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北京市民“主战派”占明显下风,赞成台湾独立的也很少

  夏天的北京,越来越热了。传统的几大“火炉”,都比不上北京的高温。走进盛夏北京的阳光下,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好在与香港和台北相比,北京的酷热相对乾燥,人不那么难受。

  有人主战 有人许独

  北京的市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酷热当中。计程车司机要先交给公司四千到六千元人民币(此称“车份”),馀下的,才是自己拿回家的钱。记者从计程车司机开始,采访北京普通民众对两岸关系的看法。

  “陈水扁特像伊拉克的萨达姆。”四十多岁的许先生说。“咱们这严厉一下,他就老实几天;咱们一不留神,他就穷来劲。”许先生赞成以武力解决中国统一问题。“要不然咱没有别的办法呀。”

  不过,在记者采访的许多人当中,“主战派”占明显的下风,几乎很少有人慷慨激昂地要上前线。赞成台湾独立的也相当少,记者只见到一位刘先生赞成台湾独立,他是受了一位立陶宛驻京外交官的启发。这位外交官告诉他,立陶宛在苏联管辖的年代,生活和苏联一样穷,如今独立了,立陶宛的生活可以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相比。刘先生说,“反正大家都是为了过好日子嘛。”

  大陆无力发动战争

  拥有国际贸易硕士学位、在北京担任一家公关公司总裁的叶先生的看法,相对比较完整,他的表述也充满北京人的政治幽默。

  “这事儿要看老美介不介入,老美如果介入,没的打。”叶先生说,大陆和台湾的问题,确实像两兄弟闹别扭,“哥哥如果打弟弟一巴掌,这事儿问题不大;如果哥哥用刀把弟弟手剁下来一只,你想让旁边的人看见了不管,行吗?”

  叶先生认为,说到底,是大陆这一边不具备“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能力,而硬打一仗,能力也欠缺。他说,北京领导人的“一个中国”原则可以说是忍耐的底线,而陈水扁敢于对这条底线不理不睬,说明大陆拿不出更有效的方式来制约台湾。

  中国人民解放军换发了一九九九式新军服,叶先生说,这种新军服简称“九九式”,也被戏称为“狗狗式”。他说,五十多年前,美国军调处参与调停国共内战时,美军穿的就是这种军服,单从军服上说,就比人家落后了半个多世纪,更不要说武器系统了。

  陈水扁要拖垮江澤民

  叶先生担心,时间拖下去,怕是大陆这边的想法也会改变。“今天还有谁去说李白出生的碎叶城是中国的版图?还有谁去说贝加尔湖以东的大片领土是中国的?”叶先生说,“历史的沉淀非常可怕,历史感可以渐渐消弥掉,今天的台湾领导人就在做这么一件事,他们在拖。”

  当年四人帮成员、中共最年轻的副主席王洪文与另一位副主席叶剑英元帅斗法,当毛泽东在长沙“仲裁”王败叶胜时,王洪文咬紧牙关说,“咱们等十年之后再看。”王洪文比叶剑英小三十多岁,叶剑英对王洪文这句话很是领略了其中的奥妙。简言之,王拖得起,叶拖不起。

  “陈水扁也在和江澤民拖,”叶先生说,“江澤民的年龄可以当陈水扁的爹,陈水扁身边还有一批三十多岁的人,江主席哪里拖得起?”在叶先生看来,江澤民仍有可能在台湾问题上有大手笔,否则后人回顾历史,江澤民可能没有任何过得硬的政绩。“毛泽东为共产党打下江山,鄧小平有改革开放,江澤民呢?实事都是朱熔基干的,老江甚么都没有。”

  白云苍狗 世事常变

  如果真的爆发战事,老百姓会不会踊跃参军?叶先生表示怀疑。“虽然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但是,改革开放走到今天,老百姓不愿意当冤死鬼。”他说,一些会读报的老百姓注意到,刚刚访问北京的美国国防部长科恩和中国军方谈到了北约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这件事,中国当年称之为“野蛮行径”,如今称之为一场“纠纷”;再往前说,一九七九年中国打越南,十一年后,越南的武元甲大将身著军服在北京观摩了亚运会。

  “老百姓发现,这世界上好多事越来越没准儿,老百姓自己干的事儿,也越来越没准。”叶先生说,北约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北京大学生到美国驻华使馆示威,有人送去可口可乐慰劳学生,第一批送去的可乐被反美情绪高涨的学生们砸毁,几小时后,第二批可乐送到,嗓子冒烟的学生们“怀著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痛饮可口可乐”。

  “这就是不可抗拒的经济力量。”叶先生说,美国的经济力量越来越被人们所认识到。还是说中国使馆被炸这件事,叶先生说,有一位在改革开放中致富的河北农民,到北京来要捐二十万人民币,说是要捐“几颗”和美军的战斧式巡航导弹一样的导弹,农民说,“他能炸咱们,咱们怎么就不能炸他?”当这位农民得知一颗战斧要一百万美金时,咬著嘴唇,不言不语。

  下岗工人叫打声高

  “在今天的中国,越有钱的人越不想打。”叶先生概括说,在中国,“白领反战,工人喊打,喊声最高的,是下岗工人。”这令人想起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中的名句:“无产者在斗争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按照叶先生的观点,改革开放越深入,中国的中产階級越来越多,两岸之间的武力因素就会越来越低。是不是真的这样,还要看。叶先生不排除有人为的因素发生,例如,江澤民如果“痛下决心”。

  “毛泽东在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对自己的错误路线鞠躬认错,鄧小平对没有把浦东和深圳一起开发认了错,江澤民如果想到他的两位前任的认错,他可能不愿意到退休之后再说,我当年本来可以把这件事儿办了。”叶先生说,陈水扁不了解大陆或许也正是在这一点上,一句话概括就是:祖国人民不想打,真要打,也就打了。

来源[多维新闻]http://www.duoweinews.com/BBS/Dajia/GB/34559.html

  作者:多维新闻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北京市民“主战派”占明显下风,赞成台湾独立的也很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