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文俊:学术话题的“新鲜”和“孤独”

  近日浏览网页,偶见聚客在网络上开设了以“姚文俊”为条目的“网络话题”。打开网页一看,在“这里有新鲜话题”的栏目下,共计收笔者网络论文18篇及其相关资料,和同名同姓,但早已作古的书画名家姚文俊的一些介绍等等60篇。并下设“讨论区”。旦看这些讨论,除了一条说不上讨论的“讨论”外,根本在“讨论区”中空无一文。

  虽然如此,笔者发自内心感谢聚客的关心和关注。

  但是,也许正是笔者论文“新鲜”,曲高和寡,故要讨论起来,实在太难。于是,笔者对聚客的期望不得不道一声“抱欠”。

  笔者研究的方向是“老子《道德经》与中国武学文化”。其间,从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旨在武术上对中国形式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进行批判;从新千年开始,在中国先秦文化上对扭曲和否定老子及其《道德经》的武术、武学思想进行批判。故在笔者看来,中国从西汉武帝以前至西周、东周之交的这段历史,本质上,表现为“武学文化”的历史,而在西汉武帝以后至清末的这段历史,本质上,表现为“文学文化”的历史。与此同时,在笔者看来,“武学文化”的缔造者就是老子。老子基于“道法自然”的思想,从“柔弱胜刚强”出发缔造了“武术”,由此,而缔造了中国的“武学文化”;孔子则篡改和修正了老子的“道”、“德”思想,而缔造了中国的“文学文化”。笔者认为,老子的“武学文化”终结中国先秦“神学文化”的历史,而特别富于武术和谋略、契约和公平、爱民和民主、自主和自由、正义和侠义等等思想。这些思想,集中在老子的《道德经》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这些认识,就正是笔者论文“新鲜”的根本所在。

  然而,“新鲜”倒是新鲜了,但新鲜起来却是“孤独”。

  只消睁眼看一看,今天学术界、理论界的学者、教授和专家,他们都是没有这种看法的。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历史的看,对于孔子思想,以及“孔孟之道”,因了历代专制统治者的无耻吹捧而成为了“正统”。而在“学而优则仕”的“正统”思想熏陶下的读书人,又将中国先秦思想和文化人为的拆散、分割、孤立开来,以为圣人立言,以为专制立意,而视孔子思想,以及“孔孟之道”为“唯一”,从而导致了对中国先秦思想和文化扭曲的延续,导致了“轻武重文”的社会畸形。这种状况,即旦从19世纪末中国开办的“新学”,甚至是新中国开办的“学校”,都未能根本得以幸免。相反,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读书人的传承之中,使得“唯孔独尊”的教育和文化,依然多多少少的保存了下来。而在倡导“国学”的今天,似乎大有“死灰复燃”、“重振旗鼓”之势。

  与此同时,一代又一代人的读书人,他们排斥老子,视老子思想为出世、没落、倒退,和反动,搞起了“尊孔抑老”,从而继续扭曲、阉割,和湮没了老子思想,导致了对中国先秦文化的偏见。

  因此,“尊孔抑老”思想的延续,使得在今天的大学里没有出现过视《道德经》为“武学文化巨著”的这样的教科书,甚至连参考资料也没有。更有奇怪的是,人们至今还把“武术”,这人所共知的“国粹”,充满着大哲学、大思想、大智慧的文化,降低到了健身、竞击的“体育”水平,划归体育部门管理,从而使之丧失了“武术”的理论和理性,而依然把它打入了“另类”。这就是中国“武学文化”的现状。

  两相比较,泾渭如此分明,差异如此悬殊。这就是笔者话题的“新鲜”却不可能“讨论”起来的真正原因。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如耿在喉,有话要说。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笔者“孤军奋战”,著文《中国压根就没有过真正的国学大师》,对将儒教视为“国学”的偏见,发出了批判的呐喊

  之后,笔者主动出击,发表了一系列商榷文章,如《“老庄”之说失之偏颇》、《老子思想和文化乃是中国“国学”的根基和脊梁》、《论老子“和谐”社会的思想》、《任老出版新书“老子绎读”之评说》、《国防大学教授读“孙子兵法”平庸敷浅》等等,欲与今天的学界名流讨论。

  然而,也许是学界名流把“中庸之道”学到了家,襟怀了“大度”和“宽容”?也许是人微言轻,不屑与笔者争论?因了这些缘故,使得讨论成了笔者的一厢情愿,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灰飞烟灭。

  笔者不想,也不屑于“炒作”和“作秀”,只是想为今天的学术界、理论界做些有益的探索,以期实现“百花齐放”、“百家争呜”,促进学术、理论的发展。

  其实,仔细想来,笔者的这个想法何其幼稚!

  因为在今天的学术论坛上谁个把“百花齐放”、“百家争呜”放在了眼里?而有的,是“泰斗”、“权威”当道,其自以为是、唯我独尊、以权谋私。即使抱残守缺,也放不下“学阀”的架子。经常在网上看到批判学术腐败的文章,笔者这里要问,究竟中国最大的学术腐败是什么?这就是“学阀”的自以为是、唯我独尊、一花独放;而有的,连用百姓的血汗钱供养着的、不少的学术、理论刊物也纷纷打上了金钱的烙印。这叫做“衙门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比如,在2006年末至今,笔者的论文《论老子“和谐”社会的思想》、《论孔子对老子道德观的篡改和修正》、《任老出版新书“老子绎读”之评说》、《老子生活年代考》、《“中国道教发源于四川峨眉山”绝非妄说》等7篇论文,就被23家学报、杂志看中,都来信同意发表,但是,就要给钱。一是美其名曰“版面费”,少的一个版面几百元,多的两三千元不等;二是“审读费”,每篇文章几十至两三百元不等。笔者虽然对此不屑一顾。然而,却令人震惊。其“有奶便是娘”的、有失公允的、败坏“学术良心”的恶浊风气,已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令人发指的地步!

  好在有今天的互联网,它打开了中国学术言论的自由之门,使得笔者的学术思想可以见诸于网络,给网民有了一个交流的机会,也因此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共呜。否则,笔者的苦心孤诣,必将落于孤芳自赏,而付之东流,老死不得其志。这真可谓“科学带来民主”。但其间,却包含着无奈和心酸。

  话说回来,“讨论”终究是要讨论的。但是,绝不能以“评论”当讨论,更不能以谩骂当讨论。

  比如,笔者《论老子“和谐”社会的思想》发表于“中国学术论坛”网,就有人认为是“胡说”、“狗屁”。谩骂是无济于事的。其实,这些人连文章都没有读懂。在他们看来,笔者此文旨在“跟风”。而实际上笔者却提出了一个重大学术问题,提出了一个要不要传统、要什么样的传统问题。

  又比如,笔者《论中国物理拳种的源流和意义》一文发表于“中财论坛”,有版主评论:“不好评说。从本文来看,老子似乎成了武术武学的祖宗了。那种关于老子是道教的创始人的说法我不赞同,要知道,道教的出现,是在老子死后约两三百年才出现的,这完全是道教借用了老子的思想发展起来的,说他是道教的创始人,那是后人(创始人,发起人)硬加给他的,可以说,老子还不知道道教是个什么东西。其实儒教也是这种状况,抬孔子出来做儒教的创始人。这完全是为了吸引人和发现的需要而采用的策略。创始人应当是第一任首领或发起人才对。说什么老子创建了物理拳种,不能服人”。笔者以为,既然“不好评说”,为何又得出了“不能服人”的结论?而且,在相同的版块之中,笔者就先后发表了《“中国道教发源于四川峨眉山”绝非无稽之谈》和《老子生活于西周中晚期》两篇文章,明确阐明了老子就是“道教的创始人”和就是“武术武学的祖宗”的观点,对此,版主却视而不见,而断章取义,是何道理?其实,版主的这种看法,已然破旧得很了,而笔者的思想恰恰就是要扫除这种破旧。故诸如此类的版主评论,一文不值。

  因此,要讨论,就需要摆事实、讲道理,就要有像模像样的论文,做到以理服人。非如此,那又叫什么“讨论”呢!

  所以,学术上的“新鲜”就等于“孤独”。然而,“孤独”必然来自独特的视角和独特的思想。笔者同样是读书人,但在中国先秦思想的看法上就与其他人截然不同。其原因何在?这正是笔者长期接触被打入了“另类”的中国民间武术,并且成为了峨眉盘破门武术的现代弟子和传人的缘故。因此,对中国先秦思想的研究,应该是换个角度、换种思维看问题的时候了。正是如此,这里笔者再次指出:“从中国的武术思想、兵法思想中去认识老子及其《道德经》,必然会仰视到那像高山一样的老子”。

  作者简介:姚文俊,1948出生,男,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内江日报社主任编辑,四川师范大学法学学士,老子盘破门武术现代传人。研究方向:老子《道德经》与中国武学文化。

  作者:姚文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学术话题的“新鲜”和“孤独”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virginie 说:,

    2007年12月02日 星期日 @ 00:49:53

    1

    非常支持您的观点!
    虽然我对老子学说理解并不深刻,但如果今天的思想主流是老子而不是孔子,恐怕当今的社会问题会少很多!
    孔子毕竟是几千年前的人,他代表的是他那个时代,拯救的也是他那个时代的社会危机.可是今天仍有不少学者想要复兴孔子学说用来拯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那简直是好笑!文中所说的学术专制,其实正是孔教缺陷中的暴露.
    人们一直在讨论政治体制的问题,其实学术也是一样,也需要民主.让所有人毫无忌讳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才是现代社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