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勇:产业定向聚集的大县城发展战略

  一、概述

  “实施创新发展战略”,这是个题义很广、范围很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题目。小到一个产品、一所学校,大到一项政策、一项战略。只要有新主意、新办法,都可以拿出来讨论。我等小民,也有幸站在全省的高度,来思考贵州发展的方向。

  纵观三十年来,最大的创新,莫过于政策的创新、战略的创新。而这些战略中,国家战略比较明了,省市战略却不那么清晰。忽而虚,忽而实,虚是特别抽象,实是特别具体。中国地大人多,即使是我们这边陲小省,比起许多国家,还是人多地大。有时候,由于省情不同,统一执行一项方针政策,难免就不够科学。

  我常想,新农村建设是否非常符合贵州省情。中国80%的城市人往前推三代都是农村人,这是历史的潮流。将来80%的农村人还要变成城市人,这是现代化的要求。贵州17.6万平方公里中,有16.3万是大山和丘陵,剩下的1.3万耕地,还是山脉间的“夹缝地”,找不到一块象样的“坝子”。这样的先天不足,那里能搞得起农业机械化、农业现代化?三千万农民,人均不到0.7亩。如果农民继续依靠农业,人均倒数第一,不保持下去,才怪呢!。要全面实现小康,农民就必须大比例离开土地和离开农业,这是终极手段。

  我总认为,“农民工”,既是农民,又是工人,一边用着工业国家概念里面的“就业机会、就业岗位”,一边占着土地,使土地无法很好的实现规模化使用。这个问题将来会阻碍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央迟早一天要提出来解决。“农民工”,过去为国家建设立功,土地调整与“变名”,还会奉献一次。

  小康是国家的终极目标,贵州要跟上,就得在城市化、产业化上先行一步,在转移农民(农民工人化)上提前探索,在发展战略上拦腰上。我的想法是,以产业定向聚集的大县城发展战略,为全省这个时期的发展战略之一。

  但“战略不是策略”。战略必须要靠策略和谋略来支撑,原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说。战略讲的是意义,讲的是方向。策略讲的是方法,讲的是行动。一项战略的成功,一要看机遇,二要看条件,三要看战术。

  目前乃至未来几年,东部沿海要进行产业升级和调整,对我省便形成了机遇。多年来,外出务工和基础设施建设,基本解决了熟练工人和交通闭塞问题,这构成了条件。如何抓机遇,实现战略,这是我们的战术、策略问题。我的想法是,以产业定向聚集的大县城发展战略,为全省这个时期的发展战略之一。就策略而言。

  第一,以抓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为战术;第二,以唱响生产成本低廉,吸引投资转移为手段;第三,以县级财政股份化,吸引经济战略投资者来深化产业定向聚集为策略。众力推动,振兴贵州。

  二、实施产业定向聚集的大县城发展战略的意义

  定向聚集的大县城发展战略,其实包含两项战略,一是大县城战略,二是产业战略。

  谈国家目标,大县城战略与小康“战略”一致。全面迈向小康是本世纪中叶党的奋斗目标。现在全国耕地18亿亩 ,农民10个亿,人均不到2亩 .贵州,有效人均耕地还不到0.7亩,这点土地,养活自己都困难,还谈什么小康。多年来,为缓解穷困,包括民盟在内的许多党派中央,都来帮扶。在毕节,想通过优化种养殖方式,让农民脱贫致富。怎奈,地利先天不足,下了那么大的功夫,只是脱了贫,而没有致了富。7分地,种什么样的作物可以富裕?况且还得留来“吃饭”。要实现小康,尤其在贵州就需要大比例转移农民,剩下的,也将变成种植工人和养殖工人。

  谈农民目标,大县城战略与农民的自身“战略”一致。七十年来,从我的祖父辈起,有的奔县城,有的去省城,有的到北京。现在,许多远亲近戚、乡村邻里,还都在计划打算县城买房,省城工作。这不是一个家族变迁,而是整个中国90%的城市人的演绎写照。我是农民的孙子,我了解农民的想法,只要具备条件,有几个农村人不想变成城市人?君不见,考学进城的农民娃,很少有再回农村去的。农民不象国家,有那么多战略。也许“进城”就是他们一辈子的战略。两者一致,非常难得,意义显著。

  谈城市科学化,大县城战略对缓解城市人口压力有着积极意义。一个城市大到一定程度后,科学合理吗?北京、上海,能最大程度发挥城市功能吗?这是城市专家的问题。但是,因工作、生活要浪费大量的时间于在城市中流动。而政府为了节省人的时间,要消耗大量的人类资源,用于建设节约时间的设施。这些看似必要,确实无谓的消耗和浪费,至少是城市过大的一种缺陷。直辖市、省会城市的人口容量终会有限,这个矛盾终究要显现。

  为什么是大县城战略,而不是大乡镇战略。初次讨论会上,我们民盟那一肚皮道德文章,一脑袋真知灼见的主委曾说。贵州乡镇不具备这种实力,与所需的资金和人才,我驳说。说实话,能有这样的胸襟开阔的领导,是盟员的运气。那么,在专州、地市,又如何?这并不矛盾,专州、地市也有区、县。只是侧重于实施产业战略而已。

  三、产业战略

  农村,现在有许多房子,一、二百平方,住着的仅是两个老农夫妇和两个孙子,为什么呢,没有“事干”。一个城市也一样,没有产业就没有就业,没有就业就没有生命力与生产力。产业化战略是城市化战略的保障,是城市化战略的战略,我们总不能还把农民变成的居民,过年前,一火车皮、一火车皮拉回来,过年后,又一火车皮、一火车皮的拉出去。

  产业战略的核心,一是产业定向,二是产业聚集。产业定向,就是因地致宜,扬长避短,着眼新型产业,特色产业的科学抉择,适合旅游的做旅游,适合矿产的做矿产,自己没有特点的就尽快另选。多说一句,太阳能制品产业、建筑用节能产品产业、光电器节能制品产业……等,尤其值得关注。

  东部五省没有一个发达的县市,不是以特色产业发家致富和参与社会竞争的。贵州几千年的闭塞,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需要珍惜的环境。为了这份资源,就要搞产业定向。

  产业聚集是将相关联的企业聚集在一起,发挥其配套互补优势,规模形成的销售优势。目前乃至未来二十年,中国还将以中小企业为主。一个企业的竞争根本上是规模的竞争和实力(包含创新)的竞争,产业聚集凸现中小企业规模效应。

  四、以抓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为战术

  世界产业结构调整,全球产业转移,这是世界的大势。在中国,中央把承接沿海产业转移,作为促进中西部崛起的重要举措。前不久,国家调整了一些产品的出口退税,出台了新的加工贸易政策,这些必将抬高沿海企业的财务成本和经营成本,对沿海的加工贸易产业带来一次大冲击,将变成沿海产业西迁的推动力之一。

  从普遍规律来说,一个有1万元资本和一个有100万元资本的人,所选择的行业总是不一样的。一个地区发达了,也想搞产业升级,让自己上台阶。“腾笼换鸟”是他们想做的事,将来不是“凤凰”也进不了他们那个“窝”,这是“西移”的推动力之二。

  企业转移到生产要素成本更低的地方,是自然选择。随着西部地区农民收入增加,东部地区对农民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小。国家土地政策的不断调整,会使东部地区土地资源日趋紧张,企业要赚钱,要发展,就要寻求生产要素成本更低的地方,向中西部转移就成了必然。现在一些产业已经呈现大规模向外转移的趋势。

  这是贵州三十年来,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一次好机遇。若能有效抓住,将对贵州的产业调整与崛起,做大做强工业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推动城市化建设,有着非凡意义。

  都在谈转移,未必到“我家”。有些省份,早已摆出宴席,招商纳财。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县官们岂能坐守那一亩三分。错过那趟车,也许连“残羹”都分不了。

  具体说来,以县政府为主体,在省委、政府的领导支持下,搞好产业定向,做好产业园的建设准备,做好招商区域的宣传攻势,拿出货真价实的优惠条件,以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为重点招商区域,以符合产业特点的龙头企业、知名企业为重点招商对象,采用多种方式进行招商。上门招商、产业推介会招商,邀请考察招商、定点招商、委托招商、以商招商,都是办法。

  最好还能争取一部分干部到招商地挂职,向招商地派驻干部。灵活运用一切有效的方式,将承接产业转移工作夯实。尤其对知名企业、龙头企业,除了一般的优惠招商条件之外,可以为它修好厂房、培训好员工。必要时,县领导亲自出马,争取龙头企业能来办个分厂,以便带来下游产业。总之,机遇难得,扎实做好招商前、招商中、招商后的各项工作,在这次国家战略调整中才能分得一碗汤。

  五、县级财政股份化吸引战略投资者为策略

  曾和某个副县长交谈,说了一大堆,“县太爷”发话,“有钱、明天我也想造飞机”,是呀,修路、架桥到打扫卫生,处处都要用钱,连饭都吃不爽,还谈什么招商请客。可话又说回来,以前谁不是从穷光蛋起家?赚钱发财,一是机遇,二是努力。三十年前没那份机遇,今天轮到时候了。

  言归正传,说钱的事情。第一,电卖了那么多,煤卖了那么多,地下的宝贝也卖了那么多,我想,总该有点积累,若被他人收走,就打个报告、写个请示,叫他们吐点回来。第二,一个县,总归要修这样、建那样的,收紧一点、集中一下,总会有一点。第三,做出了艰苦奋斗的样子,就该成立一个资金筹措办公室,拿着项目,从中央要到省、从省到地区,各部门要过遍,也会筹到一点。第四,人大、政府通过一点规章,从房地产、电力、能源、矿产等行业上再拔一点毛。三峡工程不就是全国“用电人”筹钱修的吗?第五,各类银行、各类基金借一点、筹一点。总之,常规手段,列不胜列,大家都会,不需多言。

  这里我要说的是,以实施县级财政股份化,吸引战略投资者来筹措资金。这是文章写得中规中矩的那些人认为不能做、不敢做、做不了的“馊主意”。可贵州这穷乡僻壤、边陲小县,不出怪招,不抛“肉包子”,谁又会来呢?能做的别人都做了,不能做的还不敢冒点风险?只要是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只要是促进农民富裕,只要不“揣腰包”,还怕掉“乌纱帽”?

  “财政股份化”是个不准确的提法,在没有更好的提法之前暂使用。这里,财政与战略投资者是两个经济主体,股份、利润是纽带。大概是,两个主体共同出资,建立产业园股份公司,园区产权权益,按比例分配,园区内的税收,按比例分成(财政返还)。园区权益可以转让,可以申请“上市”,这些话题太大、太多,没有万言,难以尽其意,暂时打住。

  必须指出的是,吸引战略投资者,更多的是为深化产业定向与聚集。他们拿的不仅仅是钱,也等于成立了一个无形的“招商局”,成立了一个无形的“资本运作局”。别小觊这两个“无形局”。园区股份公司,将来大有“上市”的可能。

  战略投资者模式,也可用于龙头企业的招商。这是一“买一送一”的“促招”牌。就是说,投一份钱,得两份利润,一份是自己挣的,一份是下游企业的“税收分成”。用足用活“财政股份化”这个概念,对招商工作是有作用的。

  六、唱响生产成本低廉,吸引投资转移

  我是一个从商人员,我很了解企业,在确保品质竞争力下,降低成本就是他们最关心的事。唱响生产成本低廉,打动企业,是吸引投资转移的有效手段。

  贵州海拔从148米到2900米,地势恶劣,落差巨大,可这造就了充足的水能,使得用电便宜。便宜就是企业的“真金白银”。

  贵州人未必有颗聪明的脑袋,可有一双实干的双手。这些年来,在沿海打工人数已超过900百万,换言之,贵州有了900万的熟练工人。前两年的“用工慌”,历历在目。企业要的是“产出”,“产出”等于利润,没有人那有“产出”。农民兄弟,普遍有一种说法,宁愿在家挣八百,也不愿意出去挣一千。这并非说他们嫌富,只是在外消耗多余收入。这差额,也将变成企业利润。

  近年来,对于土地耕地,中央从未如此关注,政府从未出台过如此多的保护措施。珠江、长江两个“三角洲”,过去叫“鱼米之乡”,东三省、两湖、两河,沃野千里,是实现农业现代化,保饭碗的好地方。这个论题,大有文章可做,什么时候,做到高层认同。对贵州工业化进程就难以预料了(即使,穗、闽、浙也有山区)。那些不象样的坝子,绝对不影响同时并列建十个象样的工厂,低廉的土地价格,将减低企业的投资成本。

  交通闭塞,不是问题。省委、政府英明决策,“两高”在建,去广州,两年后只需8小时,五年后是3小时,全国高速联网指日可待。高速公路把物流缩短到了朝夕,飞机把人流缩短到了咫尺。外加冬不冷、夏不热,劳动舒适,工作轻松。至于有人说“信息闭塞”,那是不懂,上了互联网,全世界都一样。

  综上所述,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大比例转移农民,转移农民的出路在于城市扩大化,城市扩大化的基础在于城市产业,城市产业的生命力在于产业聚集的多少和产业定向的好坏。贵州不是农业大省而是农民大省,不适合农业却适合工业。要跨越式发展,要摆脱“第一”,就尤其迫切需要城市扩大化。在目前历史时期下,我个人认为,产业聚集定向型的大县城发展战略,不失为唤起全省力量、聚集人心、激发号召力的号角。

  作者电子邮件:pyongp(at)126.com

  作者:彭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产业定向聚集的大县城发展战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