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荣:为什么中国人不讲卫生

  清末,英国传教士来到山西农村考察(实际就是旅游而已),看到中国农民随地大小便,于是回国在媒体上大肆宣扬“中国人天生劣等,不知卫生为何物”。这样的评论显然是不负责任的,人无论肤色黑白,初生者均如白纸一张,本无优劣之分,卫生习惯者,无非也是后天养成。清末时期,英国已经高度城市化,这位传教士从高度发达的国际大都会伦敦来到山西农村,以成熟的伦敦公民的标准来衡量可怜的中国农民,显然是有失公允的。试问,该位传教士先生在山西农村考察期间,人有三急,当时又是如何解决的呢?无非也是:路边、池塘、山脚者,五十步笑百步也。如此戴有色眼镜的洋人,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记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CNN播出一位白人妇女(其亲属死于非典)对中国人的咒骂:“你们这些虫子一般的人,在垃圾堆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把瘟疫带给全世界。。。。。。你们向上帝忏悔吧!”这位妇女显然是骂错对象了,后来查明,非典是源于吃果子狸,是饮食意外,与卫生习惯无关。但这件事却从侧面反映了中国人在西人心目中,仍然是一副不讲卫生的德性。

  尽管洋人不见得十全十美,但,无可否认,我们中国国民的卫生习惯,确实还是比较落后的,随地大小便、随地吐痰者,比比皆是。为什么呢?我认为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 城市化水平低,公用品不完善;

  2、 中医只讲阴阳,不讲卫生。

  首先讲讲城市化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国人自有史以来,一直从事传统的粗放型农业,务农人口一直占中国人的绝大多数,这造成了中国在历史上一直是个以农村为单元的国家,农民早晚与粪尿(天然肥料)为伍,因此,在传统粗放型农业生产方式下,以农民为主体的中国人,是不可能很讲卫生的,这是由生产和生活方式所决定了的。曾几何时,“讲卫生”是一个时髦的词,是从新文化运动里冒出来的新玩意儿,是伴随着盛宣怀、张之洞等主持的中国第一波城市化运动而产生的新观念,但,清末的官办经济只是少数人的游戏,不能改变中国农业社会的本质,因此,国人的卫生习惯始终未能有多大改善。在蒋介石主持的“黄金十年”(1927-1937)建设中,蒋老板和宋老板娘也曾试图改善国民的卫生习惯,于1934年发动了著名的“新生活运动”,但好景不长,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中断了中国第二波城市化的进程。

  1949年之后,中国人走了一条与“城市化”背道而驰的路:“广大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农村大有作为”,1949年至1978年,中国走了一条农村化的路。第三波城市化运动从1978年开始,至今短短29年,因此,中国的城市化,直到现在,仍处在“发育”时期:直到今天,中国农业人口仍有9亿 之多,其中实际从事农业生产的为7亿4千万,占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其余的虽为城市人口,但也与农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的城里人要么年幼时生活在农村,要么父辈曾生活在农村,生活习惯仍保持着农村的惯性。另有大批农民工涌入城市,把“粪尿朝夕相伴”的农村生活习惯也带进了城市,所以,随地大小便、随地吐痰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里说的“城市化”并不只涉及到农业人口比例问题,还涉及到城市本身的公用品的成熟程度。一个大城市,如果不配备足够的公厕(作广义,包括商场厕所)、垃圾桶等卫生设施,你就不能怪市民随地吐痰、小便、大便。

  在中国人开始第一波城市化之前,欧、美、日,早就已经高度工业化、城市化。因此,从中国城市化的历史、程度来看,中国人不讲卫生的状况,实在是在情理之中。中国人卫生习惯的落后,说白了,本质上不过就是经济落后的反映罢了。

  第二大原因就是中医。我们知道,“讲卫生”的本质就是“讲健康”,西人之所以不随地吐痰、小便、扔垃圾,盖因痰、便、垃圾等物中有着大量的病菌(或说容易滋生病菌),这些病菌,飘逸于空气之中,祸害人体健康也。所谓“讲卫生”,实质上就是人爱惜身体健康的潜意识表达罢了。

  坏就坏在,中医是不讲“病菌”的,中医只讲阴阳。一个中国人咳嗽了、感冒了,他会首先想到:“上火了”,而不会反省自己家里是否卫生状况有待改善?自己生活的社区是否卫生状况有待改善?笃信中医的中国人不这样想,中国人宁愿相信自己“上火”了、“阴阳失调”了,也不愿相信自己“被病菌传染了”。在拒绝实证的中医观念几千年的影响之下,中国人根本不把“痰、便、垃圾”和“病”联系到一起,所以也就对“痰、便、垃圾”无所谓,认为无伤大雅,所以也就懒得去清理、懒得去注意,所以就“吐”啊,“拉”啊,“扔”啊,管它呢,反正不会得病,反正病是因为“阴、阳、虚、实、五行相生相克者也”。

  你说,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落后的医学卫生观念是不是很害人哪?这也就难怪孙中山要远赴香港学习西医、鲁迅要远赴日本学习西医了。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了,只要我们中国坚持推进城市化、坚持西医的普及,中国人的卫生习惯,一定会有长足进步的。

  作者:冯学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为什么中国人不讲卫生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lyman 说:,

    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 03:05:39

    1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中医背后的哲学思想,实在是高明。

    自然造化万物竞争而又相互制约,本不强加好坏于其身。你以为把现存所有已知“病”菌都杀死人类就从此无病痛之忧了么?

    回复

  2. Jason 说:,

    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 04:47:05

    2

    原文:
      坏就坏在,中医是不讲“病菌”的,中医只讲阴阳。
      你说,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落后的医学卫生观念是不是很害人哪?这也就难怪孙中山要远赴香港学习西医、鲁迅要远赴日本学习西医了。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了,只要我们中国坚持推进城市化、坚持西医的普及,中国人的卫生习惯,一定会有长足进步的。
      
      如果把西医里的现代医学引入中医不就成了吗?重新完善中医理论不是更好?只有完全接受西方文化让自己的国粹扔掉,才会讲卫生?才会有进步?

    回复

  3. Michel 说:,

    2007年12月11日 星期二 @ 01:34:06

    3

    中医的说法值得考虑,不过作者的其他观点我认为应该对国人大声疾呼!我回国以来发现整个中国实在是太脏了。垃圾,痰遍地。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下去还虚谈什么人的尊严权利等等字眼。不管政府如何往自己脸上贴金,只要走出去睁眼一看,谁心里都清楚。现在西方人渴望到中国旅游,不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什么。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