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现在就灭掉“网络暴民”

  “网络暴民”这个词是谁首创的,且不管它了。它的含义、所指对象都模糊不堪,这个称呼却能流行起来,原因何在呢?

  主要原因是它的“立场坚定”和“爱憎分明”。定义下不了,概念立不住,但感情还是蛮强烈的,受益对象也很明显。恨谁、爱谁,服务谁、打击谁,让人一目了然 —特别是在有“网络暴民”称呼流行而无“网络暴政”、“网上暴吏”概念流行的情况下,它专门“为民而设”的特点特别突出。

  网民发言,当然不会是全部正确的、理性的,这和现实中的情况一样。有人说,由于匿名而使得网上言论特别放纵和激烈,这是不是真的呢?各位不妨想一想,你平时对亲友所发表的“社会评论”,真的不如在网上的发言自由和激烈吗?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非公共场合,许多人的言论比在网上更“偏激”(发到网上铁定要被 “管理员处理”),但即便如此,现实中这些人也不是“暴民”,视他们为暴民即暴政。再进一步说,就算是平时有些流氓乃至暴力行为的老百姓,也不能政治化地将他们称为“暴民”。呵呵,到了网上他们就成“暴民”,这意味着什么,大家该清楚了吧。

  既然认定为“暴”,那就有了“镇压”的合理、合法性。说话能说成“暴民”,使得“暴民队伍”空前壮大,也就使得镇压面大为扩展。我说,之所以提出“网络暴民”,正是基于一种“暴吏思维”。为“以言定罪”的违法暴行提供理论依据,作为某些人平时压制言论的政治帽子,是它的两大功能。揭批伪义务教育,孙志刚案,刘涌案,假芯片案,非典事件,诸多强拆案以及最牛钉子户案,哈尔滨水污染事件。。。。。网民们有功于全民,而“网络暴民”等等旧帽新帽却始终在他们头顶上飞舞、扣下。这次华南虎事件中,“假方”的关克等官员的“有力武器”,又是“网络暴民说”。这样的幽默不断添加,“网络暴民”倒是越来越正面、越来越光荣了—干脆,以后别提“网络暴民”了,就叫“网上求真反假反腐势力”得了。

  一些网民招恨,是因为他们揭穿愚民的谎言和假相。“历史是人民写的”,这话我过去多有怀疑,如今有了网络,觉得还真成这么回事了。网民写下现在,就是在书写历史。现在我把这话发展一下吧:“历史是由‘网络暴民’书写的”;简短些:“网络暴民”书写历史。

  “网络暴民”这个词能提出、流行,本来就是不讲理的结果,我对此也不讲理了。我不进行字面上的论述,咱们玩实证吧。不是说网络暴民愚昧吗?智力、能力有限,却能网上施暴并危害严重,如此说高智力大能力的“网络暴民”的批评者们,当然能运用愚昧暴民的手段了。那么,我来当志愿者、试验品,你们也不要不好意思施展能力,尽管冲着我来一场“网上暴力”吧,我看看你们到底能有多暴,到底是怎样对我造成伤害的。我比政府、官员的承受能力弱多了,很好伤害和摆平。你们来呀,你尽管暴,我要是皱一皱眉头我是你孙子;你要是对我网上施不了暴,你该是谁的孙子还是谁的孙子。不过,你应该承认,你比弱智的“网络暴民”更弱智,要不,你就把“网络暴民”和“网络暴力”这种狗屁词汇从你字典里删除。

  用实证的方法当即证明自己理论、观点正确是多么爽啊!机会并非一纵既失,我作为你们的诚实的试验品,你们可以反复加以“语言暴力”,一次不行还有下次,一年不行还有多年么。为你们的理论建设做贡献,立功的机会到了!你冲哦,我等着呢。

  来源:凯迪周刊

  作者:黎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现在就灭掉“网络暴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