷!到1911年全国人口才恢复到3. 4亿人。(网文《中国历史上14次人口大屠殺》)到了当代,1946至1949年国共两党“斗”了三年,就“消费”了491万条中华民族的鲜活生命。其中国民党一方死了341万,共产党一方死了150万。

  “文革”持续十年,可以說是中华民族“内斗史”上最血腥的一页,究竟吞噬了多少生命至今仍无法统计。仅据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披露:“文化大革命”中,死了2000万人,整了1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参看董宝训、丁龙嘉着《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错案》第1页,安徽人民出版社,2003年4月第2版;马立诚、凌志军著《交锋一一当代中国三次思想解放实录》第9页,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3月第1版)另一则资料称,“文革”中因各种政治迫害、武斗而丧命者相当于抗日战争牺牲的人数:三千九百万人之多。(《读书文摘》2003年12期第57页)

  纵观中国历史,凡是在“内斗”中的“成王”者,无不诉诸于铁血手腕来震慑人心,让所治下的臣民长久生活在觳觫惊惧之中,成为他们手中的人质和和刀俎间的“羔羊”。所以,从秦始皇、朱元璋到康熙、雍正、乾隆,再到当代的蒋介石无不以“枪杆子”或文字狱杀人立威,以儆效尤。公元前211年,“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史记. 秦始皇本纪》)公元1947年,在台湾爆发了“二二八事件”,又有三万中华儿女死于非命。或曰:中华民族向来是个温文尔雅而又十分柔弱的民族,一个安禄山就能把大唐江山颠覆。然而,柔弱的汉民族,在杀戮自己的同胞时却从来不显得柔弱。从古至今,从秦时代的“五马分尸”到太平天国的“点天灯”;从行刑时的“千刀万剐”到行刑前的“割喉穿舌”,无所不用其极。正如柏杨先生所言:“凡是整中国人最厉害的,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凡是陷害中国人的,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从公元前211年至公元1949长达2160年的时域中,中华民族“内斗史”上所记载的诸如张献忠屠蜀,八旗兵血洗扬州,太平军滚刀南京城,直至当代的“雪白血红”,无不佐证柏杨先生所论并非言过其实。

  仔细想想,“内斗”不只是夺走了数以千万计鲜活的生命,更重要的是在这些鲜活生命中蕴藏着无法估量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还未来得及为中华民族书写完灿烂辉煌,便随着生命的消失而烟消云散了。不妨设想,倘若如民族英雄岳飞、中国第一思想犯李贽、鉴湖女侠秋瑾、在刑场上举行婚礼的周文雍和陈铁军、撰写《可爱的中国》的方志敏、抗日猛将李灵甫、批判“血统论”的遇罗克、解放思想先贤的张志新等诸君,不过早被“内斗”夺走生命,他们将对中华民族的进步文明作出多大的贡献啊!他们之被过早害死,无异于打断了中华民族的脊梁。以岳飞为例,他被赵构和秦桧害死后,对外,中华民族就不再是一个独立强大、经济繁荣、文化科技异常发达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度。华夏神州屡次整体被异族血腥征服,并长期浸泡在战火屠戳,血腥镇压,残酷压榨的血海之中。在此残酷统治压榨下,在无以复加的文字狱的株连屠殺中,强悍的民族气质已被异族的屠刀杀得荡然无存;继而自然进入了点头哈腰,奴性膨胀,道德沦丧、人格分裂的畸形历史阶段。丧失了率先进入世界民族之林,领跑世界的大国地位,为日后的汉奸的滋生打造了肥沃的土壤和适宜的温床。对此谁能否认呢?

  再看看近现代的世界历史,人类有关自然,有关社会,有关科学技术,有关文明进步等等诸多方面的重大成就、成果、发明、创造,本土中国人一向是缺席者。对于世界现代文明历程而言,中国的贡献几近空白。国内科学家和文学家至今尚无一人获得诺贝尔奖,连国内设置的中国科技大奖也是一连三年空缺;科研、生产领域和日常生活用品,凡是先进的或“带电”的,几乎都是引进人家洋人的;咱们的大学教材更被人戏称为“文物”,比发达国家落后一大截子,以致不少高校不得不引进外国教材;咱们的国民素质、国际竞争力、科技竞争力,在世界排名榜上几乎一个劲儿地往下落,堂堂一个人口大国,医疗在世界排名居然倒数第四,岂不丢死人了?而这些能与中华民族的“抽血机”脱了干系吗?

  事实就是如此残酷。究其根源,不外乎在于传统“内斗”对人的个体生命的渺视、践踏和肆意挥霍。在汗牛充栋的史料中,在古人留下的四大名著中,鲜有关于对人的个体生命的尊重和景仰,多的只是关于如何消灭人的个体生命的快感。宣扬的只是人的“狼性”,而非灵的人性,鲜有对人的自身价值的形象表达拓展人的价值的空间的思想观念形象描写。因此,中国人对“内斗”的痛感是迟钝的,对人的生命的消亡总是漠然而无动于衷。“内斗”的弥天谎言唆使承诺着人们走向极乐世界,但到头来却总是承受灭顶之灾的惨痛。“內斗”的血腥和残忍让一代代人重复着同样的坎途舛路。无论是为了当皇帝,还是为了万民谋褔祉,其实都是中了“抽血机”的美妙承诺的阳谋,这正是造成源远流长的“内斗”的长生不老的缘由之所在。中华民族如果不能认识到构成它的个体成员生命无与伦比的价值,继续让“抽血机”工作下去,即使它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和生殖能力,也难免不走向衰亡。正如鲁迅先生所言:“会觉得死尸的沉重,不愿抱持的民族,‘先烈’的死是后人的‘生’的唯一灵药,但倘不再觉得沉重的民族却不过是压得一同沦灭的东西。”

  2006年11月24日一稿

  2007年10月16日二稿

  作者:于成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内斗”,中华民族的“抽血机”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蜚语 说:,

    2008年09月20日 星期六 @ 10:55:09

    1

    张教授这篇文章出发点绝对是好的,中国人的“窝里操”确实是有目共睹的,但你说的文革死了两千万有点估高了,叶剑英是什么东西啊,两面光的狗屁,他的话能用来做论据,真搞不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