呙中校:深圳你在抛弃谁

  2002年11月,呙中校的一篇《深圳,你被谁抛弃》引爆深圳,轰动全国。2004年底,呙中校主动离开深圳,赴香港工作。身在香港,他却依旧关注深圳。5年不到的时间,在呙中校的眼里,深圳已经从“你被谁抛弃”,变成了“你在抛弃谁”。

  挤出效应日益显著

  南都周刊:近两年,随着房价上涨,生活成本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深圳,人们把它叫做“逃离深圳”。

  呙中校:确实出现了很多人离开深圳的现象。 房价问题、户籍政策、 社会保险问题,这是近几年来深圳最大的三个问题。目前深圳房价高涨,对外来人产生“挤出效应”。一旦收入减少、开支增加,加上户籍制度,人是很容易离开的。

  外来工、刚来深圳工作三四年的大学生,是“逃离深圳”的主体。不过,与其说是这些人在逃离深圳,不如说是深圳在抛弃他们。深圳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而很多人特别是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并没有相应上涨,这些人的收入,要在深圳生存下去,已经倍感艰难,更别提买房安家了。所以他们压力很大。

  被深圳抛弃的,还有一些中小企业。地价的上涨,人力成本的上升,让这些中小企业的商务成本急剧上升,不少企业选择迁移到其他地方,或者干脆关门大吉。

  此外,由于深圳的薪金水平与北京、上海相比逐渐失去吸引力,加上工作机会相对较少,使得深圳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也在逐年减弱。

  作为一个新兴的移民城市,深圳的发展得益于创新的动力,创新的源泉则是移民文化多元包容。无数的移民在廉价的出租房中打拼、奋斗,为了自己的梦想,也成就了深圳这个创新创业之都。然而,这一切都时过境迁了,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勉强能够应付生活,买房已经成为梦想,正在创业的小企业要面对房租地租,还难以招到人……当年的陈楚生可以靠送外卖在深圳扎稳脚跟,现在来的人似乎只有睡大街了——当然,你得考虑能否对付得了城管。

  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深圳,不久的将来,深圳可能会出现社会断层。

  南都周刊:如何看待归属感的缺失这个问题?

  呙中校:五年前,归属感还是深圳人讨论的一个热门话题,认为很多人在深圳很难扎根,是因为深圳没有归属感,要想办法改变这种状况。

  现在来看,这个话题是个伪问题。为什么?因为移民城市存在归属感问题是必然的,争不争论,都会存在。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等到第二代人长成,香港也是这样发展过来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你问香港人他们是哪里人,都是回答“我是上海人”、“我是广州人”,而现在去问在香港长大的新一代,他们都会很自豪地说“我是香港人”。

  买了房不得抑郁症才怪

  南都周刊:有数据显示,深圳患抑郁症的人数比例是全国最高的,这几年为什么大家更容易得抑郁症了?

  呙中校:一般而言,经济越发达的地方、收入水平越高的人,更容易得抑郁症。深圳是移民城市,生活节奏快,竞争激烈,工作压力大,加上家庭观念亲情观念较为淡薄,本来就容易患抑郁症。加上这两年深圳房价飞涨,各种生活成本都在不断增加,而相应的收入水平并没有增长多少,对于一些低收入阶层来说,生存压力会越来越大。

  南都周刊:房价的上涨,对抑郁症有什么影响?

  呙中校:人是经济动物,房价上涨后买房或者租房,每个月的按揭或者租金占工资的比例那么高,人的心态就变了,会对未来没有安全感,到菜场、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都要斤斤计较,整个生活方式完全变了,你不得抑郁症才怪!

  南都周刊:深圳的房价可能跌么?

  呙中校:如果以香港中区为中心,来估算深圳关内关外的价格,会发现深圳关内2万的均价已经超过了香港新界北区的水平,接近新界与九龙之间的水平。但这不意味着深圳房价面临拐点即将下跌,只要流动性过剩还存在,资金就会继续泛滥,股市楼市还会继续火热。

  改革精神的丧失

  南都周刊:这几年,相比上海、天津等地,深圳的改革步伐显得越迈越小,是不是深圳正在丧失改革精神?

  呙中校:一直以来,深圳就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也正是不断改革,深圳才焕发出旺盛的生命力。但是,这几年,深圳确实没有出现什么能影响到全国的改革,自主性的改革力度越来越弱,更多是寄希望于中央给出具体的改革方案,深圳的改革精神正在丧失这是不争的事实。

  中央前期已经给深圳太多的支持了,从公平角度出发,现在支持天津、重庆、成都也是情理之中,深圳的改革,还是要靠自己。

  南都周刊:深圳如果要改革,突破点应该在什么地方?

  呙中校:经济改革遇到阻力的时候,往往需要通过行政改革等手段来推动,行政方面不改革,在经济上就很难有大的突破。经济发展总是有限度的,考察一个地方的发展,需要从多个角度衡量,需要建设 和谐社会。

  深圳在行政改革领域,有着很大的空间,也是今后改革的突破点所在。2003年,深圳市向社会公布了酝酿已久的“行政三分”改革方案,即借鉴香港的文官架构,将整个政府按照大行业、大系统分成决策、执行和监督三个“职能块”,建立一个决策、执行、监督三种职能相互分离又相互协调的全新政府架构。然而,该方案在政府内部遭到的阻力之大出乎意料,于是改革方案被迫一改再改。对于掌握实权的部门和干部来说,改革就是要放权,就意味着寻租机会的减少,意味着利益的丧失,这是改革最现实的阻力。

  深圳目前在提“深港创新圈”,并希望能将其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但深圳单独出面的改革空间不大,自身动力也不足,需要借助香港的力量来推动。

  总结来看,一方面,不能意识到改革内涵上的转变,另一方面,因为改革失去仰仗,在各项改革上畏手畏脚,碰到问题绕道走,矛盾也就因此越积越多,深圳今后的改革将越来越困难。

  深圳,你说现在对它寄托多大希望,现在看不出来,但你也不能说失望或者绝望,它让人喜欢的一面还是很多的。

  来源:南都周刊

  作者:呙中校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深圳你在抛弃谁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冯雪 说:,

    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 04:09:19

    1

    无论如何

    深圳没有抛弃他的人民

    作者
    你读过过秦论

    深刻理解 独夫民贼的含义

    但是 你真正观察社会 你却不有自主的变成秦始皇 你内心却幻化成赢政的样子 其实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