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斌夫:走近熊猫

  中国西部长江上游生态屏障间,诗意栖居着四纪冰川恐龙灭绝前就早已出现的生灵——熊猫。作为那场浩劫唯一幸存的动物,其生存伟力和生命密码,尤值现代人类去破译与读解。

  熊猫,脊索动物门,哺乳纲,食肉目,熊科,大熊猫属,大熊猫种。

  上世纪初,法国传教士、博物学家戴维在四川西南雅安宝兴蜂桶寨,意外发现了这毛色黑白相间、憨态可掬、雍容华贵的珍稀动物,将其公诸于世界,并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猫熊”,世人为之惊喜不已!

  其实,早在上古先秦时期,古人就与熊猫为友为伴,称其为“貔貅”。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中记载:“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虎,以火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描述4500前黄帝部落与炎帝后裔中原激战,黄帝驯训熊猫等“兵兽”参战,三战而和,结成炎黄族团联盟,以战蚩尤。原来熊猫真的是“猫熊”,狂野威猛的肉食动物,与虎豹熊罴为伍。据说,《诗经》、《山海经》、《尔雅》皆对熊猫有直接或间接的描述。不同时代的人们把熊猫称为“食铁兽”、“银狗”、“貘”、“驺虞”、“白熊”、“花老虎”、“竹熊”等。至今台湾依然称熊猫为“猫熊”。常言的熊猫,一般指大熊猫。此外,还有小熊猫。小熊猫是熊猫的旁类,体格比大熊猫小一些,且毛色金、褐、黑杂色相间。传说熊猫身边总有彩龙相伴,被古人视为异兽神物。

  熊猫从肉食动物转变为食竹动物,性格从威猛狂野改变为温驯祥和,从战争的厉器转化为和平的象征。上古人们派熊猫驰骋作战,中古两国交战时,只要一方举起画有熊猫的旗帜,双方士兵即刻停止厮杀,拱手言和。熊猫在千百年来,经历了由“熊”到“猫”的过程。

  读谷运龙短文《关于熊猫》(《21世纪教育报道》),听王树椿先生讲述熊猫故事,对熊猫的认知又加深了一层。

  据熊猫研究者观察,熊猫的粪便是一节节排放整齐的竹节;熊猫只消化竹节的绿皮和竹叶部分。竹纤维最利于消化、清除肠毒。竹叶和竹皮含有丰富的营养,且有健脑功效。地球上最大的动物恐龙灭绝了。《山海经》中描述的上古时期各种珍禽异兽也大多绝迹了。只有熊猫,由食荤而食素、食肉改食竹,因而未灭绝。竹膳也许是世上最美的食飨。这对人类调整食物链,不无启示。聪明的熊猫一旦病了,就会独自下山来敲山里人家的门,求助于人类,或者悄悄拣食山民院落里的废钢烂铁,自我疗治,然后静静躺在山民门前,待病体康复,起身轻敲主人门窗,致谢告别,几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返归自己的竹海家园。它多么地通人性呵!

  1000万年前,熊猫生息繁衍区域,在北纬33度的四川若尔盖、九寨沟和甘肃文县,到北纬19度的泰国清迈、老挝普比亚山和越南巴泰勒米凯山口之间的广阔地带。由于生态环境的变化和熊猫食物链的改变,而今熊猫的生存领地主要在川陕甘境内的秦岭、岷山、大相岭、小相岭和凉山6大山域,主要分布四川西部的凉山、雅安、甘孜、阿坝、成都、绵阳等地。成都是距熊猫栖居地最近的特大城市。

  笔者孩提时知道熊猫,是因了家父去平武出差归来的讲述。他的当年同窗廖顺华先生在平武县文教局工作,那年正组织拍摄关于熊猫的科教电影片。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首《熊猫咪咪》的流行歌曲风靡全国,让川妹子程琳一夜成名,熊猫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那年,竹子开花了。竹子开花之日,就是竹子的生命终了之时。大面积的箭竹因开花而死亡。熊猫遭遇着空前的饥荒。熊猫宝宝急得睡不着觉:“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 星星呀星星多美丽/ 明天的早餐在哪里;”善良的人们没有忘记这灵兽神物的生存处境:“咪咪呀咪咪请你相信/ 我们没有忘记你/ 高高的月儿天上挂/ 明天的早餐在我心里”,“请让我来关心你/ 就像关心我自己/ 请让我来帮助你/ 就像帮助我们自己/ ——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与灵兽患难与共,感人至深!

  然而,人类既是熊猫的关怀、呵护和宠爱者,也是熊猫的戕害者。大量的熊猫被圈养,使其生命力褪化,或郁病而死。一些莫名其妙的所谓“野生动物园”,实则是熊猫等动物的牢狱。我们应当尽快为保护大熊猫专门立法。除了个别城市供少年儿童科普教育观览的动物园和国家专门成立的大熊猫繁育基地可以饲养熊猫外,对其余以赢利为目的任何旅游点,都应禁止圈养熊猫。而且应当尽可能少把熊猫当国礼相赠,送什么不可以,为啥要熊猫?“让大熊猫回家!”有识之士的急切呼吁,始渐成为和谐社会人们的共识。

  给熊猫这神奇的动物以最大的自由吧。熊猫不愿意人类活捉它、拘禁它。熊猫的家园是大自然。辽阔大自然才是它最能自由自在地生活的地方。据第三次熊猫种群普查结果,目前生活在世界上的野外大熊猫数量是仅有1590多只。真是濒临灭绝,愈加珍稀!

  大熊猫是最好的中国名片,中国品牌。

  虽然熊猫生长在中国,主要在四川,但它更属于我们共同的是地球,属于全人类,不完全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私有财产”,而是全世界共有的财富。

  保护大熊猫,就是保护我们地球人赖以生存发展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作者:刘斌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走近熊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