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美国的“美国权利法案”第一条直指国会权力说明什么

  近读美国的“美国权利法案”(宪法补充),看到该法案字数不多,条款也仅有十条,而且,第一条就对具有最高权力的国会,下了这样的定语:“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没有对修改宪法意义的阐述,也没有更多的说明,开宗明义的把拥有最高权力的国会权力给限制了。我思考数天,以为对我国的法律制度的制定,有如下启发意义。

  一、宪法是规范最高权力如何使用的大法

  可能是美国的智者,比较早的认识到权力运行过程中的旁逸现象(权力滥用),他们在制定宪法修正案时,第一条就对权力做了明确限制,也就是说,明确规定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你必须怎么做,不得怎么做。或许,这对于权力最高拥有者来说,倍感不舒服,但对于权利拥有者来说(公民,处于弱势地位的社会群体),却是最大的福音,因为,它明确规定,权利永远大于权力。对于这种现象,我称之为“权力的倒置”,或许,这是人类社会在对血与火的历史总结中,第一次把“权利与权力倒置”过来,确保社会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在我国,孟子也是比较早提出民众权大于政府权力的,但是,他虽然认识到权利大于权力的重要性,但没有和平解决问题的思想方案,而是给出了暴力解决问题的路径。几千年来,我国的历史就是在这个不变的“周期律”中原地不动的舞蹈的:发展、繁荣、衰落,权力更替之后是历史重构原来的发展过程,是一种从零开始,又复归于零,只有历史的零点没有历史的高点的发展模式。或许,这种只有零点没有高点的发展模式,是我国最大的悲哀。

  二、宪法的态度要明确,反对什么,支持什么,绝对不含糊

  在我国,各种制度文本似乎处于零价值观的中立状态,让人不知所指,这样的结果只会导致一种情况的出现:本该具有刚性价值观念维护作用的东西,却成了多种解释都行的、歧义纷呈的“交岔花园”,“美国权利法案恰恰启示我们,任何制度文本一定要态度明确,反对什么,支持什么,绝对不含糊,不马虎,让所有知道这个文本的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如果一个管理文本不具有这样的效力,这个文本只会制造价值观念和思想的混乱。

  三、宪法是公民社会价值信仰的最权威的规范文本

  社会利益的多元化,导致思想观念的多元化,一个社会如果没有统一的核心价值标准,各种利益的冲突导致的思想冲突与文化观念的冲突,就是无法避免的。在我国,为化解各种矛盾演化成非和平方式冲突的发生,往往采取统一思想的办法,但效果不佳,或许,美国或其它发达国家,正是认识到人类思想的复杂性、多样性、多元对立性的特点,她们采取了立法的方式,统一价值观念的方法,并以此为基础,放飞思想与言论,使其完全处于自由状态,但是,你信奉马克思主义也好,信奉资产階級自由主义也罢,但最终万法不离其宗,还是得复归到价值信仰上去。或许,据目前来说,这是解决思想矛盾和利益矛盾的最佳途径,当然,以后可能会有更好的办法,但就目前来说,这是最佳的解决方案。这使我想起了如来佛的故事,这个故事说,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但是,打了好多跟头后却发现始终没有跑出如来佛的手心。如此看来,世界上最好的管理思想的办法,不是不得怎么思想,而是在基础的价值观念上,你可以自由思想,既便是你在如来佛手指跟上撒泡尿也是完全可以的,但最终,你还是没有跑出如来佛(基础价值观)的手心。

  四、宪法的本质意义在于使权利大于权力

  世界发展历史证明,当权力大于权利时,权力的更替是通过暴力实现的。这种权力更替的方式,无疑成本太高,这是一,第二,“周期性”从零开始又复归于零的发展模式,是一种永远没有高点(积累)的发展模式,按照历史发展最优选择的方式,只有改变“周期律”,人类才掌握了优良发展的不二法门。实现优良发展的唯一途径,是以宪法和与之相配套的法律系统,确保权利大于权力,维护以和平的方式权利大于权力的实现。或许,这是我国破解困绕我国几千年的“周期律”的最佳方法。

  五、宪法的价值信仰是建构社会基础秩序的基石

  宪法是什么?它对社会起什么作用?我以为,好的宪法是一本规范权力和权利,构建社会基本价值观念的书,是一种刚性的价值文化,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在如来佛的手掌心中,放飞思想与梦想,并为思想与梦想的自由权提供制度保障,激活整个社会的创造活力,使之永远处于和平的、动态的创造性机制之中,这就是价值信仰!宪法维护的价值信仰,是建构社会基础秩序、具有刚性文化意义的基石。如果一个社会不具备这种动态机制,一是无法避免“周期律”,二是社会缺少思想创新的活力,并因思想创新缺少活力而使社会缺少创造力。

  结语

  十七大之后,我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根据十七大对民主政治的规划图,一个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激活整个社会创新能力的时代必将到来。正因为如此,研究人类历史上一切文明成果,解读并催生新的思想,为制度创新提供智力保障,就成了全体人民的共同责任。

  2007年11月16日星期五

  作者简介:田忠国,1959年出生于山东薛城。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山东省枣庄矿业集团新安矿宣传科工作。曾在“中国政府创新网”、“中国选举与治理”、“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网”、“南方网”、“新法家”等国内重点学术网站发表理论文章五十余篇。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美国的“美国权利法案”第一条直指国会权力说明什么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virginie 说:,

    2007年11月20日 星期二 @ 17:35:24

    1

    本来还很欣赏您正文中的论述的,但最后的结语实在不敢恭维。
    把中国社会人权的发展寄托于十七大,很幼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